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恐怖灵异 > 梦境异记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一:冥婚 12:梦境穿插(求支持)

更新时间:2020-10-24
第五木林来到抱着大公鸡的幼年陈之河和新娘面前,川汨也跟了过来。第五木林和川汨就这样目视着他们,而他们却像看不见眼前事物一样眼睛空洞地盯着前方。 此时感觉又陷入了僵局一般,整个流程又重新来过。第五木林却十分着急,他在原地踱步,走来走去,速度很快,就连川汨都看得出来第五木林现在很焦急。 第五木林也确实很慌,一个记忆片段开始了重复,这意味着他们在梦里待的时间太长了。而这个梦必须要找到触发点他们才可以出去,可这个环境空间太大了,不像那种屋子之类的,现在要在这个村子找到触发点谈何容易。 第五木林此刻仔细回忆着几年前自己到陈家村时的情景,与这个梦里到底差别在哪?而这就是触发点出梦境的唯一办法…… 对了……第五木林记得当时去村里呆了那么长时间,和村里人打听了许多关于陈之河和陈之海两兄弟的事。虽然没有照片记录当年那场怪异的婚礼,但根据村里人形容,好像和此刻的情景真的有些不一样。 是的!棺材! 当年搞这个婚礼时,幼年陈之河抱着大公鸡,他面前是有一口棺材的。 一下第五木林慌慌张张找了起来,川汨见他,问道,“你找什么?” 第五木林一遍周围找着,一边道,“棺材。” “什么棺材?” “当年这个婚礼在陈之河面前还有一口棺材,陈之海的那口棺材。” 川汨反应过来,“对哦……刚才我看到的这个广场上也有一口棺材,那里面一定就是陈之海了。咦……还真是奇怪,此刻这口棺材怎么不见了?” 川汨话音刚落,两人同时反映过来。 说到棺材,这个村子不是还有一口棺材吗?而且第五木林来到这个梦境的媒介、入口,就是那口棺材。 两人相视一望,一起疾走向那间屋子赶去。 不过川汨没有明白,那间屋子怎么会出现棺材的。根据这个梦境的设定,今天不是办喜事的日子吗?怎么会出现那么不吉利的东西?还有,那个老奶奶是谁啊?既然是陈之河的梦境的人物,那他一定是见过或者知道那个老奶奶了?而且一开始自己来到这里,就遇上了那个老奶奶,不会那个老奶奶就是触发点吧? 川汨正想说,他们已经到了那间屋子,第五木林直接推门而入。 川汨看到里面的陈设,一下就傻眼了。还是那间屋子,还是那个摆设,墙壁上还是大大的奠字,该有的蜡烛、线香、贡品水果五花肉等等都和刚才一样。只是……黑白照片上却不是那个老奶奶,而是陈之海。 川汨一下不知所措,呆站在原地。 屋子中间依旧是那口棺材,只是第五木林来时,因为川汨当时的慌乱把棺材撞来倾斜着。而现在,棺材好好的,一头一尾被两根老虎凳支撑着。 第五木林赶紧道,“来,搭把手,把棺材盖抬开……” “啊?” 第五木林急促道,“啊什么啊?赶紧的,还想不想离开这?” “哦……” 两人把棺材盖揭起抬开,果然里面是空的。第五木林拉着川汨的手,两人一起跳了进去。本以为是个棺材,结果两人像跳入水面一样就沉入棺材里了…… 逐渐视线变黑,周围伸手不见五指。仿佛身在水里,但又能呼吸。四周的感觉就像掉落水底深处有强烈的水压在挤压着自己。 川汨还继续挣扎着,却发现牵着自己的第五木林不见了。正在她感到慌乱之时,忽然周围水压改变,就好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搅动着自己身体。而且这股力也越来越大,摇得自己很不舒服,同时又出现个女性声音……“美女……美女……” ………… “美女,美女,醒醒,你这样睡会感冒的。” 川汨被一个女生的声音吵醒,她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位护士。 “你好,有什么事吗?”川汨揉了揉眼睛,问道。 护士推车小车,问道,“现在已经12点半了,这边给陈之河送午饭,请问您也需要吗?” 午饭?川汨努力让自己从那个很真实的梦中回过神来,顺口道,“好的,麻烦你了。” 怎么发生了那么多事,结果才睡了半个小时啊?她看看陈之河,他也醒了,而且躺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看着自己。但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半个小时前不是才送过饭吗? 她忽然又问道护士,“请问,半个小时前你们不是才送过饭了吗?” 护士被她这样一问,惊愕道,“您是不是记错了?我们是从12点开始配送饭菜,送到你们这里的时间差不多是12点半。” 川汨一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忙支支吾吾道,“好的,谢谢。” 这时陈之河对护士道,“我要出院。” 出院?一个精神病患者要出院?可他看起来很正常了,难道已经好了? 护士见他一本正经,她回道,“好的您稍等。我这就去叫医生为您做诊断,如果真的康复了,是可以出院的。”护士放下两盒饭便快速出去了…… 陈之河看着川汨,许久,问道,“他在哪?” 川汨突然被陈之河这样一问,有点不知所措,支支吾吾道,“他?你……你是说第五木林吗?” “那还有谁。” “他在这附近的宾馆,需要我叫他吗?” “不用了……我感觉自己睡了很长时间呢。”说完陈之河伸出双手,看着自己的手。 川汨道,“是啊。从那晚开始,到现在已经有10年了。” 陈之河很平静,“10年……真是漫长的时间呢。” 这时他抬起头看着川汨,“谢谢你们。这边等我办完出院手续,我会回老家看看。你是第五同学的助手吗?他现在过得还好吗?” 川汨给陈之河倒了一杯热水,并把午饭给他递了过去。然后把自己知道的第五木林的现状告诉了陈之河,只是关于梦境那一块没提多少。 下午,川汨从医院回到宾馆,第五木林还一直半躺在床上,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川汨见他那个样子,问道,“你吃饭了吗?” 第五木林却质问道,“你知道吗?你短信发迟了,差点误了大事。还有,你没事喝魂梦药干嘛?” 川汨想到这就觉得委屈,道,“你以为我想喝?那个陈之河只喝了一半觉得味道不行就不喝了。这时有医生和护士来了,医生看到这药就要拿走,我有什么办法?情急之下只能自己喝了……你不是说这种药不能让医生知道吗?” 第五木林本来还想质问她,但听到她这样说也就算了。 不过川汨却继续说道,“不过有几个事很奇怪。” 第五木林一下提起精神,只要哪里不对劲,那就是寻找那个同族高手的关键,他问道,“什么很奇怪?” “那个医生和护士进来时是12点,情急之下我喝了那个药。他们是来送午饭的,可是当我醒来是12点半,我是被一个护士叫醒的,那个护士也是来送饭的,怎么可能同一组医护人员会连续往一个病房送两次饭?” 第五木林问道,“还有什么其他不对劲的地方吗?” 川汨想了想,然后说道,“哦对了……还有,那条短信是迟发了,可我印象里我只编好了短信,我记得好像没有按发送……你在梦里告诉我说我短信发迟了,意思是你收到短信了?” 第五木林觉得此事很荒诞,但又再明显不过了。 第五木林说道,“这事简单,看来有人冒充医护人员,故意在你办事时打岔,然后逼你也喝下那个药。而且他知道这个药的作用,所以算准时间,特意和你聊其实是在卡你药效的时间。” 川汨问道,“故意?” “是啊。等你睡着进入陈之河的梦,在一定时间后,再用你手机发信息通知我。你要知道,这药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只要剂量、药质一个批次,后喝的人就一定会进入先喝的人的梦里。所以陈之河先喝,那他就是造梦者,你接着喝进入的就是他的梦。而我再喝,虽然进入的也是陈之河的梦,但里面又有你的梦境……所以……” “所以什么?” 第五木林道,“我最开始以为镜子屋是陈之河的梦境,毕竟最开始我是在他的梦境接触镜子屋的。在陈之河的陈家村梦境时,又遇到镜子屋,起初以为是陈之河的梦境,但房屋细节决定那不是,那个镜子屋是一个新的布局。就以为是同族那个高人所为,时间紧迫,所以当时在房屋内一直在寻找他。可我错了,虽然整个事件是那个高人的手笔,但那时的镜子屋不是那高人所造。当时在陈之河梦里的那个镜子屋是川汨你的梦境,在武青山时,我们在你梦里可也遭遇过这个镜子屋。” 川汨吃惊道,“那是我的梦境?” 第五木林点头道,“是的……证据就是其他人打开那扇门会出现意想不到的事,而你打开,就是正常的,我们也回到了陈家村不是吗?” 第五木林突然认真道,“那么问题来了……那张纸条上的灵异游戏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