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顶级修仙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零九章 喝杯践行酒吧 为金钻加更(第三颗)

更新时间:2020-08-01
    耄老揣着手,笑呵呵的看着秦阳,也不恼怒,看了几眼之后,就转身回到棺材村里。

    秦阳闷头挖坟,算是一次挖过瘾,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帮人下葬,像今天这样正儿八经挖坟摸尸,算起来这才算是第一次。

    之前打开的陵寝,里面毛都没有留下一根,说不算也说得过去。

    要说开始挖坟的时候,以为这里都是假的,没想到竟然是真坟,直到将第二座土坟也挖开之后,秦阳才微微一怔。

    对啊,刚才以为这都是假的,只是确认一下,怎么挖的这么顺手?

    念头一闪而逝,秦阳暗暗自嘲一句,这人堕落起来的确快的很,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是很难了,说不定食髓知味,第二次堕落的更顺手。

    一边暗暗自嘲,一边挖的痛快。

    挖出来摸尸,重新给换一副新的金丝楠木棺材,再将其安葬。

    直到外面起了黑风,秦阳的动作也没停下来,继续闷头挖,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了,这里过半的土坟都被翻新了一遍,秦阳看着剩下那些没挖的土坟,暗道可惜。

    这些都是生前地位比较低,实力也比较低的高手,不继续挖了,也是因为一天的时间快要到了,而且库存的新棺材也已经用完了。

    足足挖了几十个高手的土坟,摸出来的技能书,足足六七十本,秦阳却没多少欣喜。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些前辈死的太久了,摸出来的技能书,不是白皮就是蓝皮,而且都是那种比较低档次的货色。

    而其重复的非常多。

    五金纳西妙法就摸出来了五本,三水塑体正法三本,厚土载身妙法四本,烈火金身炼法三本,统统都是体修法门。

    五行之四都有,唯独缺少了木行炼体之法。

    秦阳心里一阵腻味,这炼体之法,唯独木行之法,所需的资源最是不愁,偏偏就是没有……

    而剩下的技能书,乱七八糟非常多……

    五弦魔琴的制造之法,就有七本,有了炼制之法,却偏偏没有对应的音攻法诀,只有一些纯音律的技巧。

    还有一些道纹知识,类似百草集之类,纯知识储备的,更是不少。

    还有一个老不休,墓碑背面刻的是一代宗主,竟然一本技能书都没摸出来,只摸出来一本活色生香,欲露还羞的妖女图,只是稍稍看了几眼,秦阳这久经考验之人,竟然也看的有些气血上涌。 逆天绝宠:郡主太嚣张

    左看右看,确认就只是一本艳图,秦阳气的差点没给摔回棺材里……

    还有一个前辈身上摸出来的,竟然是一根大骨棒,拿在手里之后,才发现这特么就是这位前辈的一根大腿骨,只是跟其他骨骼有些区别而已。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土坟里,也摸出来了类似的一段记忆画面。

    他们都来到了那座巨兽头骨面前,之后的记忆就没有了。

    好不容易放飞自我,厚着脸皮给这些前辈的土坟翻新,最后友好握手之后,摸出来的竟然就是这些东西,秦阳已经失望的,实在不想继续挖下去了。

    一日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从这些前辈这里得到的线索,也就是那千篇一律的一小段记忆,完全没有进入这里之后的任何东西,这一点段记忆里,也没有任何关于这里的线索。

    秦阳坐在土坟边,蹙眉苦思,寻找破局之法。

    不知何时,耄老又出现了,揣着手蹲在一边,面带一丝微笑。

    “不用再想了,进入这里,就再无离去的可能。”

    秦阳没继续跟耄老斗嘴皮,拿出一壶酒和俩酒杯,斟满酒之后,自顾自的端起来一杯:“你还能喝么?”

    “尝尝味道还是可以的。”耄老乐呵呵一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后一声长叹:“果然是极为美味啊……”

    “想喝了就多喝点,我这还有一些存货。”秦阳面带微笑,给耄老斟满酒,随口问了一句:“话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既然都说了我离开不了,也别跟我打马虎眼,你们都不是死后不眠的不祥亡魂。”

    “这个是不能告诉你的,你慢慢想吧,反正明天,你就会忘记所有一切,重新来过。”耄老直接拒绝,自顾自的端着酒杯,美滋滋的嘬着。

    “你的意思是纵然我不离开村落范围,依然会重新开始么?”秦阳再次给耄老斟满酒。

    “是这样,我知道你都记下来了,不过没用的。”耄老喝完酒,站起身自顾自的离开。

    秦阳眯了眯眼睛,拿出玉简和纸笔,飞速将刚才所有细节,统统记录下来。

    不多时,一缕黑风浮现,整个世界都被黑风笼罩,秦阳意识一阵昏沉,转瞬之间就失去了意识。 星空若梦

    再次睁开眼睛,又来到了最初的起点。

    再次看完玉简和纸上记录的一切,忘记的所有东西,事无巨细,统统记录在册,而且这种情况下看这些东西,比当时亲身经历的时候,还会多一种别的感悟。

    昨日那寥寥几句话,秦阳就确定了一件事,这耄老的确不是不祥亡魂,他只是披着那位耄老的模样,所以才会对技能毫无反应。

    祖墓之中的确有一种诡异东西,侵占那些亡者的躯体,将他们带入这里。

    而每一次重新开始,自己都会忘记最关键的一些东西。

    今天就忘记了昨日经历的一些关键,摸出来的那些记忆片段,记不得了,跟耄老的交谈,记不得了。

    而摸出来的其他技能书,却都还在。

    不记得的东西,就是关键。

    将自己不记得的东西,一一从纸张上挑出来,单独罗列,又回忆自己进来之前,所有的记忆,寻找自己可能忘记的东西,那些可能也是关键。

    片刻之后,纸张上多出来两个不记得的东西。

    自己还记得是要帮狗男女二人组进来取什么宝物,可是取什么,却不记得了。

    当初发现巨兽头骨,是因为破解了那些古怪的道纹,心里知晓了这些古怪道纹,才会眼睛所见,截然不同。

    而现在,这些古怪道纹,也不记得了。

    秦阳盯着纸上的内容,暗暗琢磨。

    “自己要来的地方,的确是这里,自己也的确进来了,那么现在所见的一切,必然跟预料之中不同,而这不同,就来自于自己忘记的东西。”

    片刻之后,秦阳收起纸张,心里倒是有了一个猜测。

    大步走到棺材村,再次挖开一座昨日挖开的土坟。

    里面赫然是一局金丝楠木棺材,尸首也对技能没有了反应。

    秦阳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待耄老再次出现的时候,秦阳对他挥了挥手,再次拿出酒杯。

    “来,喝两杯吧,我们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权当告别了。”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