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诸天一道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100章 吞噬气运,九劫圆满

更新时间:2021-08-04
    一场冬雪覆盖满山。



    青城山,青羊宫的大广场上。



    叶千秋还在教神霄派的弟子们打着拳。



    转眼间,已经拒北城一战已经过去了五年。



    曾经四分五裂的天下,都已经统一在了大楚的治下。



    如今,已经是大楚开元三年。



    从西楚复国,再到曹长卿攻陷太安城,灭了离阳,再到拒北城一战,歼灭北莽主力大军,然后一股作气拿下北莽。



    天下破碎的版图一块又一块的拼接到了楚国的版图之上。



    在灭掉南疆盘踞的赵炳父子之后,楚国正式将天下收归一国治下。



    也就是在那年之后,大楚女帝姜姒改元开元。



    大乱之后,必有大治。



    曾经让离阳赵氏头痛不已的藩王问题,在大楚女帝这里似乎已经不成问题。



    北凉三十万大军在凉莽一战当中损耗过半。



    剩下的那些北凉军也在攻陷北莽之后,迁徙至中原腹地,有老卒不愿离开北凉故土的,还多加封赏。



    顾剑棠、陈芝豹犹有兵权,各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再有大干戈。



    北凉王徐凤年主动辞去爵位,与大楚女帝姜姒结为夫妇,成为大楚皇父。



    短短数年时间,天下的主人从离阳赵氏换成了大楚姜氏。



    女帝姜姒虽然是女子之身,却表现出了足够的恢弘雅量,不曾对亡国庙堂大动干戈,尤其对那些读书种子呵护有加。



    相较春秋落幕之时的山河破碎风飘絮,相较春秋八国覆灭后的人头滚滚落,离阳和大楚交替期间,曾经是离阳都城的太安城并未遭受浩劫,甚至连草原那座北庭京城在被破城之后,北征大军也秋毫无犯。



    庙堂安稳,可是江湖却是年年新气象,不但新武评新鲜出炉,胭脂评将相评也陆续浮出水面,呈现出一副三年便河东河西变换的活泼架势,令人目不暇接。



    随着拒北城一战后,许多老一辈的中原宗师隐退,李淳罡、邓太阿,甚至连徽山紫衣这样的年轻人也宣布了闭关退隐,所以,才有了这江湖的年年新气象。



    至于曾经那些名震一时的宗师们,有人在拒北城一战之后就悄然死去,也有人在大战之中直接选择死战。



    中原意气似乎在那一战当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邓太阿归隐之后,便带着徒弟再度奔赴了海外,去寻找新的天地。



    而李淳罡则是越发的老迈,他不想走,也走不动了,整日就窝在青羊宫这一亩三分地,看日出日落。



    曾经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代剑神,似乎就要在这样的情况下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



    许多新进神霄派的年轻弟子,每日都会在青羊宫的大广场上看到这样一个身着羊皮裘晒太阳的老头。



    这些弟子们都以为这老头只是神霄派一个普普通通的大爷,却不知这老头儿也是传奇。



    拒北城一战后,叶千秋斩断了天上和人间的联系。



    而在斩断天人二界之时,老天帝轩辕帝鸿已经将武当山上一个叫余福的小子送入了天门。



    据轩辕帝鸿说,余福和徐脂虎会成为新天庭的玉帝和王母。



    至于二人如何走到那一步,他也没细说。



    叶千秋也没细问。



    来到人间之后,轩辕帝鸿就一直在青城山静静等待着叶千秋。



    冲破天地束缚,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



    这么多年他都等了,自然也不在乎这最后几年。



    叶千秋一边细细体悟着人生,一边等待着契机的到来。



    如此,便又是五年过去。



    曾经冠绝江湖的陆地神仙越来越无人提及,江湖草莽和武林豪杰的茶余饭后,是新武评四大宗师和新十大高手,是新十大帮派,是雨后春笋一般冒头的公子仙子们。



    之前离阳赵氏统治之时,驿路凋敝导致消息堵塞,大楚女帝姜姒坐稳天下的这十年间,挟一统天下之风雷之势,大力改革驿路、漕运和胥吏三事,尤其以重建驿路作为重中之重,以此推动南民北迁。



    在这种大形势下,新江湖上的那些新消息,传递得尤为迅捷畅通,稍有噱头,便是燎原之势,只要一朝成名,便有一种天下谁人不识君的景象,在此期间,帝王将相和黄紫公卿无形中也为江湖推波助澜。



    天下事,江湖事,似乎都在一个圈子里搅动。



    盛世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到来了。



    ……



    在天下盛世到来之时。



    在一座位于大楚东南的小镇上,不仅有着宁静祥和,还有人间烟火。



    小镇上,有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酒楼。



    酒楼的名字叫“酒管够”。



    酒管够的老板是一个还算年轻的男人,男人有个十分漂亮的老婆。



    两个人有俩孩子,都是闺女。



    这样一家四口在小镇上经营着这一家酒楼,日子倒也过得去。



    酒管够在小镇上也算是小有名气。



    因为“酒管够”的说书先生说出来的故事总是最新鲜、最新奇的,这一切自然都是“酒管够”老板的功劳。



    这老板姓温,单名一个华字。



    而他的媳妇便是曾经胭脂评上榜上有名的陈渔。



    而他的两个闺女,一个叫莲花,一个叫荷花。



    拒北城一战过后,温华他们又跟着北凉大军去了一趟北莽。



    后来,天下一统,温华和陈渔回了青城山,在师父叶千秋的见证下,结为了夫妇。



    再后来,二人便回到了温华的家乡,在这里开起了这家“酒管够”。



    曾经意气风发,在战场之上双剑合璧的剑仙夫妇,成了这人间最普通的人。



    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直古波无惊的过下去,直到这一日,温华接到了来自神霄派的一封传信。



    看完了信上的内容,夫妇二人少见的把“酒管够”挂上了歇业的牌子,带着两个女儿火急火燎的奔着西北方向而去。



    ……



    江南。



    广陵江。



    大潮将至。



    江畔,密密麻麻人头攒动观潮客数不胜数。



    就在这时,江畔的众人骤然欢呼起来,远处众人循着视线望去,依稀可见视野尽头出现一条白线。



    一线潮将至。



    当波澜壮阔的大潮来临时。



    在广陵江畔的看潮人流之中,有个身材修长的男人,脖子上骑着个皮肤微黑的丫头,她腰间挂着两柄狭长木刀,一大一小。



    丫头坐在男人的肩上,看着那大潮浩浩荡荡而来,大声呼喊道:“爹,浪好大。”



    男人道:“闺女,这才哪儿到哪儿。”



    小丫头道:“那你带我上去飞一圈!”



    男人道:“闺女,现在人有点多,影响不太好,要不等晚上?”



    小丫头哼哼一声,道:“爹,合着这不是你逗人家姑娘玩的时候了?”



    “看我回去不跟二娘三娘四娘五娘六七八九娘告状去,我就说你在外头又勾搭仙子女侠了,看她们信小地瓜还是信你!”



    男人一脸无奈,道:“小地瓜,哪来的什么五六七八九,再说了,这种玩笑万万开不得,到时候爹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跪个三天三夜的搓衣板,你不心疼啊?”



    绰号小地瓜的丫头双手叠放,望向那一线潮,长吁短叹道:“爹,我有些想青城山上的师兄师姐了,对了,还有师父。”



    男人笑着点头。



    就在这时,一只海东青从天上飞来,落在了男人的头顶。



    小丫头从海东青的脚上拆下一个小木管子,道:“爹,有信儿来了。”抗日之谍海大英雄



    男人从小丫头的手里接过那小木管子,从里面掏出一卷小纸条,看了小纸条后。



    男人拍了拍闺女的手,道:“小地瓜,咱们该走了。”



    小地瓜问道:“爹,要去哪儿?”



    男人道:“上青城。”



    ……



    开元八年的秋天,青城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道教圣地。



    神霄派叶千秋叶真人,已经成为了一个时代的符号。



    当这个符号在新江湖的风波之中渐渐神隐之时。



    人们似乎忘记了,江湖上曾经还有过这么一位神通惊人,修为通天的道教圣人。



    直到许多年后。



    青城山上,风云突变,祥瑞漫天飞去,人们方才又记起,原来这个符号一直都在。



    ……



    秋风萧瑟,神霄阁中。



    叶千秋正在着手安排着神霄派的事情。



    当然,神霄派的大部分事情,早在天下一统之后,就已经完全交在了荆丹的手中。



    曾经在神霄派中主事的吴灵素在那之后,就一直跟在叶千秋身边修行。



    这几年修为也是突飞猛进。



    虽然不到陆地神仙的层次,但也差不了多少。



    叶千秋这几年时不时的都会闭关,如今,他已经感觉到冲击化神的契机已经到来。



    一旦化神,必定引来天地变化。



    到时候,说不定这方天地会直接送他出去。



    所以,他才会提前安排神霄派的事情。



    其实这几年,神霄派的事情基本上都不用他过问。



    很多事,荆丹处理的都不错。



    而今天,他则是正式当着神霄派各长老、执事、真传弟子的面,将神霄派的掌教之位,传给了荆丹。



    叶千秋这些年收了不少弟子。



    但能担当起掌教之位的,也唯有荆丹。



    其他的徒弟之中,除了小山楂还算是有几分掌教之姿,剩下的那些徒弟都不太能胜任这个位置。



    像温华和陈渔,这俩人结成夫妻之后,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老黄年龄太大,而且没什么管理才能。



    小雀儿年轻,知书达礼,但太过单纯。



    至于最小的弟子小地瓜,自然更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叶千秋深知盛极而衰的道理,他在时,神霄派能兴盛,他走之后,神霄派还如何能延续下去。



    所以,在他之后的掌教智慧一定要超乎寻常人。



    荆丹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



    世人只知荆丹是叶千秋的亲传弟子,并不知道荆丹就是从前名震天下的春秋谋士李义山。



    而在荆丹入世的这些年,他也没有干过什么出风头的大事。



    他做的最让人瞩目的一件事,也无非是在拒北城一战前,说服陈芝豹调转马头,与北凉军合兵一处,共拒北莽。



    荆丹的这些年,一直在走一条静水流深的道。



    这很符合神霄派以后的风格。



    交代完该交代的事情之后。



    叶千秋便离开了神霄阁,去找李淳罡聊了一会儿天。



    李淳罡是越来越老迈了。



    他毕竟不是三教圣人,只是人间武夫,寿命终究是有限的。



    在青城山呆了这么多年,他也懒得离开。



    “老叶,我应该没多少日子了,在我走之前,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李淳罡躺在躺椅上,眯着眼,摇摇晃晃的说道。



    叶千秋道:“啥事儿?”



    李淳罡道:“我死之后,拜托你让人把我这把老骨头送到绿袍儿的跟前一起葬了。”



    “墓碑上也不要刻什么名姓。”



    “就那么葬了就行。”



    叶千秋微微颔首,道:“没问题。”



    李淳罡又道:“其实这几年,我一直在想着再出一剑,只是,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出更好的一剑。”



    “也许,大概,在当年广陵江前,我的剑就都已经使完了吧。”



    “这两年,我一直在想,人这一辈子到底是图什么。”



    “我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年轻的时候追求的那些事儿,现在好像都不重要了。”



    “或许这就是佛教的那些光头所说的看破红尘?”



    叶千秋闻言,微微一笑,道:“历经世事,洗净铅华。”



    “老李啊,你是闲下来太久了。”



    李淳罡道:“那你说,人这辈子,图什么?”



    叶千秋负手道:“来过,并且留下了属于自己的痕迹。”



    “虽然,这些痕迹可能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消失。”



    “但在世间的某个角落,总会有人记得,曾经的江湖,有你我这样的人来过。”



    李淳罡微微一叹,道:“是啊,来过,来过就好。”



    李淳罡眯着的眼很难再睁开了。



    仿佛太阳很刺眼。



    他睡了,就这么睡了。



    开元八年的秋天,一代传奇剑神李淳罡逝于青羊宫中。



    ……



    李淳罡走后,叶千秋按照他的遗愿,让人将他的遗体送到了绿袍儿的坟旁合葬。



    从远方赶至青城山的温华、陈渔,还有徐凤年,一起送了李淳罡最后一程。



    数日后。



    叶千秋登上青羊峰顶,开始闭关,全力冲击化神之境。



    所谓化神,便是炼气化神的最后一步。



    化神之后,还虚,合道。



    合道,合的便是自我之道,一旦合道,便可修得大罗道果,超凡入圣。万劫不灭,因果不沾,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叶千秋的化神之路,走的很独特。



    他曾历经八次诸天雷劫,每一次雷劫造化都让他身躯由内到外发生蜕变。



    八次蜕变下来,不仅仅是身体变得强大无比,连元神也被淬炼到了一种十分强大的地步。



    如今,他终于要走到化神这一步。



    叶千秋一连在青羊峰顶坐了两个多月,没有动弹一下。



    直到这一日,大雪纷飞。



    磅礴的雪花飘落在了叶千秋的身上。



    将他整个人都给覆盖。



    叶千秋的心神一下子仿佛就回到了混沌未开的时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千秋开始看到自己渐渐长大,然后开始上学、工作。



    在上学和工作的同时,遇到了这样那样的繁杂之事。



    然后,他开启了诸天之旅。



    他看到了自己从混乱的民国时代开始,一路前行,从热血青年到一代武学宗师,再到归隐山林。


雁阵惊寒
    他看到了自己第一次与天合,与地说,与人隐。



    他看到了自己第一次破界时历经的生死大恐怖。



    他看到了在天龙世界时,自己在不老长春谷修行的那些恬静岁月。



    他看到了自己出世创立太上道的风风雨雨。



    他看到了自己和逍遥子一起破界飞升时的璀璨。



    他看到了在大唐世界时,历经百年风华之后,恣意妄为,任性无矩的自己。



    一次又一次的破界,一次又一次的不同经历。



    那些曾经出现在他生命里的人,有的人早已经逝去,有的人或许还在,但可能再无相见之日。



    这些画面如同一滴又一滴的水珠,不停的掉落。



    不停的出现在叶千秋的心神之中。



    啪嗒,啪嗒。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叶千秋的元神和肉身也在发生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变化。



    寒来暑往,四季交替。



    叶千秋这一坐,便又是三年过去。



    三年风雨,叶千秋身体似乎发生了惊人的蜕变。



    他整个人变得更加虚无缥缈起来。



    直到某一日,青羊峰上方的天空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了青羊峰顶的天穹之中。



    在天下间盘旋的所有气运在这一刻都全部吸入了这个大漩涡之中。



    上至皇帝权贵,下至贩夫走卒。



    凡是天地之间存在的气运,在这一刻,全部都被吸走,一滴不剩。



    而这突如其来的异象也让天下间的所有高手都惊愕不已。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朝着青城山看去。



    ……



    大楚国都,神凰城。



    一袭青衣曹长卿站在皇宫之内的神台之上,看着西北方,一脸感慨。



    ……



    东海,武帝城城头。



    于新郎和楼荒默然无语。



    ……



    徽山大雪坪,一袭紫衣轩辕青锋,试着抬手向天。



    天之外,风景如何?



    ……



    昔日北莽旧地,白衣李当心微微一叹,和一旁的女儿说道:“东西啊,人比人,气死人呐。”



    ……



    南海,观音宗旧地。



    邓太阿抱着太阿剑,看着海上升起的明月,和一旁的徒弟说道:“徒儿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你讨个老婆了。”



    “神霄派的小山楂怎么样?”



    一旁的徒弟说道:“师父,你不怕叶真人揍你吗?”



    邓太阿微微一叹,道:“世上再无此人啦。”



    ……



    轰!



    夜幕降临。



    巨大的漩涡将这天地间的所有气运都给吞噬不见。



    从此,人间无气运。



    而就在这时,坐而悟道多年的叶千秋从青羊峰顶站了起来。



    他朝着不远处呼喝一声。



    “轩辕道友,该走了!”



    轩辕帝鸿从虚空之中走来。



    在他出现的刹那间。



    天穹之上,雷海翻腾,一道道紫的发黑的天雷已经凝聚。



    轩辕帝鸿透过那巨大的漩涡看到了一个个漂浮的星球。



    他朝着叶千秋朗声笑道:“恭喜叶道友,修出了自己的大道!”



    叶千秋却是摇头道:“还差得远。”



    “我有一句话要送给轩辕道友。”



    轩辕帝鸿道:“请讲。”



    叶千秋道:“修道之人无论何时都要静心思虑,敬重天地万事万物,永远不要轻易说出自己已经修出了一个大道。”



    轩辕帝鸿看了看外面的世界,微微颔首,道:“多谢叶道友赐教。”



    叶千秋看了看天上越积越多的雷霆,再回看一眼这方天地。



    他大笑一声,坦然负手而去。



    九劫之后,才算圆满。



    轩辕帝鸿紧随其后。



    哗!



    霎时间,雷海吞没了二人。



    而天穹之中的那道漩涡在缓缓消失。



    而就在那道漩涡消失的同时,无数罕见的仙禽鸟兽都出现在青城山的上空,久久不曾离去。



    ……



    青城山上,被这大动静惊动的神霄派弟子纷纷出动。



    在神霄掌教的荆丹的带领之下,在青羊宫的大广场之上齐齐恭送叶千秋。



    已经是陆地神仙的吴灵素看着那恐怖的天象,脸上只有敬服。



    人间之外,不是天界,而是宇宙。



    吴灵素放声高喊道:“恭送祖师。”



    ……



    许多年之后。



    大楚的东南小镇上,人们正在欢庆着小年夜。



    那间名为“酒管够”的酒楼后院里。



    已经满头白发的徐凤年和温华正在推杯换盏。



    小院里,几个孩子在撒丫子乱跑,你追我赶。



    一个扎着冲天辫的小丫头一头撞进了徐凤年的怀里。



    徐凤年一把将小丫头抱在自己怀中,抬起下巴,用胡子茬在小丫头的脸上蹭蹭。



    一脸酒气的笑道:“小泥巴,你在乱跑什么呢?”



    小丫头抬起胳膊,指着那那漆黑如许的夜空之中,喊道:“爷爷,快看,流星。”



    徐凤年和温华听到小泥巴的声音,都不约而同的朝着夜空之中看去。



    一颗托着紫色尾巴的流星划过了天际。



    徐凤年见状,双眼迷离,呵呵一笑,道:“江湖上的最后一抹紫色,终究还是离开了。”



    温华在一旁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那样的执着。”



    徐凤年道:“所以,她才是疯婆子嘛。”



    这时,在院子里奔跑的几个孩子朝着温华和徐凤年喊道:“爷爷,爷爷,教我们练剑吧。”



    温华和徐凤年对视一眼,笑道:“你来,还是我来?”



    徐凤年道:“你是剑神,我又不是,当然是你来。”



    温华笑着起身,身子摇摇晃晃,和几个孩子说道:“爷爷今天就教你们一套醉剑。”



    几个孩子听了,都是欢喜无比。



    徐凤年抱着小泥巴,眯着眼,醉醺醺的嘀咕道:“江湖,一直都在。”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