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超维术士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2807节 真实的世界

更新时间:2021-09-22
    “艾达尼丝表现的如此强势,甚至已经比曾经的引路人更加的强大。而奥拉奥又万年没有现身过,智者主宰只猜他在沉眠,就没有怀疑过,他遭遇到了不测?”黑伯爵问道。



    智者主宰:“按照契约,她不会对奥拉奥动手的。”



    “契约,呵。”黑伯爵有些不屑的嗤了一声:“万年前的契约,如果从来未曾更新过,漏洞不会比筛子少。”



    “更何况,就算有契约,奥拉奥不现身你不会怀疑他已经死了?或者说,他被软禁了?”



    智者主宰看着黑伯爵,淡淡道:“就算我往这方面想,又有什么意义呢?”



    对黑伯爵这位正统的诺亚后裔来说,艾达尼丝绝非什么守护先辈遗泽的人,她现在的所作所为更像是诺亚一族的敌人。而奥拉奥,虽然看上去默认了艾达尼丝的行为,但谁知道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如果真的出问题了,那奥拉奥的行为也能理解。



    至少,在黑伯爵看来,奥拉奥或许才更接近于遗留地的守护者。



    但智者主宰与黑伯爵的立场、想法都不一样,智者主宰对奥拉奥的确有一些旧情,但这种情谊不过短短几个月时间。而艾达尼丝,则是和他打交道了足足万年时间。



    比起奥拉奥,智者主宰显然更在乎艾达尼丝。



    而且,奥拉奥的结局无论是死、是被软禁,对智者主宰而言都无所谓。因为他的价值,现在远远低于艾达尼丝。



    艾达尼丝派来的幽奴,帮助稳定了魔能阵的污秽能量;艾达尼丝本人又精通魔能阵,悬狱之梯遭遇虚空风暴也是艾达尼丝帮助稳定大局的。



    所以,奥拉奥现在无所谓,艾达尼丝才是更重要的。



    更何况,智者主宰通过很多细节分析与推测,基本可以确定,奥拉奥并没有出事,他的确大部分时间在沉眠。



    还有,艾达尼丝也绝对不可能对奥拉奥动手。



    甚至,智者主宰怀疑,艾达尼丝之所以还留在地下水道,就是因为奥拉奥的原因。



    他们之间的羁绊,具体是亲情、友情亦或者爱情,智者主宰并不知道。但艾达尼丝所作所为,绝对考虑了奥拉奥的感受。



    要不然,以智者主宰对艾达尼丝的性格了解,她真下定决心对付诺亚后裔,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回首过往,艾达尼丝对诺亚后裔可以说相当留情面了,就算被幽奴吞下去的诺亚后裔,在肉身上也是毫发无损。基本只要丢到空镜之海里洗一通记忆,确定不会记得地下水道之事后,就会活着放他们离开。



    这听上去好像很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很难。因为空镜之海相当的危险,哪怕是镜内生物都要小心翼翼的前往。艾达尼丝每次都如此繁复的将诺亚后裔记忆洗掉,然后放走,不就是考虑到奥拉奥的情绪么。



    包括这次也一样,艾达尼丝主要针对的是安格尔,对于诺亚后裔可压根没说什么……当然,也因为这次诺亚后裔在艾达尼丝看来和以前差不多,所以根本没放在眼里。



    黑伯爵也不傻,站在智者主宰的角度考虑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也不怨智者主宰考虑的太过功利,换做是他,也会先考虑现实问题,再去谈其他。



    不过……



    “你既然已经决定和艾达尼丝站边,又为何要选择帮助我们?”



    黑伯爵的这个问题,并不是他们第一次问,只是此前智者主宰都回答的很模棱两可。既然这一次智者主宰要表现诚意,那在同样的问题上,他是否会有新的答案?



    智者主宰这一次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内在原因有很多,有主观想法,也有潜意识的推动,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真要一一列起来,我自己都不一定能把原因全部列出来。”



    “但,这些原因都是细碎的,是内在的一种驱动力。归咎到一个核心,其实就一个词。”



    智者主宰停顿的时候,伸出了手指,在真言书上写下了一个字符。



    变。



    这个字符,在大陆通用文里最基础的释义是:打破既有的现状。



    而智者主宰想要表达的,也恰好就是最基础的释义。



    维持现状,好处很多不假。但是长久下去,只会安于现状,疏于应对变化。



    智者主宰能维持这样一个稳定的现状……万年,但是,他的寿命不可能让他再维持一个万年。甚至,不寻找解法,没有突破之机,千年都是一个问题。



    智者主宰不可能不在意自己的寿限,但除了寿险外,他更在意的还是,能否看到奈落重新焕发荣光。



    如果仅仅像以往那般,只是默默的等待奈落归来,智者主宰不认为在有限的寿命里能看到任何的希望。黑客霸主



    所以,他一直在思考,有没有办法打破现状。



    直到安格尔等人的到来,智者主宰从他们一路上的表现里,看到了一丝希望。



    或许,这就是他所要等待的变数。



    “糊弄谁呢,我才不信。”多克斯低声嘀咕。



    智者主宰看向多克斯,没有说话,但眼神中的询问之意却是很直白。



    多克斯:“主宰大人期待的不就是变数么,但期待外在的变数,不如自己去制造一个变数。我反正不信,主宰大人会将我们当成变数。”



    在智者主宰的话里,他们的重要性无限被拔高,这可能吗?不是多克斯不识抬举,而是这些话听在多克斯的耳里,简直就是太“抬举”他们了。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是



    智者主宰真的期望地下水道这万年的平衡被打破,希望有所变化,为什么偏偏要挑遗留地动手?



    奥拉奥和艾达尼丝这两个“灵”,在智者主宰此前的言语中,可没有重要到能影响地下水道未来前途的地步。



    所以,拿晴空诗室来讲地下水道的“变”,这让他怎么去相信智者主宰的话?



    智者主宰:“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的其实也没错,偌大的地下水道,纵然成了废墟一片,但想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变数也并不容易。”



    “我知道你们之中一些人,大有背景。光是依仗靠山的能力,就能让地下水道翻天覆地。”



    “可,破坏很简单,破局却很难。”



    “对我而言,我需要的是破局,而不是破坏。”



    “我从来不祈望,能够一下子就破局。”智者主宰低声道:“对我而言,晴空诗室就是一个撬点,只要能将它撬动,很多凝固的僵局便能逐渐松动。”



    智者主宰所图的是,撬一点,而谋全局。



    至于为何晴空诗室会成为破局之始,原因很简单,因为整个地下水道,就只有晴空诗室没有被智者主宰所控制。



    只有完全掌控地下水道,智者主宰才会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实施“打破现状”的手段。



    “讲的很美好,但都是理想。”多克斯:“而理想,是很难实现的。”



    众人其实是赞同多克斯的,只是他们都没有开口。



    在沉默了数秒后,黑伯爵问道:“你凭什么认为我们是变数?你期望我们去了晴空诗室后要做什么?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撬动那破局的点?”



    智者主宰:“只要你们能顺利抵达晴空诗室,在那之后什么都不需要做,随波逐流,任由时局发展即可。”



    “咦?”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明白智者主宰这么做有什么用意。



    前一秒才说他们是重要的变数,后一秒怎么就有种“弃子”的错觉?



    “不用惊讶,命运并非绝对既定,就算是预言巫师也很难在命运的浪涌拍来时能及时上岸,在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随机应变,才是对既定命运的修正。”



    “我在你们进来之前也没有任何计划,随着时局的变更,我也会不断的修正自己的想法,而到了现在,虽然我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是绝对正确的,但它已经趋于成熟,我也愿意为此冲动一次。”



    智者主宰说完后,或许是见众人眼中疑惑还是未消,便用更直白的语气道:



    “就像之前一样,你们什么都没做,她不就已经开始出现异常举动了么?我不知道她为何异常,但我认为,你们的存在,就是一个变数。”



    “当变数进入晴空诗室时,破局之始,其实就已经在蓄势而动了。”



    智者主宰在说出这番话的同时,真言书上也在不断的显现文字,可见,智者主宰的确是将自己的内心想法剖析了出来。



    只是,是真诚的剖析,还是有选择的剖析,那就难说了。不过,至少他现在所说的话,众人能听懂,且真言书也告知他们智者主宰说的是真话。



    既然智者主宰都说到这个份了,黑伯爵也不再就这个话题追问,而是问道:“除此之外,关于遗留地、晴空诗室,智者主宰可还有其他的情况要补充?”



    智者主宰到现在为止,讲了很多当年之事,也讲了一些晴空诗室过去的状况,但这些都是表面的,关于晴空诗室如今的情势,以及更深入一点的内容,几乎完全没有谈到。



    “晴空诗室目前的情势,我所知并不多,不过,我已经呼唤了对内情有所了解的过来了。”



    “谁?”
当家俏厨妃


    智者主宰:“你们见过的,很快它就相见。”



    智者主宰顿了顿,继续道:“你们可以趁现在,问一些其他的问题。或者说,你们已经没有问题了?”



    智者主宰话毕,多克斯就跃跃欲试的举手道:“我,我我!”



    智者主宰看着多克斯,轻声道:“嗯……暂时仅限于地下水道的问题。”



    多克斯的立刻蔫了,神情萎靡的放下了举起的手。



    这时,瓦伊怯怯的举起手:“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智者主宰点点头,示意瓦伊说。



    “艾达尼丝扮演镜之魔神,为何要拉上奥拉奥?还有,镜之魔神真的不存在吗,那些信徒最后的归宿又是什么?”



    瓦伊的问题,前一个众人还比较关注,后一个问题嘛,就没什么意义了。至少对现在的情况来说没什么价值,毕竟这已经是万年前的事了。



    “为何奥拉奥也在镜之魔神中扮演了角色,这个……我也不知道。”



    智者主宰在奈落城陷落之后,就见过奥拉奥一次,魔神信徒盗宝已经是后来发生的事了,那时起他就联系不上奥拉奥了。



    “不过,根据我从抓到的一些信徒那里获取的情报,基本可以确定,奥拉奥没有参与这个镜之魔神的计划。”



    “或许是艾达尼丝强行拉进去的吧,以此来宣示,自己所作所为都是奥拉奥首肯的。而奥拉奥拿回奥古斯汀与玛格丽特的东西,外人也的确没办法质疑。”



    安格尔对智者主宰所说是认同,但他这时也补充了一句:“从这个印记设计的角度来说,其实体现的是镜子的两面。”



    “镜有内外,对应的魔神印记也该有内外之别。也即是说,印记里出现镜中之神、与镜外之神,才更符合印记本身的意义。”



    “安格尔说的也有道理。”智者主宰看向瓦伊:“你可以自己选择相信哪一个说法,或者两种说法都信,也可以。”



    瓦伊内点点头,的确两种说法都可信,而且也不冲突。信哪一个都可以,他个人是觉得,两个都可以信。



    “至于你问的第二个问题。”智者主宰:“据我了解,并没有听说过深渊有什么镜之魔神,或者说有类似的魔神,只是不在贫瘠之面……嗯,你们应该知道贫瘠之面是什么意思吧?”



    安格尔和黑伯爵点点头,但其他人却是茫然的四望。



    智者主宰叹了一口气,简单的说了一下深渊的相位之面,而南域巫师界所对应的就是“贫瘠之面”。



    俩学徒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去深渊都是在最最表层,而且还是在据点城附近。



    完全不知道深渊更深处是什么情况,更加没想到,他们所见所知的深渊,居然只是深渊的一个普通相位之面。



    要知道,哪怕只是贫瘠之面都已经庞大到了极点,他们无法想象,深渊还有其他更多的相位之面。而其他的相位之面,也有他们没有听说过的魔神……



    “这就惊讶了?泛位面大的很呢,比南域更大的世界比比皆是,当你们踏上旅途的时候,就会慢慢习惯的。”多克斯一副经验老道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



    卡艾尔虚心接受。



    但瓦伊却是冷冷讥讽道:“你不也没有听过贫瘠之面么,现在装什么装。”



    多克斯:“我只是……”



    “你只是没有情报来源。”瓦伊替多克斯回答:“为什么没有情报来源呢?自由啊,自由多么可贵。美其名曰自由,其实说白了就是给自己的无知找个漂亮的外壳粉饰。”



    瓦伊的话,直戳多克斯的心坎。



    的确,他不知道贫瘠之面,就是情报缺失的原因。在南域的大事小事琐事,他都有自己渠道,但一到南域外面,更大的世界,他就完全懵逼了。



    而作为巫师,他也不可能永远拘泥在南域。



    总有一天,他要走出去。可走出去,却没有任何情报来源,那他大概率只会迷失在茫茫虚空。



    沉默了片刻后,多克斯从鼻腔里哼哼道:“现在没有情报很正常,以后不就有了。”



    多克斯虽然说话声音很低,但众人都听到了,也明白他的意思。



    他显然已经打算对安格尔“以身相报”了。



    瓦伊轻哼一声,没有说话,但内心是为挚友的选择而高兴的。



    而安格尔嘛,则是轻轻一笑,在心中已经思考起,该如何发挥多克斯的能力了,尤其是他那独一无二的灵感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