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现代都市 > 我被坑成了剑圣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八百零二章 做局

更新时间:2021-08-04
    “让让,都给我让让!”



    “在说什么呢,这边走!”



    “我真是被你气死,这边这边……”



    …………



    喧嚷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些贵族老爷们大概等的有些久了,有些上火,各自下了车,嚷嚷叫着。



    路怒症了啊,果然哪里都一样……



    李元咕哝了句。



    好在他们这边出来后,距离神圣大礼堂并不算太远,斟酌商议后,西洛最终决定下车步行前往。



    于是,他们一行人下了车,穿梭在这几乎堵城一锅粥的街道上。



    走了一小段路,才发现原来是封地在外的两位伯爵因为发生了一点口角,从而大打出手。



    双方的私人卫队皆是出动,打得见了血,干出真火来了。



    直到卡文迪许家裁决所出动,双方人马的战斗才被强行制止。现在护卫兵正在梳理道路,想必用不了多久,这里也就畅通了。



    “这些贵族老爷们的火气也这么大的吗?”



    李元看着地面好像承受了巨大力量而龟裂的痕迹,不禁咂咂嘴,打得挺凶啊……



    “他们中间的关系并不好。”西洛解释道:



    “特别是封地在外的,祖辈曾经为卡文迪许家开疆拓土的,本就有几分傲气,在自家领地作威作福惯了,在这里受了点委屈,就跟你闹的。”



    “那他们为什么在面对撤销你第一顺位继承人身份的问题上,能保持一致的意见?”



    李元随口问了声。



    “……”



    西洛忽然不想聊天了。



    …………



    自过去那边后,前面就顺畅了很多,没多久,神圣大礼堂也已经跃然入眼帘。



    “让让!给我让开!”



    就在他们准备进入神圣大礼堂时,身后忽然传来吵闹的声音,一辆马车飞奔而来,势头不减地逼近。



    “小心!”



    李元向前一步前踏,挡在有些惊慌失措的西洛前面。



    失控奔来的马匹眼看着要向着这边撞来之际,忽然吁的一声,人立而起。



    廉贞的视觉下,骑着马的车夫等级超过三十级,身上带着骑兵卫队的勋章,眼底透露着淡淡的戏谑。



    故意挑事的……



    李元脸色阴沉了些许,手中长剑噌的一声出鞘,在高马匹前蹄即将落地之际,毫不犹豫地划过其脖颈。



    噗!



    下一刻,马匹的脑袋上陡然喷溅起大片的血花,啪叽一声,打在守护着神圣大礼堂透明保护罩上,顺着如水般波纹起伏的保护罩,缓缓流下。



    马匹向着前方倾倒,化作经验值光团缓缓消散。



    后面的马车亦是轰的一震,震得车厢内传来惊怒的声音:“该死的,发生什么了?!”



    骑马的车夫,这位骑兵卫队成员脸颊抽搐地看着李元,一时半会,居然愣了。



    本来他是想吓吓西洛,让他出个糗,然后装模作样道个歉,就把这事平息过去。



    但没想到……



    咔哒一声,马车的门被打开。



    金麦——



    卡文迪许家的第四顺位继承人从马车中走下,脸色有些阴沉地看了眼眼前的景况,发生什么心里便有数了,寒声质问道:



    “西洛,你的人杀了我的马,你是不是要给我一个交代?”



    “你的马差点撞到了我,难道不该杀吗?”重生之枭后风流



    西洛反问道。



    “呵,我相信我车夫的马术,最后肯定能停下来的。”



    金麦信誓旦旦说道。



    这事本身就是他暗示的,算是报之前的一箭之仇。



    只是没想到,他的私人卫队的反击居然会如此的剧烈,这下让他的脸上就挂不住了啊!



    要是他无法表现的出硬气,那丢人的就是他金麦了。



    周边,越来越多的贵族也是到了这里,察觉到方才发生的事,不禁议论纷纷。



    “诶,那不是西洛吗?”



    “是的,另外一个应该是金麦,大长老的次孙……”



    “这两人怎么杠上了?”



    “听起来好像是金麦的人骑马差点冲撞了西洛,被西洛的私人卫队一剑杀了。”



    “西洛私人卫队?那个西洛?”



    有人不敢置信,重新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西洛两眼。



    “是的。”



    “不是说那家伙是个废材吗?也有这样水平的私人卫队?”



    在场的贵族老爷们又将目光投向李元,仔仔细细打量了下。



    李元在出了那一剑后,气息已经收敛,不过其中有些眼尖的,还是从他身上判断等级大概在四十级左右,这个结论。



    这让他们心中咯噔了下。



    在私人卫队中,等级达到四十级的数量可不多,除了之前类似于卡卡罗娜这种情况的,只要达到这个级别,完全可以跳出私人卫队的局限,获得更多的机会。



    毕竟别说是他们了,哪怕在卡文迪许本家,最高层的那一波长老中,仅仅只有几人拥有超过四十级的私人卫队成员。



    更多的,是走其他的路径了。



    比如骑兵卫队的中队,或是大队队长,或是卡文迪许其他组织的队长,要是在外面的封地,能轻松混个一官半职,手下管千八百号人,当个什么将军的……



    威风凛凛,咋呼牛逼。



    这比给人保镖护卫,不是强上十倍吗?



    而卡文迪许家,最出名、等级最高的私人卫队成员,是当代家主的私人卫队成员——朴鸣。



    就是老骑士。



    不过到现在,几乎没有人会将他当做是一个私人卫队来看了。



    “可惜了,本少爷可不知道他能不能停下。”



    当众人围观看戏,而没有一个人上前处理这事的时候,西洛心中已经有些看明白了。



    要是放在以前,他说不定还犯怵,但现在李元在身边……



    特别还是知道李元已经四十级了的消息后,他都恨不得拉上他,去以前欺负过他的人那边一个个登门拜访过来,好好找回场子。



    现在送上门来的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难道说本少作为卡文迪许家第一顺位继承人,还要把自己的小命赌在你金麦的车夫会不会失手上?”



    “第一顺位继承人?”金麦听了一愣,旋即哈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我说西洛,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还相信今天过了后,你还会是卡文迪许家第一顺位继承人了吧?



    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我说你这家伙,究竟能不能搞清楚状况?”



    “那个,”西洛等他说完,才慢条斯理地说道:“看样子你还没弄清楚状况啊,金麦少爷。”



    “哦?我哪里弄不清楚状况了?”金麦·卡文迪许的嘴角一咧。



    “甭管我今天过后还是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西洛脸上带着淡淡的戏谑,语气陡然冷冽了下来:

[娱乐圈]缘分已到

    “但我现在还是!至少此时此刻还是!



    而驾车冲撞卡文迪许第一顺位继承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不用我多说吧?”



    话落,西洛指着那位车夫,朝着两边大声呵斥道:“裁决所!这人冲撞了我,你们不给管管吗?!”



    空气中陡然安静了下来。



    围观这里的贵族们一个个脸色惊愕,西洛,这个废材西洛现在敢跟裁决所的人大呼小叫了?谁给他的勇气?



    哪怕是他们,在见到这群煞星时,都是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弄了进去。



    神圣大礼堂两边,身形藏在阴影中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金麦闻言脸色微变,压低声音用嘶哑的嗓音咆哮道:“开什么玩笑,西洛,就你这种废物,也想使唤裁决所的人?”



    借这下台的机会,他手一挥:“跟我走,兄弟们,不用理会这个疯子!”



    说罢,他绕过西洛就想往大礼堂里走。



    不过就当那个驾车的骑士神色阴鸷迈出一步时,忽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其他人可以走,你留下。”



    大礼堂石柱的阴影后面,走出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



    驾车的骑士霎时感到一股寒意从尾椎涌起,令他透体冰凉,迈出出的那一步就是不敢落下。



    “你什么意思?”



    金麦的脸色阴沉似水,额角的青筋跳动,一点一点转过头,看向那穿着黑衣的人影。



    “回禀金麦少爷,这个人冲撞了西洛少爷,于族规理当带回裁决所审讯。”



    黑衣男子行了一礼,语气恭敬,神色却是平静如水。



    “他不是故意的!”金麦冷声回应道。



    “抱歉,这不是您说了算。”



    黑衣男子一口回绝。



    他们只听命于三长老,并不需要看所谓少爷的脸色,哪怕是作为临时第一顺位继承人的西洛。



    “我再跟你说一次!”金麦一手扯上黑衣男子的衣领:



    “他不是故意的,他是我的人!”



    “那么,”黑衣男子脸色未变:



    “等审讯和判决结束后,您可以去裁决所领人。”



    “开什么玩笑!”



    金麦终于是按捺不住,发出咆哮,指着黑衣男子的鼻子破口骂道:



    “就你们一个个,卡文迪许家养的狗,也配在主子面前兴风作浪?



    都特么不看看自己什么玩意!”



    说着,他就往里强闯:“走,不用管他们!”



    驾车冲撞西洛的骑士按捺住心中的恐惧,还想迈出一步时,只听噌的一声,黑衣男子的短刀已然在他喉头停下,他呜了一声,气息摒紧。



    “你们特么的!”



    金麦怒火中烧,刷地拔出长剑,怒吼着:“我看你今天怎么带走我的人!”



    他身后的私人卫队成员亦是紧跟其后,纷纷拔出刀剑。



    只是下一刻,他们的神色陡然僵硬了下来,身体一动不动。



    不知何时,一道道黑影已经出现在他们身后,短刀冰冷的刀锋紧贴上了他们的脖子。



    金麦察觉至此,恨之欲狂,举剑就想砍人。



    这时,他忽然感到一阵冰寒之意像蛇,爬过他的皮肤。



    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一柄散发着寒光的短刀,贴上了他的脖颈。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