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快穿之我在异界卖手机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30,一本万利的买卖(求支持)

更新时间:2020-08-02
提起挣钱,唐言只感觉浑身的疲惫尽去,满满的动力。 她从小生活富足,没缺过钱,对钱的不大,但却对挣钱特别感兴趣。 在同龄人拿着奖学金吃喝玩乐或攒起来交学费的时候,唐言的奖学金全用在了投资上。 虽然赔多赚少,但依然乐此不疲。 比起以前小打小闹的投资,现在可以指挥诺大一个山头去赚钱,想想就感觉特别爽。 尤其是利用现代知识在古代赚钱,感觉就更有趣了。 她从房间里找来纸和笔,坐在桌子前,用毛笔字涂涂写写。 这个世界的文字与繁体字相差无几。 唐言这半年来,通过在万山上教小童的简易书堂外,一边练刀,一边就学了个七七八八。 现在写起字来虽然谈不上美感,但至少没有错误。 她在纸上罗列了好多条,利用现代特有事物赚钱的方法,但又一条一条的否定。 比如像在夏天制冰,做烟花。 两者都需要硝石,而做黑火药同样需要硝石。 做火药需要的其他两样,硫磺和木炭都好找,但硝石却是这个时代没有的。 唐言作为理科生,知道可以用茅房土炼出来土硝,也知道硝石作为矿物,可以在特定的山洞里开采出来。 但这些都受数量的制约,比起制冰,做烟花赚钱,她更需要黑火药帮她打仗。 又比如像唐言看过的穿越的常用方法,用现代人的审美制作娃娃、首饰。用现代菜谱去酒楼换钱等等。 不说唐言这个直女有没有审美,会不会做菜。 就万山这上万人的规模,小打小闹的卖点钱,肯定不够塞牙缝的。 要是自己开饰品铺,酒楼的话。 说实在的,能赚到钱。 但挣到的钱和投入的人力物力比起来,完全比不上抢劫来的性价比高。 做高投入慢回本的实业,不太适合习惯了来钱快的土匪们。 再比如靠着万山的武力值和现代的经营方式,去开个镖局、驿站之类的。 看似靠谱,但完全没考虑到好汉们的脾性。 镖局和驿站怎么说都有一点服务行业的性质。 让万山的大爷们去服务别人,还不如让他们把附近的山贼都打下来,插上万山的旗帜,去收过路镖局驿站的保护费呢! 唐言有些发愁的拽着自己的头发,想想自己还会什么? 给她足够的时间试错,她能做出来自行车,能做出来香皂,能造出玻璃。甚至连冶炼钢铁,改良织布机的理论知识她也略懂一二。 对于一个纯理论型的理科生来说,唐言会的已经够多了。 但这又有什么用? 这些东西虽然好用,但不是好用的东西,一出现就会风靡全国的。 唐言的爸爸就是经商的,她知道想推广一个产品,其中需要的人力物力。 还是那句话,有这些花费人力物力的功夫,早就能抢劫好几个奸商劣绅了。 至于实业能稳定持续的发展赚钱,对万山这样的土匪窝来说,没有多少意义。 尤其是过几年就要天下大乱了,愈发显得开店铺卖现代产品没有意义。 万山上有李铜和齐力这样的对外人才,一些店铺可以开。但目的绝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打探消息或者其他。 想要帮万山赚更多的钱,还是要想个不会比抢劫来钱慢太多的招。 可是像抢劫这样一本万利的买卖,去哪找啊? 等等,一本万利! 唐言猛的一拍脑袋,她还真想到一个! 自己来这方世界是干什么的? 可不是来争霸当皇帝的,而是来卖手机的啊! 手机没有本钱,只需要人力,定价还完全由自己,绝对一本万利的买卖。 而且论神奇,手机可比自行车、香皂之类的神奇多了。 不干自己的本职工作,反而想到去卖自行车了,真是失职! 到时候普通手机可以便宜大量的卖。再利用普通app的名额,加个指纹解锁之类的被动功能,帮着客户录入指纹,作为特殊手机高价卖。钱绝对不少挣,还能尽早完成卖手机的任务。 唐言现在有了万山这样强力的武装力量做后盾,终于敢把停滞了半年的手机事业,重新提到日程上了! 不过毕竟她还没当上皇帝,卖手机的时候还是不能太明目张胆。卖可以,但不能让人轻易知道源头在万山上。 而重新开启卖手机事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刘岩安这个知道手机与她有关的人弄死或支走。 唐言真的在脑子里想了一下,弄死刘岩安的可能。 最后遗憾的发现,黄若云躲在县城里,大家都没办法弄死他,更别说弄死一个王爷了。 除非有人不要命的去攻击。 但兄弟们的命都非常宝贵,唐言可舍不得。 那就只能让刘岩安远离万山的周围了。 唐言突然笑了起来。 真是巧了,她之前找樊三,就是为了坑刘岩安一把,早就想好了一个计策。 现在只要把之前的计策,稍微改变一下,就能达到支开刘岩安的目的。 唐言是想到就去做的个性。 现在外面的天色已晚,除了几个还在喝酒的,大部分人都睡下了,不过唐言准备去碰碰运气。 她走在夜色下,轻车熟路的来到樊三的小院外。 只见在寂静的黑夜里,小院里还有一间房间正闪着微弱烛光。 唐言轻敲院门。 “三哥,你睡下了吗?” 没多一会儿,一个披着外袍,没穿上衣的青年,推门而出。 他看到唐言一脸的开心。 “小言,来找哥哥喝酒吗?” 唐言的目光在樊三裸露出来的胸膛和八块腹肌上一扫而过,表情非常淡定。 以男性的身份和这帮土匪混了半年,她早非吴下阿蒙,什么没见过。 腹肌而已,跟谁没有似的,小意思。 唐言特别自然的推门而入,坐在院心的石桌旁,等樊三入座后,才开口道。 “酒先不喝了,我只是想问三哥,你手下有多少人,能在河里抬起巨石?同时还要等巨石浮出水面后迅速收手,潜入河底,游到河对岸。” “这就是你白天要和我说的事吗?”樊三一脸感兴趣的样子,反问道,“我需要知道石头有多重,河面有多宽?河水又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