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十章 鬼屋

更新时间:2019-05-06
    李长安吸溜了一口泡面,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

    尽管选择了现代社会,但可惜现代社会也不尽美好。

    简单来说,李长安断粮了,他原本也有一份月工资2000出头的工作,但可惜他请假参加老爷子丧事时,与老板起了冲突。穿越回来之后,李长安发现双方时间虽然不同步,但那边一个月下来,这边也过了七八天,一来一去,公司这边就逾期了。

    一回到公司,李长安就被告知,他被开了。

    祸不单行。

    就在李长安估算着自己微不足道的存款能撑多久时,他接到了房东的电话。

    “小李,还没睡吧?”

    李长安看了眼时间,20点整。

    “有事您说。”

    “前些天你电话一直打不通,人也找不见……”电话那头的房东絮絮叨叨一阵,才抛出真正想说的话,“过几天,我儿子就要结婚了。”

    “啊?哦,恭喜……”

    “谢谢,我的意思是,我那儿媳妇不愿意和老人住在一起……”

    “……”

    “那个婚房……”

    好吧,李长安听到这里也明白了,他得搬家了,而且听房东的意思他还得尽快滚蛋。尽管有些猝不及防的愤怒,但租房的合约却是要到底了,李长安也没打算和对方争辩什么,爽快的答应下来。

    不过这样下来,李长安就得尽快找到一个新的房子以及工作。

    他打开租房子的网站,一条条租房信息看下来。

    条件满意的价格贵。

    价格合适的条件差。

    忽然,他眼前一亮,一条刚刚刷出来的租房信息出现在他眼前。

    ……………………

    次日,午后。

    李长安抬头看着小区门口上几个鎏金大字。

    “春华公寓。”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他打开手机信息,上面写着春华公寓2栋14—4。

    这是李长安昨夜看到那条出租信息的地址,信息里出租的房屋很是让他满意,三室二厅,家电齐全,押一付一,环境不错,交通便利,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便宜,一千块钱出头,几乎算是白捡。

    李长安虽然很是不相信会有这等好事,但还是本着碰运气的想法,当时就打了电话。

    电话那边答应得也爽快,表示随时都可看房,但有个条件,看房必须是在白天,最好是中午12点。

    于是乎,李长安中午吃了碗泡面,就挤公交来到这春华公寓。

    这春华公寓是个有些年头的小区,小区里的单元楼也是没有电梯的楼房,每一栋楼上也看不见个标识。

    李长安正寻思着是不是打电话给房东,让他下来接自个儿。

    刚掏出手机,旁边就插进句话。

    “小伙子,是来租房的。”

    李长安转头瞧去,旁边是座凉亭,凉亭里聚着一帮打牌的大爷大妈,一个在旁边观战的大妈冲着李长安搭话。

    “您老看得真准,我是来看房子的。”李长安点头,却是有些好奇了,“您是怎么看出来的?”

    “嗨,也没啥,这小区多的是租房子的。”大妈摆摆手,嘴上说着没什么大不了,脸上却满是得意,“我看你东张西望的,就知道你八成也是找房子的。”

    “小伙子,你是准备租哪栋的房子,我给指路。”

    “谢谢阿姨。”

    闻言,李长安赶紧翻出手机,指着屏幕念到。

    “2栋14—4。”

    念出地址,却许久没听见回声,他纳闷抬眼一看,却惊讶瞧见,满亭子的大爷大妈都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那个要为李长安指路的大妈,面色则更是纠结怪异,她支支吾吾一阵,才说道:圣域天帝

    “小伙子,你这房子吧,它有点……”

    “你就是李长安,李先生吧。”大妈话说到半截,突然旁边冒出来个男人。

    这男人瘦得像根竹竿,鼻梁上架着副眼镜,他自我介绍到:“我姓刘,就是昨晚和你电话联系那个,我等你老半天了,来,往这边……”

    这男人急匆匆把李长安催促着走。

    李长安笑吟吟的跟上,心里头却疑惑,看着这架势莫不是那房子还有什么猫腻?

    …………………………

    4-4号房间在4楼走廊的尽头。

    它的房门很是陈旧,许多地方表漆脱落,露出下面斑斑的锈迹。门前的地面上也是积满了灰尘,似乎楼道清洁时故意避开了这一段。

    “很久没人住了。”

    刘姓男子讪笑着说道,转过头,就在嘴上轻声咕叨了几句,似乎在抱怨物业管理。

    李长安不以为意,他抬头看着门上,那里悬挂着一面镜子和一个刷把。这是当地的一种风俗,乔迁新居时用来辟邪的,许多老人家还坚持着这个习惯。

    只是……

    李长安目光又落回房门上。

    正常人家最多贴个“福”字,而这4—4号房间的门上却贴着个钟馗像。

    刘姓男子看到李长安的脸色愈来愈古怪,赶紧解释道:“这房子以前是我老丈人在住,老人家嘛,比较封建迷信……”

    一边说,他一边就掏出钥匙。

    “赶紧进去看房子嘛。”

    说吧,他插进钥匙,撞了几下房门才将这门打开。门一开,一股子霉味儿就直直往人鼻子里钻。

    “太久没人住,通下风就好。”

    刘姓男子转头解释,带头跨进了房内。

    李长安却没有立刻跟上,他驻足在房门前,目光在屋内扫视一圈。

    怪不得这么便宜,原来满屋子全是“脏东西”。

    …………………………

    “我这房子,面积大,装修也好……要不是我急着用钱,我能这么便宜租出去?”

    刘姓男子一进屋就不停的在王婆卖瓜,殊不知,李长安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他的身上。

    他眼光不停在屋内各处巡视,小小一间屋里,藏着的鬼怕是有十来只。

    左边墙角那只,脖子上一圈乌青,舌头吊的老长,应该是个吊死鬼。

    右边电视机旁的,浑身浮肿青白,约么是个水打棒。

    那边跟着刘房东屁股后面转悠的,腰腹之间血肉模糊,肠子肝脏隐约可见,兴许是被卡车碾过。

    ………………………………

    在那边世界也没见过这么多鬼挤到一间屋子里。

    李长安看着新奇,那些鬼也没想到有一种能力叫“通幽”,只当李长安眼珠子转个不停是在看房子。

    一阵之后,那缩在电视旁的水大棒打了个招呼。

    几个鬼物便朝他聚了过去,围成一个小圈,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李长安拖了把椅子坐在它们旁边,架起二郎腿,光明正大地偷听起来。

    “咱们这次怎么吓这两个活人?”

    “这次用‘鬼遮眼’。”

    “有……有用么?”

    “怎么没用?现在的城里人有几个见过真正的黑,到时候突然蒙住他们的眼睛,眼前一下子就伸手不见五指,保管吓得屁滚尿流。”

    “先吓谁?”

    “那死竹竿吧。”吊死鬼拍板决定,“这次把他弄惨些,省得没事就往咱们屋子里领人。”

    浑然不知自己接下来的命运的刘姓男子总算是停下了嘴巴。我在异界发布任务

    “李先生,我这房子的质量,你要是错过了,保管全中国你都找不到第二间。”

    他拍着胸口信誓旦旦,李长安却是不置可否。确实,这么一套塞着这多鬼的房子,别说全中国,全世界都难得找到第二间。

    “你考虑得怎么样?”

    李长安笑了笑也不答话,只是用手指着客厅窗户的方向。

    刘姓男子还以为李长安发现了什么破损,赶紧看过去,可一眼下去,冷汗刷的一下全冒了出来。

    客厅朝阳那边有一扇大窗户,两人进屋时,就把窗户打开透气。可现在,那窗户却在一点点自己关上,窗帘也在一点点自己拉上。

    终于,厚实的窗帘垂下来阻挡住外面的阳光。

    “外……外面的风……风大,这窗窗……窗帘也坏了。”刘姓男子浑身抖个不停,连话也打着颤,“我……我们还是去……去外面……”

    “砰。”

    刘姓男子一直刻意敞开的房门也突然关上。

    他脸上顿时一片煞白。

    “李……啊!”

    他又想说些什么,可水大棒已经躲在了他身后,一把捂住他的眼睛,到口的话变成了一声尖叫。

    他的裤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湿了一大片,身子一软,已经摊到在地,竟然一下子就被吓晕了。

    屋里的群鬼顿时一阵欢呼,那水大棒抬手示意安静,然后就朝李长安这边打了个眼色。

    早就守在李长安身边的吊死鬼接到指令,它似乎第一次吓人,很是紧张,还像个活人一般,深深吸了口气,长舌头在胸前直摇晃。

    它伸出双手,绕到李长安左边。

    李长安扭头看着它,脸上似笑非笑。

    它愣了一下,又吸了口气,挪到了右边。

    李长安的目光也跟着来到右边。

    它眨巴眨巴眼睛,迟疑着挪回左边。这次李长安的目光没有跟着过去,它才松了口气。

    它差点以为眼前这男的能看见它呢!

    它晃荡了几下长舌头,壮着胆子把手伸向李长安的眼睛。

    可突然。

    它自己反倒先是眼前一黑。

    一个砂锅大的拳头印在了它脸盆子中央。

    ……………………

    “啪!啪!”

    脸上火辣辣地疼痛惊醒了刘竹竿。

    他茫茫然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面带微笑的李长安。

    “李先生?”他神色茫然,“你也死了么?”

    “还没醒?”李长安脸色一黑,抬起手又要来两下。

    刘竹竿赶紧护住瘦脸,连声叫到:“醒了!醒了!”

    这时,他终于注意到他此时正在楼道上,4-4的大门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他打了个哆嗦,顿觉下半身凉飕飕的。

    “李先生,那鬼……”

    “什么鬼?”李长安笑着打断他的话,眼睛眨也不眨地说道,“刚才你突然就晕倒了,我想把你送去医院,没想到刚拖出门,你就醒了。”

    拖?他刚才用了个“拖”字吧!

    刘竹竿还没回味过来,李长安就继续说道:

    “大白天的哪儿有什么鬼?不过你这情况也危险,突然晕厥,不是心脏病就是脑溢血,你年纪轻轻的……”

    李长安摇头叹气,然后对失魂落魄的刘竹竿问道。

    “东西带了么?”

    “啥?”

    “租房合同啊。”李长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房子不错,我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