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玄幻奇幻 > 天魔降临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121,真龙血脉?本座可是龙骑士啊!

更新时间:2021-11-25
    远远看到那五道身影,师琪顿时微微一怔,低声道:



    “教主,那五人身上都有龙气,还是真龙气息!”



    倪昆对真龙气息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很熟他可是亲身享受过真龙之力淬体待遇的。



    还因此触碰到了一丝呼风唤雨的权柄。



    护体真气亦可化为龙鳞形态,获得更强的真气防御。



    所以他也一早就察觉到,那五人身上的气息,虽远不及天河龙神一缕分神带来的真龙气息纯正深邃,却也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龙气。



    “看来那五人,就是我们此次任务的对手了。”



    倪昆淡淡说道。



    这时,那五人已赶至神庙前的广场上,各择一根二十丈高的石柱,屹立石柱顶端,高高在上俯瞰倪昆一行,或淡漠或暴戾的眼神之中,都有着不加掩饰的轻蔑意味,予人一种像是俯视蝼蚁一般的傲慢感。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为首的罗师兄瞳中电芒闪烁,开口时声音隐隐带着低沉震撼的回音,像是龙兽嘶吼,散发强势威压,足以令普通人失魂落魄,浑身发软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不敢抬头。



    不仅罗师兄,其他两男两女,俯视倪昆等人时,视线亦自带上位生物特有的威压气场,被这几双眼睛同时盯着,等闲低阶真气境修士,都要浑身发抖,肢体麻痹,如遇天敌。



    然而倪昆、苏荔、公主三角站位,顶在最前,不动声色就将罗师兄五人散发的无形威压消于无形,令后方的张威、偃师等没有感受到丝毫压力。



    “我们是震雷派的修士。”倪昆淡淡说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震雷派?”那罗师兄冷哼一声,眼中暴戾凶光闪烁:“区区二流宗门,也敢出现在隐龙岛,图谋我群龙殿志在必得的宝物?”



    “哦?”倪昆眼中闪过一抹忌惮,语气亦变得凝重:“你们真是群龙殿修士?有何凭证?”



    罗师兄冷笑一声,背负双手,身上龙气骤然变浓,脸上倏地浮出层层叠叠的淡金鳞片,转眼之间,整张脸庞便被鳞甲覆盖,配上他那狮鼻深目,乍看上去,还真像是一张龙脸。



    “吾乃群龙殿当代真传弟子,罗金龙。”



    那素白宫装、神情冰冷的女子额头隆起,长出两只形似鹿茸、晶莹剔透,好似冰晶雕琢的精致小角:“群龙殿真传,素玉珑。”



    身形修长,眉梢斜挑,傲气最重的紫衫女子缓缓抬起右手,龙气漫溢之际,其修长白皙的手掌,赫然化作一只覆盖鳞甲,指爪如鹰的“龙爪”:



    “群龙殿真传,尹紫珑。”



    一身量稍矮,但脖颈粗壮,肌肉发达的男修狞笑一声,双瞳变成土黄竖瞳,唇角亦呲出两枚獠牙:



    “群龙殿真传,吴志龙。”



    一身形瘦削,脸孔狭长的男修额头长出一支刀锋般的独角,冷声道:“群龙殿真传,莫崖龙。”



    苏荔忍不住嘀咕:



    “这门派还真齐整,所有人名字里都带个龙字……”



    听得此言,罗金龙眼神一沉,厉喝:



    “你们不是震雷派的人!说,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若真是震雷派的人,又怎会对“群龙殿”修士名字中带“龙”字感到奇怪?



    群龙殿乃是五位拥有真龙血脉的修士所创。



    派中修士,大多都是他们的子孙后裔。罗、素、尹、吴、莫,便是群龙殿五大姓。



    但并非每位五姓子弟,都能成为群龙殿真传。



    非得觉醒真龙血脉,并且修出真龙特征,方有资格成为真传弟子,名字里带上“龙”字。



    此事在天宫人尽皆知,震雷派纵然已沦为二流宗门,其弟子却也不该不知此事。



    苏荔不小心说漏了嘴,让倪昆戏也演不下去了。



    不过他倒也并不在乎,知道这些人的来路已经足够,大不了之后找江踏月咨询。



    江踏月乃是在神墓打拼七年多的资深神墓行者,虽自称对天宫所知有限,但倪昆认为她一定多少知道些这“群龙殿”的根底。



    当下倪昆也不装了,微笑道:



    “我们的确不是震雷派的人。至于我们是谁……这个问题问得好。你们可听说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他抬手一指身边的长乐公主:



    “这一位,乃是主界现世,大周皇朝,大长公主。



    “此岛位于大周南海海域,亦属大周疆域。大长公主殿下巡视自家领地,天经地义。本座乃大周当朝国师,陪大长公主巡视国土,亦是理所当然。



    “倒是你们……未得主人允许,又有何资格踏足此地?”



    “大周大长公主?”那紫衫女子尹紫珑轻蔑一笑:“若是七百年前,大周大长公主当面,我等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但是如今……区区一个凡俗国度的所谓大长公主,也敢在我等面前张狂?”



    据江踏月所言,天宫炼气士,都与主界渊源颇深,大多都是为避灵机断绝之祸,躲入天宫的主界炼气士,自然知道八百年前,大周太祖威压天下,横扫八荒的威风。



    当年天命教都被打得落花流水、狼狈奔逃。其余不服大周、扶保前朝的炼气宗门、神魔妖鬼,更是不知被灭了多少。以至大周崛起之战,又有“神仙杀劫”之称。



    若在七八百年前的炼气士时代,见到大周的大长公主,真龙都得先低首致敬,更别说这几个才堪堪修出些许真龙特征的炼气士了。



    这时,那身形瘦削的莫崖龙阴恻恻说道:



    “大周太祖都殒落了,据说曾经威压天下的‘威凰宝甲’,如今也只能封在皇家宝库之中,避免灵性流失,不敢取出动用……所谓的大周天子,更是只能用命燃起神凰火,勉强延续凰家天下……区区一个凡俗大长公主,又何德何能,敢将此岛视为自家领地?”



    那矮壮敦实的吴志龙沉声喝道:



    “隐龙岛将来会是我群龙殿的道场,现在也是我群龙殿圈定的领地!尔等凡俗蝼蚁,敢不敬群龙殿,就是自寻死路!”



    罗金龙眼中暴戾之色更甚,厉啸一声:



    “无谓多说废话,碾死这群蝼蚁,自取宝物便是!”



    “谨遵罗师兄咐吩!”



    吴志龙狞笑一声,手掌一抓,一根十多丈长的巨大石柱,竟在他隔空一爪之下,被连根拔起,随手一挥间,那巨大石柱便轰地一声,照倪昆等人当头碾下。



    吴志龙出手之时,罗金龙等其余四人皆未动手,只满脸淡漠不屑地看着倪昆等人,似乎笃定只需吴志龙一人,便足以碾压倪昆一行,根本没必要劳动他们出手。



    “我来!”



    张威厉啸一声,脚掌猛一跺地,身上真气暴涌,凝成一头庞大的魔牛虚影。随着张威一拳轰出,那魔牛虚影亦作仰天顶角之势,轰地一声,撞在碾压而来的石柱之上,一击就将那石柱轰成粉碎,碎石更倒卷而回,弹片一般射向罗金龙等人。



    吴志龙手掌一挥,像是扫开一片尘埃一般,将那足以洞穿铁人的漫天碎石扫落在地。



    那莫崖龙略显诧异地说道:



    “你们居然也能催动真气?大周皇家难道已经创出突破天地桎梏的法门了?”



    罗金龙却是不耐烦地喝道:



    “修出真气又如何?区区真气境而已,蝼蚁一般的东西,莫与他们废话,速速打杀了!”九幽天帝



    “是!”



    吴志龙双掌齐出,同时隔空拔起两根巨大石柱,两手虚虚一握,像是双手各握上了一根棍棒,然后双手高举,往下重重一抡。



    那被他隔空拔起的两根皆有二十丈长的巨柱,亦随着他的动作,先往天空一扬,继而又朝着地上的倪昆等人轰然砸落。



    真气以及吴志龙觉醒的真龙之力加持之下,这两根巨柱不仅变得比百炼精钢还要坚韧,更散发出一道元磁力场,囚笼一般笼罩挤压着倪昆等人,要将他们定在原地,令他们动弹不得,只能用头硬挨这两根巨柱的轰击。



    这一击下来,张威已然无力应对。



    他甚至被那无形的元磁力场束缚,像是肩头压上了一座小山,四面八方亦被无形巨力疯狂挤压。即使以他的牛魔神力,奋起全力之下,亦只能勉强维持站立,缓缓挪动脚步。



    不仅张威,就连苏荔、长乐公主都只能勉强动弹。



    偃师、蚁王、病郎中更是被无形压力直接压得趴到了地上。



    倒是师琪,修为实力尚不及公主、苏荔,受到的影响却反是最小。



    这自是因为,那吴志龙操纵元磁之力的手段,正是其“真龙血脉”的天赋神通。而师琪因其特殊际遇,对于真龙一系的所有天赋神通,都有着极强的抗性。



    至于倪昆……



    “用真龙之力压我?”



    他不屑一笑,抬手,握拳,向天挥击:



    “本座可是货真价实的龙骑士啊!”



    嗵!



    地面轰然一震,束缚众人的无形元磁之力瞬间崩解,倪昆挥出的拳劲,如一颗逆伐天穹的流星,轰地一声,将一根巨柱炸成粉尘。



    至于第二根石柱,长乐公主眉心浮出凰焰钿纹,瞳中焰光一闪,整根石柱瞬间化为岩浆,又瞬间被抽走所有热量,化为一片细碎石屑,哗地洒落一地。



    她与苏荔,皆在真气境后期境界稳固后,又各服食一滴虺珠玉露,晋至真气境大成。



    在神墓空间,任务之前三个时辰的准备时间中,更与苏荔、师琪一起,与倪昆开了同一间闭关室修炼百日,虽未完成真气境大成阶段的修炼,那好似水银滚珠的大成期真气,亦填充了小半丹田。



    以她现在的实力,配合神凰火的威能,单挑干掉一个普通的开脉境前期修士,绝对毫无压力。一旦捕捉锁死对方气机,甚至可能出现碾压式的秒杀。



    当然,那五个群龙殿修士,都拥有开脉境中、后期修为,又有真龙血脉,在他们的真气消耗到一定程度之前,长乐公主即使瞬间耗尽全部真气,也难以用神凰火将他们烧死。



    看到倪昆随手一拳,发拳时的反震就能震崩元磁力场,隔空拳劲更是一击将开脉境真气加持的石柱轰成粉尘,罗金龙等人都不禁皱起了眉头。



    待看到第二根石柱无缘无故化为岩浆,又瞬间冷却,洒落一地,罗金龙等人更是眼角一跳,纵是神情最为冷冰,好像冰块一般的白衣女子素玉珑,淡漠眼神之中,都隐隐浮出一抹惊诧忌惮。



    “神凰火?”



    罗金龙等人齐齐看向长乐公主,五道蕴含淡淡龙威的视线注视下之下,长乐公主不慌不忙,丝毫不受影响地一挽颊边秀发,用大长公主那雍容威严的语气,淡淡说道:



    “正是神凰火。既见神凰,还不退避?”



    罗金龙眼中戾气一闪,带着低沉震撼,宛若龙兽嘶吼的回音缓缓说道:



    “想不到这趟居然还能遇上神凰火……八百年前,大周崛起,龙凰争霸,真龙大虞败而神凰大周胜……罗某祖爷,正是前朝大虞皇子,隐姓埋名,逃过一劫……今日既见大周神凰,正好算一算旧怨,宰了你这当代神凰,给我家祖爷出一口陈年怨气!”



    前朝大虞,拥有真龙血脉真龙、神凰本身其实没啥恩怨。



    虽然传说太古之时,祖龙与始凰彼此看不顺眼,恶战过无数场,但那只是因为最初的古神们,天性都是暴戾残忍,嗜杀好战。



    几乎所有的最初古神们,彼此都互相看不顺眼,祖龙跟祂老婆都血战过不知多少场。



    打完之后还不是一起生孩子,诞下无数龙子龙孙?



    所以真龙、神凰本无恩怨,真正有恩怨的,乃是前朝皇族之后,与当朝的大长公主。



    “想不到居然还能碰上一个前朝余孽。”长乐公主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当初我家太祖心存仁念,未曾穷搜天下,将你家赶家杀绝,本意是给前朝留下一点香火。可没想到,你居然如此不知好歹,竟敢在本宫面前张狂……活着不好么?”



    跟倪昆厮混这么久,大气优雅的大长公主,不觉也沾染了一些倪氏脾气,说话有了那么几分倪门风范。



    罗金龙眼珠发红,瞳中暴戾之意化作滔天杀机:



    “区区真气境,纵有神凰火又如何?杀!”



    咆哮声中,罗金龙身上电芒一闪,化作一道宛若实质的闪电,瞬间掠至长乐公主面前,右手箕张,五指如勾,指尖电芒闪烁,宛若一只雷霆手爪,向着公主面门一爪抓去。



    罗金龙出手之时,其余四人也默契同时出手。



    素玉珑瞳孔化作一片雪白,瞳孔深处,似有仿佛冰晶铸就的白龙飞舞,酷寒冻气自倪昆头顶从天而降,瞬间覆盖他全身。



    尹紫珑掌中出现一张大弓,弓臂好像鹏鸟双翼,弓弦散发淡淡龙气。她左手持弓,右手捏弦,也不搭箭,发力一拉,弓弦张开之时,一枝仿佛光芒凝就的箭矢,自行出现在弓弦之上。



    之后手指一松,光芒之箭轰地一声激射而出,直刺倪昆心口。



    吴志龙双掌齐出,隔空遥对倪昆,暴喝声中,倪昆脚下,密密麻麻的泥石手掌裂地而出,死死擒住他的脚踝小腿,更有雄浑浩大的元磁之力,笼罩在倪昆身周,要将他束缚得动弹不得。



    莫崖龙则是身形一闪,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已至倪昆背后,右臂化为一口狭长薄刀,散发着无坚不摧、无物不斩的酷戾煞气,倏地刺向倪昆后心。



    罗金龙攻长乐公主的那一刹。



    其余四人同时向倪昆发起了围攻,显然已经看出,他正是这群人的主心骨,亦是这群人中最强的支柱。



    只要牵制住倪昆,则罗金龙便可放手搏杀当代“神凰”。



    至于其他人,都只是些蝼蚁,不值一提。



    然而,尽管他们自觉已尽可能高估了倪昆,却没有想到,还是低估了他。



    素玉珑发动的,那足以令真气境大成修士沾之立毙的无形寒流,落到倪昆头上,他只作洗了个冷水澡。



    尹紫珑大弓发射的光之矢,倒是让倪昆稍微郑重,却也只是一拳轰出,拳头爆出巨大雷球,一下就将光之矢淹没。



    至于脚下那些缠抱他腿脚的泥石大手,倪昆更是看都没看一眼。



    反正本座素来刚正面不走位,擒不擒的都随你。但只要本座想动弹,这些泥石手掌亦只如家中蛛丝之于凡人,有点烦,但缠得住我就算你无敌。



    最后手臂化刀,背刺倪昆的莫崖龙,倒是没让倪昆操心,旁边的苏荔出手接了过去。



    “一个二个都不把我放在眼里,当我不存在是吧?”



    小苏圣女直接变身,额头长出两枚散发大恐怖、大黑暗气机的黑角,脸庞、脖颈以及每一寸外露的肌肤,密布深紫邪咒。满头青丝亦瞬间生长为丈许长短,漫天飘舞宛若冥府无常勾魂索命的锁链,向着莫崖龙席卷过去。



    同时双手弹出十根长达尺许的猩红指甲,施展“鬼哭搜魂爪”,挥出摄魂索命的魔音,卷起蚀骨侵髓的阴风,向着莫崖龙杀去。



    莫崖龙境界高过苏荔,但真龙血脉……



    这还真有点不好说。蛊仙景葵传



    真龙因其繁殖力太强,龙种太多,因此有强有弱。



    强的弑神斩仙若等闲,弱的被修士擒拿当坐骑、宠物、看守洞府的也所在多有。



    不像神凰与天鬼血脉,数量稀少,甚至很多年都一脉单传,一旦觉醒,就一定很强。



    那莫崖龙面对苏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索魂黑发,只看一眼,便有元神动荡的眩晕感。待到鬼哭入耳,元神眩晕更甚,阴风及体之下,护身真气亦快速消融,再生速度甚至赶不上消耗。



    这让莫崖龙大吃一惊:



    “我可是开脉境中期的真龙血脉,区区一个真气境修士,怎可能撼动我的元神,飞快消蚀我的护身真气?这女人突然变得跟邪魔厉鬼一般,究竟是什么魔女?”



    心忖之际,他身法却是不慢,一个闪烁,便消失无踪,脱离苏荔攻势覆盖。



    同一时间。



    面对罗金龙劈面抓来的雷霆厉爪,长乐公主眼中焰光一闪,罗金龙手爪轰地一声爆燃起来,虽未伤及皮肉,但爪上真气凝就的雷霆瞬间消散,神凰焰力更是疯狂侵袭他的经脉,要连他经脉中的真气亦一并引燃。



    罗金龙冷哼一声,双爪一震,火星迸射之际,手掌之上已再无一丝焰力附着。



    但他攻势亦因此缓了一缓,长乐公主身上焰光一闪,化为一团火焰,倏地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到了倪昆另一侧。



    罗金龙正待追杀,忽然听到一阵咳喇声入耳,顿时好一阵心烦意乱,满脸暴戾地侧目望向捂着胸口,咳个不停的病郎中。



    病郎中一边咳得声嘶力竭,一边抬手冲他挥了挥手,眼中还流露出一抹略带讨好的卑微,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停地大声咳嗽,令罗金龙愈加心浮气燥,烦乱不堪。



    正想随手挥出一爪,隔空取了那痨病鬼性命,一道淡金雷霆从天而降,嘭地一声炸在罗金龙头上,炸碎了他发髻,令他满头长发披散下来。



    罗金龙一呆,难以置信地看向冲他发雷的女子,就见那貌似清纯的女子对他歉意一笑,又抬手一指,数道闪烁着冷月清辉的风刃便糊到了他脸上。



    罗金龙乃开脉境后期真龙血脉,脸上龙鳞防御之强,堪比倪昆面皮,这几道风刃糊脸,自然不痛不痒。



    可被蝼蚁闪电劈头、风刃糊脸,对罗金龙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顿时暴吼一声,要先杀了那个敢当面打他脸的小女子。



    可刚待动作时,四肢却感觉有点迟钝,像是被无形之力束缚。



    往自己身上一瞧,瞳中电芒一闪,立刻映照出十根透明纤细,宛若渔线的丝线,正紧紧缠缚着他四肢关节。



    还有某种阴冷诡异的气息,正不断往他关节经脉中侵蚀,似乎要占据他的身躯。



    罗金龙眼中血丝密布,循着那十根丝线,一脸暴戾地看向操纵丝线之人。



    就见那乃是一个须发皆白的驼背老者。



    那老者正眯着眼操纵丝线,被他一眼瞪来,顿时骇了一跳,脸上浮出尴尬笑意,还冲他谦卑地点了点头。老者身边一尊衣着繁复精致的女孩人偶,甚至还对他福了一福。



    罗金龙脸颊抽搐,两眼变得一片血红,暴戾之意化作实质,就要发力挣断丝线,先干掉那老者这些透明丝线虽然有着诡奇异力,但还是不足以真正伤到他!



    这时,罗金龙脚下地面忽然绽裂,一群飞蚁裂地而出,转眼就爬满他全身,在他身上啃来啃去,虽无法立马啃破他的护体真气,更啃不破他脸上龙鳞,可被蚂蚁爬在身上乱啃,更是令罗金龙本就有些难以压抑的暴戾杀意,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前朝皇族一系的真龙血脉,秉性异常暴戾,嗜杀成性,残暴无情,几乎代代都出暴君。



    罗金龙脾性亦是暴戾无比,平时无缘无故都要杀人解闷,更何况此时被他眼中这些小小蝼蚁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挑衅?



    当即仰天大吼一声,狂暴龙气轰然爆发,瞬间驱散身上所有的负面状态。



    丝线被挣开,偃师口喷鲜血跄踉后退。



    已隐隐开始影响他呼吸的疫毒被驱散,病郎中掐着自己的嗓子,一头栽倒在地,脸色铁青,差点被自己口水呛死。



    飞蚁成片磨灭,直接变成灰烬,让蚁王心疼地快要滴血。



    师琪被那狂暴龙气迎面一冲,也是脸色煞白,受了内伤罗金龙的龙气,可不是吴志龙的龙气可比。



    吴志龙以龙气发动的元磁之力,师琪可以轻松抵抗,但罗金龙这狂暴噬血的前朝皇族龙气,瞬间就对师琪仅只“虬龙阶”的真龙血脉造成了碾压压制,令她难受得几欲窒息,喉头亦涌起一股腥甜气息。



    不过,师琪等人的联合攻势,虽然未对罗金龙造成任何值得一提的伤害,却成功阻挠了他对长乐公主的追击,令得公主可以从容蓄势,对着罗金龙发动全力一击。



    长乐公主双眼凝视罗金龙,动念之下,丹田真气瞬间清空。



    在她真气耗尽,脸色煞白,身形摇摇欲坠之时,清脆悠扬,又蕴含恐怖威压的神凰鸣唱声响起。



    公主眉心浮现神凰钿纹,赤红钿纹自她眉心一跃而出,化作一只拖着华丽尾羽,通体赤红的迷你神凰,振翅之间瞬息穿越空间,闪现到罗金龙面前,钻进他左眼之中。



    轰!



    罗金龙左眼瞬间化为一个焦黑空洞,烈焰自他眼窝喷涌而出,护体真气也同时爆燃,整个人一下就变成了一尊通体燃烧的火人。



    张威抓住机会,腾空而起,手握殒钢重锤,全力一锤,轰在罗金龙头顶。



    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声中,通体起火的罗金龙痛哼一声,咆哮着反手一挥,张威顿时咚地一声,像是被开了大脚的足球一般,横空抛跌出百丈开外,重重砸落在地,将地面砸出一个硕大的人形深坑,七窍流血地昏迷过去。



    “罗师兄!”



    而见到罗金龙着火,素玉珑冰冷漠然的脸上闪过一抹震惊,雪白双瞳转移视线,紧盯着罗金龙,寒流平空涌现,当头浇下,帮罗金龙灭火。



    吴志龙亦大喝一声,双手连连挥舞,为罗金龙加持元磁护盾,抵御神凰火。



    尹紫珑冷哼一声,调转大弓,瞄准公主,要杀她泄愤。



    莫崖龙亦闪现至公主身侧,手臂化刀,向她斩去。



    长乐公主却一动不动,只一边拿出补气丹药服食,一边紧盯着罗金龙。



    她知道,以她修为,就算是耗尽真气的一击,也不足以烧死罗金龙这等修为深湛,血脉非凡的强者。但她这一击固然杀不了罗金龙,也绝对不会让他好受。



    这是当代神凰与前朝真龙之争,长乐公主纵实力不济,也绝不甘示弱。



    至于她自己的安全,她根本毫不担忧。



    她身边,可是有一根绝对可靠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有他在,一切无忧!



    轰!



    雷鸣声起,射向公主的光之矢,被倪昆一发雷极神拳打爆。



    铛!



    金铁交击声中,莫崖龙手臂所化,那看似无坚不摧、无物不斩的手刀,亦被倪昆手刀横斩,横空截下。



    手刀碰撞之下,倪昆掌上皮肤只是略微出现一抹红痕,且很快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我这‘睚眦之刃’,等闲开脉境后期都不敢徒手硬接,他怎么……”莫崖龙眼中刚刚浮现一抹不可思议,便觉背心一凉。



    最擅补刀捡漏的苏荔,一对赤红手爪,已然撕破他护身真气,狠狠刺入他脊背之中,直透肺腑。



    【今天两章又有一万三千字,求月票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