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极夜边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三百八十二章 完全没有进展

更新时间:2021-11-25
    “你说什么!”



    苏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全部变成了这样?”



    陈翰点点头:“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让你帮忙想想办法的原因。”



    苏乐和七酱对视了一眼。



    “这样的话就要排除他是接触了什么东西的可能性了,全世界那么多末日教会的祭祀全部变成了这样,这什么鬼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翰给他们看了一点东西,就是今天中午全球的末日教会发来的信息。



    各式各样的怪异生物,每个人除了自己的头还是正常的以外他们的身体全部变成了白溜溜的面条形状,和那个在宗明那里见到的生物简直一模一样!就光看体型就知道他们和那个生物脱不了干系。



    看着面前这将近两百个面条似的怪物,苏乐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这只是外形上变了?还是说整体都有变化,如果只是外形变的话那么没有意义,可如果真的是整体都有变化,光想想那个生物的实力苏乐就觉得头疼,一个不够还来一百多个,简直离谱!



    但是现在苏乐没时间想那么多,现在的当务之急的先去看看他们的大祭司。



    “我确实知道一些情况但是现在和你也说不明白,这样,你们大祭司现在在哪里?你带我过去看看!”苏乐道。



    陈翰也不犹豫:“你们跟我来!”



    说着他便带着苏乐朝着楼下走去。



    进入第六区,这里还是老样子,苏乐熟门熟路的坐上升降台。



    这时他的手环亮了。



    “又是谁!”



    苏乐有些不耐烦的打开手环看了一眼,是白倩兰!



    “喂。”苏乐接起电话。



    “你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



    “废话,你在羊城里面乱窜,要不是我打电话阻止执法队的人啦警报的话你现在应该在拘留室里!”



    “未必吧,你的人能留住我?别开玩笑了。”



    白倩兰坐在办公室里扶着额头:“我知道你现在不一样了,你要是在外面我不管,但是你在羊城的话能不能遵守一下羊城的规矩,你这样直来直去的你让我也很难做啊,你知不知道羊城也是有法律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找我就为了说这个?”十一年前的约定



    “你回来干什么?”



    “办点事儿。”



    “什么事儿?”



    “一点小事儿。”苏乐不知道白倩兰知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自己索性装傻。



    “是因为末日教会的事儿吧?”



    “你知道?”



    “废话,我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白倩兰道:“你觉得这么大的事情能瞒得住吗?现在他们大祭司就在我这里,你要看可以来我这里看。”



    苏乐沉吟一阵,看向陈翰。



    “走吧!”



    “那行,那我现在过去!”



    苏乐挂了电话,他们已经到了地下车库,陈翰随便选了一辆和苏乐乘上去离开了第六区。



    “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我们就联系了白主任,一开始我们认为这是被潮气腐化了。”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将大祭司送过去之后发现大祭司身上并没有检测到潮气的成分,这并不是潮气导致的腐化。”



    陈翰一边开着车一边面色凝重道:“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的变异过程,只是看见了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这一天的研究有收获吗?”



    “不知道,我早上将大祭司带到白主任哪里之后我就被其他几个祭祀给强制送回来休息了。”



    “怎么?他们有些事情想瞒着你?”苏乐一挑眉道。



    “不,昨晚和大祭司战斗的时候我消耗太大了,可能出出于这一点他们想让我休息一下,让我今晚过去,我们只见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是羊城末日教会的唯一战斗力,其他人除了大祭司以外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理由要瞒着我。”



    “没有要瞒着你?”七酱随意的瞟了他一眼:“那你就太天真咯。”



    陈翰没有理会七酱,有些东西是说不明白的,他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说着他们三个已经到了学校门口,陈翰直接开着车进入校园朝着后面的白倩兰的研究院驶去。



    本来校园里是不让行车的,但是看到车牌是第六区的之后保安大爷也没有阻拦,只能说是上次的异种围城给他们的冲击太大了,现在只能裂能者能给他们安全感,一切裂能者优先。危情谍影



    学校里的学生们看到这个车牌也纷纷避让,知道第六区的车子一般是不会乱跑的,除非有大事儿。



    车子很快来到后面的研究院,三人下了车之后快速进入研究院,一路直接到了白倩兰的办公室。



    陈翰敲响了门。



    “进!”



    里面传来白倩兰疲惫的声音。



    三人走了进去。



    白倩兰正躺在巨大的真皮软椅上一脸疲容,看到他们三个进来之后稍微精神了一点。



    “苏乐,好久不见啊。”白倩兰强笑道。



    她的脸上多出了几道皱纹,就好像这样才能说明她的年纪,这样一想她的年纪确实是不小了。



    看着面前这个身穿白大褂的丰满女人,苏乐抿嘴点头道:“也不是很久。”



    白倩兰笑道:“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说着她起身来到沙发上坐下:“请坐吧!还要我说吗?”



    苏乐和陈翰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七酱则是落在了苏乐的肩膀上。



    “现在大祭司的情况怎么样?”陈翰进来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白倩兰拿起桌子上喝剩下一半的酒瓶扒开塞子给两人到了一杯。



    “不乐观。”



    她简单的说了一句之后直接对瓶开始吹这瓶红酒。



    苏乐觉得见到了一个假的白倩兰。



    以前的白倩兰给苏乐的感觉是沉稳的,稳定的,遇事处变不惊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尽管那个笑容苏乐并不喜欢,觉得有些假,但是这并不妨碍苏乐觉得这个人很可靠。



    但是现在的白倩兰看起来就像一个实验失败处于崩溃边缘的科学家。



    “不乐观是什么意思?”陈翰哪里还有心情喝酒,他现在只想知道大祭司的情况。



    “不乐观就是不乐观的意思,简单来说就是完全没有进展。”



    白倩兰喝完酒道。



    苏乐在一旁皱着眉听着,白倩兰说没有进展是什么意思?她没有去研究?苏乐不相信,她一定是去研究了,但是却遇到了什么完全没办法解答的难题才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