去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欢想世界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358、总有惊喜

更新时间:2021-08-04
    一直没说话的洛克此时开口道:“曼曼,你都听明白了吗?”



    曼曼:“大体都听明白了,但我总觉得还有很多问题……而且搞得也太复杂了!我们不可以想办法贷款融资然后直接收购吗?罗医生可以提供融资担保,我们到时候肯定还钱。”



    曼曼出现在这个场合,是华真行特意叫她来的,一方面显示对她的重视和信任,同时还有另一个作用,这么复杂的计划,假如曼曼大概都听明白了,说明基本理顺了。



    罗柴德不太会东国语,所以大家说的都是茵语,曼曼也基本上能够无障碍沟通。



    这时华真行突然叹了口气:“国小贫弱,总有诸多无奈啊!”这句感慨是用东国语说的,曼曼翻译给罗柴德听了。



    其实曼曼说的方案,就是最简单、最正常的办法,一个普通的会计都能想到,可是无论对几里国方面还是瓦歌矿业本身,目前都不太现实。



    因为在目前的形势下,伊卖雷假如把瓦歌矿业直接出售给几里国的公司,就意味着对指控的承认以及外交层面的妥协。



    伊卖雷集团可不仅在几里国有投资,在世界各地包括黑荒大陆很多国家都有投资。瓦歌矿业的估值只有十亿罗元,而伊卖雷集团的总市值有几千亿罗元。



    伊卖雷宁愿让瓦歌矿业在自己手里废掉、宁愿让它破产清算,也不可能让几里国政府用这种方式“强夺”,这个口子绝不能开,与谁对谁错无关。



    假如几里国政府一施压,原宗主国就妥协,伊卖雷就打折将瓦歌矿业卖给几里国的公司、还能让瓦歌矿业继续经营下去。那么在外界看来,就是几里国的“政治讹诈”成功了。



    从资本的角度看问题,与会计角度看问题并不是一回事,资本市场正盯着伊卖雷集团怎么应对呢,说不定做空方已做好入场计划了。



    假如伊卖雷集团将瓦歌矿业直接卖给几里国的公司,还让它能继续经营下去,不论折不折价,都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这可能会导致伊卖雷集团的股价暴跌,市值损失远远不止一个瓦歌矿业,普通投资者看见其股价暴跌还会感觉莫名其妙。



    所以伊卖雷集团宁可肉烂在锅里,也不能便宜了几里国。伊卖雷有能力废掉瓦歌矿业,给几里国一个教训吗?当然有!



    引入一种技术标准,就意味着与其背后的工业体系深度绑定了,脱离这个体系的支持,生产就会陷入困境,比如控制软件动点手脚甚至机器都运转不了。



    所以华真行才会感叹,国小贫弱有诸多无奈。没那身子骨,想硬也硬不起来。



    但是几里国政府的施压也不是完全没有效果,否则罗柴德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提出了这么复杂的一套方案,复杂到好像根本没有必要、一般人都看不懂的程度。



    在别利国政府眼里,罗柴德是自己人。在伊卖雷集团角度,罗柴德是同类,可以进行各种利益交换。



    看华真行的表情,就知道他是不太愿意接受这套方案的,至少是不认同这套方案中的所有细节。



    方案是否可行?连娜和罗柴德先后做完了介绍,华真行就清楚它是完全可以实施的,从某种角度简直堪称完美。



    它可以让华真行立刻就接管瓦歌矿业,且不影响目前的生产经营,几年后就能正式得到这家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能不花一分钱,假如操作上配合得好,还能大赚一笔!



    欢想实业与华真行本人,目前也很缺钱,罗柴德的方案可解燃眉之急。



    但这个方案最有价值的地方,还不是解决了收购资金问题,否则几里国政府就直接把瓦歌矿业给处罚破产了,接管矿区及其剩余资产可以不花一分钱。



    其最关键的地方,罗柴德能让伊卖雷集团主动配合这个收购计划,目前的采购、生产、销售体系都能完整的保留下来,包括技术支持和其他各种服务都不受影响,而且给了华真行充足的时间。



    这套方案不仅可以将付款周期延后六至十年,还给了华真行三到五年,去完成瓦歌矿业的改造转型与体系重建,比如引入东国方面的投资和技术支持,摆脱对伊卖雷集团的单一依赖。



    假如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的几里国相当于打了多年的赤脚,终于有机会穿上了鞋,哪怕只是最简陋的、用废旧轮胎改制的凉鞋,也不想再度光脚了。



    洛克见华真行沉吟不语,又说道:“其实罗医生的方案,解决了一个目前谁都不好下台阶的僵局,能把几里国和别利国之间的外交对抗,变成了别利国内部两家公司之间的商业竞合,使我们没有了外部压力。”荒岛:开局捡到双胞胎姐妹



    华真行刚才稍微有点走神,因为沉寂许久的系统突然又有了反应,给他布置了一个新任务——



    任务十三:采纳并修改罗柴德的方案。



    任务奖励:瓦歌矿业。



    系统如今这么偷懒了吗?给出的任务提示如此简单!而且这个“任务十三”,跟上一个“任务十二”又有什么区别呢?



    上个任务的内容是收购瓦歌矿业,而这个新任务的奖励是瓦歌矿业,完成上个任务不就等于拿到了这个任务的奖励吗?



    但仔细想一想,这两个任务还是有所不同,任务十二强调的是目的,而任务十三强调的手段。



    采纳并修改罗柴德的计划?哪些地方可以采纳,哪些地方需要修改又怎么修改?系统却没有任何提示,都需要华真行自己去考虑。



    这时罗柴德问道:“华,你对这个方案还有什么想法吗?”



    华真行低下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吹了吹,又喝了一口,这才抬起头道:“我基本赞同你这套方案的前三个步骤,只是有些细节需要补充与修改。”



    罗柴德呵呵一笑:“我刚才说的就是大体的原则,具体怎么实施,还有很多细节问题需要专业人员去运作完善,你有什么想补充的意见?”



    华真行:“首先,我跟你交个底。瓦歌矿业一定要接受几里国政府的处罚,但处罚方式并与泄露出来的小道消息不同。



    目前已经开采的矿区,生产经营不受影响。但是未开采的矿区、未探明的矿产,几里国政府将收回开采权。假如瓦歌矿业将来还想开采新矿区,需要重新谈。”



    罗柴德:“华,你现在能完全代表几里国政府吗?”



    华真行:“与瓦歌矿业相关的各种事务,我得到了几里国的政府的全权授权,夏长青今天带来的不仅是夏尔元首的贺信。”



    罗柴德:“好!你继续。”



    华真行:“但是几里国政府的处罚,不会影响瓦歌矿业现有的生产经营,希望伊卖雷集团及其合作的供应商、采购方,也不要受其影响。”



    罗柴德:“就这样?”



    华真行:“这是几里国政府方面的谈判底线。”



    罗柴德:“那么罚款呢?我听到的内部消息,专案组的意见好像是打算罚超过十亿罗元。”



    华真行:“我们没打算让这家公司破产清算,只是收回现有矿区之外的矿产开采权,这么做既合理又合法。



    至于对偷逃税收的重罚,别利国外交部门也指出来了,其中存在管辖权的争议。旧政府是旧政策,新政府是新政策,当初是贝克莱旧政府名义上领导的瓦歌市,给了他们税收优惠。



    曾经的行政管理部门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当初的几里国政府也从未实质性管辖过瓦歌市,很多账是扯不清的。但是从新政府成立之日起,这种的事情就决不允许再发生。



    所以,传闻中十几个亿罗元的重罚,倒是可以免去,但罚款还是要罚款的。



    自新联盟政府成立之日起,到专案组入驻瓦歌矿业进行调查,这其中也有几个月的时间。瓦歌矿业还在继续瞒报产量、偷逃资源税,这是要追缴并追罚的,数额大概在三千万罗元左右。”



    几里国政府对瓦歌矿业的处罚底线,华真行已经说出来了,这是非常有价值的绝密信息。罗柴德点头道:“这方面的情报,目前不要有任何泄露,先等我和伊卖雷那边谈妥。”



    罗柴德的意思在座的人都懂,他和华真行并不是谈判的双方,重点是他回去之后再与伊卖雷集团谈判。



    罗柴德届时可以告诉伊卖雷集团,以自己在几里国的背景和人脉,花多大的代价、可以争取到什么样的交换条件。



    连娜又说道:“假如几里国收回现有矿区之外的矿产开采权,会影响到瓦歌矿业的资产估值。”



    华真行淡淡道:“那是伊卖雷集团的事情,他们要考虑的是怎么样与罗医生合作挽回损失。”权臣养成手册



    连娜:“我的意思是提醒罗医生,相关财务问题怎么处理?”



    罗柴德想了想:“没有关系,估值可以有很多种方式,可以等几里国政府正式处罚之后,壳公司再重新评估并表。只要有那份对赌协议保底,就可以保证壳公司持有瓦歌矿业时的盈利预期。”



    华真行又说道:“刚才连娜和你说的方案前三步,原则上我都同意。很感谢罗医生帮忙,给了我们差不多六到十年的时间。



    对赌协议就按三年期限吧,三年后,金典行将以十亿罗元的价格收购瓦歌矿业。



    在这三年中,罗医生控制的壳公司将瓦歌矿业托管给金典行,金典行保证这家企业每年的分配利润不低于五千万罗元。



    我们的人彻底调查过瓦歌矿业的资产和经营状况,哪怕在疫情期间,它去年的真实净利润也超过五千万罗元。它的产品也是不愁销路的,甚至是战略储备资源。



    给我们三年时间,只要不发生大的意外,可以让这家公司的真实价值远远超过十亿罗元。我不得不承认,原先几里国恶劣的环境确实也拖了后腿。”



    罗柴德:“你不想要五年的对赌协议,而是三年?”



    华真行:“我知道这家公司只要正常经营,是肯定能够盈利的,正式完成收购当然是越早越好。”



    罗柴德沉吟道:“三年,每年五千万的分配利润,再加上三年后十亿罗元的收购价格,你是给了这个壳公司十一点五亿罗元的保底收入?



    我觉得少了点,假如能把收购价定到十二亿罗元,二级市场的操作空间能更大。”



    华真行:“十亿罗元是底价,不能再多。但是这三年的利润,我在这里私下里说,并不需要金典行掏钱补贴什么,它比五千万罗元只多不少,会让壳公司的合并报表很好看。



    至于那份对赌协议,是选择保密还是选择从内部渠道泄露,在什么时机泄露出去,这就由罗医生你来决定了。但是协议的内容就这么定了吧,就看罗医生怎么和伊卖雷集团去谈判。”



    罗柴德张口欲言,最终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问道:“还有呢?”



    华真行:“三年后,由金典行发行公司债,从壳公司手中正式收购瓦歌矿业。债券的期限也暂定三年,很多手续还要拜托罗医生帮忙。



    但是这支债券也是有担保的,我让瓦歌矿业或者风自宾个人提供担保,这样可以提高信用级别,也能降低发行成本。就按罗医生的建议,发行米金债券。”



    罗柴德愣了好几秒钟,这才问道:“你这么做,是真打算全额兑付本息吗?”



    华真行点头道:“是的,有些事我们可能是迫于无奈,缺资金、缺技术、缺人才、缺门路、缺信誉、缺经验,所以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



    但是不该赚的钱,还是不要赚了吧。罗医生提供的方案,已经给我们六年的时间,其中后面三年,瓦歌矿业的经营利润还属于我们自己。我想已经能够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了,非常感谢!”



    罗柴德意味深长道:“我们刚才讨论的方案,一共分四步。其中最后一个步骤,就是你们如何处理已发行的公司债券,其实与我、与伊卖雷集团已经没有关系,都由你们自己决定。



    假如你们真打算全额兑付本息,有此保证,我也能保证很顺利地帮你们把债券发出去,还可以顺势培养一批人脉关系。



    但即使你们不打算让债券违约,其实也可以在适当的时候,通过二级市场回购注销,这是金融市场允许的正常操作,能降低成本。”



    华真行:“多谢罗医生的帮助和提醒,这方面的操作问题,我们也会考虑的。我今天还给你带来了一箱子礼物,是瓦歌矿业非法经营的证据材料。



    几里国最近换了新政府,但是别利国并没有。瓦歌矿业做的某些事,不仅在几里国是违法的,在别利国和罗巴联盟也涉嫌违法,相关材料我都带来了。



    几里国政府,无法帮助别利国和罗巴联盟执法,所以这次请罗医生回去后,找专业人士好好分析一下资料,然后再找伊卖雷方面好好谈谈。”



    罗柴德重重地一拍桌子,又一次哈哈大笑:“华,你总是能给我惊喜!”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