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九章 斗

更新时间:2019-05-06
    “王小姐”在黑暗里无声的笑起来。

    跃动的微弱火光将她的影子投在无头的神像上。

    仿若满屋子的影影幢幢都是妖魔在蠢蠢欲动。

    她解开腰带,宽松的道袍滑落在地,露出雪白的肌肤,年轻姣好的身段暴露在空气中,最是美不胜收,只是她脸上的裂口却让这一幕显得诡异而恐怖。

    她又将头上的发髻散开,乌黑的长发垂下来,头发分开收拢在胸前,双手伸向脑后。

    “刺啦。”

    轻微的撕裂声中。

    头皮居然如同衣物一样被脱了下来,露出个硕大的蓝色恶鬼头颅,这恶鬼瞪着铜铃样的眼睛瞧着李长安。

    李长安却似乎仍旧没有醒来,背对着恶鬼一动不动。

    恶鬼裂开大嘴,露出锉刀一样的牙齿。

    它捏住头皮,小心翼翼往下拉。

    不多时。

    一个身高足有一丈长的庞大鬼物,就从“王小姐”娇小的躯体里跳了出来。

    “王小姐”或者说蓝皮恶鬼,先是将褪下来的人皮小心收起,规规整整地铺在祭台上。

    这才越过火塘,走到李长安背后,明明身躯庞大,行走之间,却能如同猫一般悄无声息。

    恶鬼贪婪的目光在李长安身上巡视,似乎犹疑着该挑哪个部位下口。

    大腿、手臂、背脊、腰肋?

    毕竟第一口总算最美味的。

    最后恶鬼的目光落到了李长安脖颈上。

    恶鬼慢慢靠近,大嘴也缓缓张开,锉刀一样的利齿间滴下腥臭的涎水。

    “果然和这画上一模一样”

    一个声音淡然响起,恶鬼的动作顿时停下,他扭动脖颈在庙内迅速探视几眼,最后发现,说话的居然是“熟睡”的李长安。

    炸雷声响,破庙内一片惨白。

    原来背卧的李长安手中正拿着一本书,书页翻开,上面彩绘着一个狰狞鬼物,通体碧蓝,眼似圆铃,牙似锉刀。

    恶鬼眼仁顿时缩成了针尖。

    这不就是它么!

    一时间,这恶鬼竟有些犹疑。

    道士总有些奇奇怪怪的法术,一不小心,总有妖鬼上恶当。

    心中犹豫,身体就下意识退了一步。

    正踩在李长安解下的甲胄上,顿时甲片崩散,好好一副甲胄就解了形状。

    这一下,这鬼物却回过神来,狰狞的鬼脸上升起一股恼怒。

    一个还要倚仗凡人甲胄的小道士会有什么本事?

    它张开大嘴,作势欲扑。

    明明背对它的李长安,却立刻有了应对。

    他身也未转,头也未回,只是掏出一个物什指向恶鬼。

    惊雷再起。

    白光照彻庙宇。

    那物什却是一根厚实的铁管子,后部安着木制托柄,木柄上一个根棉线已经燃到了尽头。

    恶鬼身形一滞。

    “这是什……”

    “砰!”

    巨响中,火光乍现。

    大量细碎的铁砂从管中喷薄而出。

    恶鬼来不及反应,便被尽数命中。霸气小农女:世子,碗里来

    恶鬼的蓝色皮肤厚实且坚韧,大部分铁砂也只是穿透了皮肤,就卡在了肌肉中。这火铳声势虽猛,但造成的伤害却不过是皮肉之伤。

    可是痛!

    痛彻心扉。

    痒!

    痒入骨髓。

    可它动也动不了一下,连转动眼珠都办不到,那铁砂一击中它,就有股无形的力量镇住了他。

    “扑通。”

    恶鬼直挺挺仰面栽倒在地。

    庞大的身躯震得整座破庙都微微摇动。

    李长安一下子就翻身而起,神态动作哪儿有刚才的淡定。

    他吃力的翻动恶鬼,又挪了块大石头,踮起恶鬼的头颅,凸出粗大的脖颈。

    然后抄起带来的大斧,划破拇指,以指作笔,以血为朱砂,飞速在斧面上绘制起一道血符。

    “天煞煌煌,地煞正方,吾今下笔,万鬼消亡。”

    持咒之后,将血抹在斧刃上。

    对着恶鬼后颈,轮圆大斧。

    “喝!”

    …………………………

    荒山破庙,风雨飘摇。

    雷光间息时。

    黑暗中,只听得男人粗重的喘息,和沉闷的斩剁声。

    庙内。

    李长安浑身浴血,汗流浃背,而他斧下的恶鬼,只剩下小块皮肉相连。

    跟着老道这一个月,李长安最大的收获不是学了几手粗浅的符法,而是认识到——鬼是人变的,妖是有血肉的。

    一斧头下去,照样皮开肉绽,无非是骨肉紧实些,要多费些气力。

    李长安双手扶住大斧,剧烈喘息几口,便奋起最后的力气。

    一斩而下。

    “锵。”

    斧刃磕在坚硬的青石上,火光溅起。

    李长安虎口一痛,大斧脱手而出。

    同时,恶鬼头颅也终于被砍了下来,轱辘几圈,滚到了李长安脚下。

    李长安没有大意,反倒退了几步。跟着老道一个月,他还是学着些谨慎的作风。

    直到恶鬼轻微抽搐的尸体彻底没了生息。

    李长安这才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了血水里。

    大功告成!

    没了那股子杀鬼的兴奋,李长安此时却感到又累又后怕又庆幸。

    他夜宿破庙,本就是打着以身为饵,吸引恶鬼现身。

    这火铳,是委托王知县借助官府的力量,驱使良匠连夜赶制,那铁砂更是用老道留下的祖师符箓炮制过。

    李长安做足准备就等恶鬼上门。

    可笑那鬼物还编了个大小姐迷路的鬼话。这骗得过符咒,可骗不过李长安。

    果不其然,假寐了半宿,那鬼物最终还是露出了本来面目。

    可即便如此,李长安这次赌命也是凶险万分。

    譬如他拿书页画像给恶鬼看的一幕,那不是他故意装逼。

    而是关键时刻,那引线燃得太慢,他不得不用话唬住恶鬼争取时间,幸好这鬼喜欢化作美女吃人,是个动脑子的,要是碰着个莽鬼,这身首分离,流血满地的,就是李长安自个儿了。九难化龙

    休息了一阵,李长安挣扎起身。

    他翻身做到祭台上,首先就看到恶鬼铺在台上的画皮。

    好奇之下,经不住抚摸下去,入手细腻滑嫩,就好像……少女的皮肤?

    人皮?!

    他手上一抖,险些拿捏不住,神色变化几下,便把这画皮放到一边。

    李长安不再管它,他翻出黄壳书,一页页细细翻看起来……

    没变化?

    李长安愕然。

    他之所以来找蓝皮恶鬼玩儿命,还不是寄希望与这本书能起什么变化,甚至于送他回到原来的世界。

    可现在……

    李长安不信这个邪,他又把书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翻查起来。

    他却没发现,在他翻查的功夫,那恶鬼的尸体却在缓缓溶解。

    那尸体终于化作一滩浓稠的血水。

    突然。

    一股时隔一月的眩晕感再次袭来。

    匆忙间,他只来得及抓住那件人皮。

    等李长安回过神。

    周遭是个陈设简单的房间,席梦思床,衣柜,桌椅。他打开床头的开关,日光灯亮起,照亮整个房间。

    如此平凡简单,李长安却兴奋到又跳又叫。

    “我回来了!”

    房门一下被撞开,大伯气势汹汹地闯进来。

    “贼……”

    待看清屋内是何人之后,他表情顿时转为惊愕。

    “长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搞成这样子?”

    …………

    李长安离去后的破庙。

    天光微亮。

    庙外响起一个刻意压低的苍老声音。

    “臭小子?”

    “你在里面吗?臭小子。”

    随后,闪进一个小心翼翼的身影。

    老道拎着长剑,做贼似的进了破庙,第一眼就看见满地的血水,以及散落的甲胄斧刃。

    …………………………

    李长安不知道老道又去寻他,也不知道老道看到一地鲜血会是什么想法。

    此时的他正在李老爷子坟前。

    “爷爷,你安心休息吧,改天我再来看你。”

    他规规矩矩磕了几个头,起身拿起一把铁铲。

    坟边有一个刚挖开的小土坑,土坑里放着一本被透明胶包裹起来的黄壳书。

    他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挥动起铁铲。

    那边那个充斥着妖鬼、道术、冒险的世界虽然瑰丽刺激,但同时也充斥悲苦,朝不保夕。相较之下,李长安还是选择这个平平凡凡、庸庸碌碌,却也平平安安的世界。

    就是对不起了师父。

    李长安轻轻一叹,大步离去。

    可是……

    命运来袭时,如同荒野中遭遇瓢泼大雨,卑微的凡人又能在何处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