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四十七章 新的受害者

更新时间:2019-05-06
    虫子的触须已经探进了老神棍的耳朵。

    老神棍却全然不觉,仍旧四下张望着,殊不知他寻找的要命的死神正在他的耳后!

    “别动!”

    李长安一声断喝,老神棍不明所以,他转过头来,迎面便是一截雪亮的剑尖。

    他被这突然的一剑吓得手脚冰凉。

    只觉得,耳朵上凉飕飕的,那一剑却是贴着他耳朵,间不容发飞了过去。

    “你……”

    他正要质问,却听着“啪叽”一声,一个东西掉在了脚边,他随之低头看去。

    却见着方才苦苦寻找的大蟑螂正在脚边,蟑螂的头部被劈成了两半,却仍在挣扎着要翻过身来。

    他的脸顿时变得和头发一般颜色,像是被针刺了一记似的,猛地退了一大步。

    见此,他哪里还不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他摸着被剑刃割出细细伤口的耳沿,还有些许疼痛,但却满心庆幸——差点儿就被这虫子钻进了脑子里!

    “李先生,多谢救命之恩。”老神棍心有余悸。

    李长安摆摆手,取回了这一枝小剑,低头看了眼已经成功把自己翻过来的蟑螂。

    “咔嚓!”

    一脚将其踩扁,然后从残骸里也找出了一片晶石碎片。

    张素玄站在一边,瞧着室内的虫子和死尸,脸上一轮风云变幻,却是有些打退堂鼓,他期期艾艾问道:“李先生,现在又该怎么办?”

    李长安让他稍等,然后闭着眼,将注意力全放在嗅觉上。

    片刻之后,却还是摇了摇头。

    他之所以能最终这些虫子,就是依靠着虫子身上那无形之线上的气味儿。方才为救张素玄,他只得出书切开大蟑螂的脑袋,那时这无形之线便立刻消散。空中残留的气味儿,也被现代城市复杂的气息裹挟冲散,已是难以辨认。

    然而,大蟑螂身上蔓延出的无形之线,其实不止一根,这里只是其中一处而已。也就是说,在城市的许多地方,仍然有可能有虫子作祟。

    这已经超出了李长安的能力范围。

    他站起身来,说了句让张素玄如释重负的话。

    “报警吧。”

    ……………………

    警局内。

    无论是警察还是群众,经过大厅时,都不禁将目光投注在厅内的某个角落上。夜坠星河

    倒不是他们少见多怪。

    毕竟一个年轻人,手里提着一把剑,站在警察局里,还一副泰然自若地模样,却是也是够奇怪的。

    张素玄没有报警,或者说,他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王局长,他将李长安的猜想以及现场情况报给手机那头,那王局长立刻便重视起来。

    毕竟虫群吃人的案子如若只有一例,那还可以用遇见了某种稀少奇异的自然现象来解释。可在短时间内又发生了另一例,那便极可能是性质极其恶劣的、却手段未知的连环杀人案了!

    且照着李长安的想法,极可能出现,或者已经有了其他的受害者。

    这便容不得他不慎重对待了,那王局长立刻发动了警方的力量全城进行调查搜索。同时,亲自带队封锁了现场,李长安也第一次见到了这王局长,一个大腹便便的老瘦子。

    这局长也不含糊,兜头就给了李长安和张素玄一个顾问的头衔。

    不得不说,国家机器转动起来,产生的能量确实惊人。

    没多久,两个死者的共同点就被找了出来。

    这个死者名字叫隋亮,也是这个城市底层中的务工人员,且与钱程一样,之前住在某个公寓之中,却在不久前,前后脚搬离了原来的公寓,却也在前后脚的时间内相继死在虫子手里。

    虽然,这线索很少,但好歹开了个头。

    所以,警方立刻便将那个公寓的住户叫到警局,于此同时,也让各方注意有没有什么突然消失,又或者突然不出门的人。

    ………………………………

    身为顾问,李长安是有资格参与案件的。

    所以,在警察同志询问公寓住户时,李长安也拎着他的配剑,施施然站在一边,引得其他人频频注目,他却不以为意,反倒转头问着旁边的矮胖警察小唐——他也被临时调过来,处理这个案子。

    “怎么就这么点儿人?”

    到来的住户只有稀稀拉拉两三拨人,还没有旁边的警察多。

    小唐瞧了眼,解释道。

    “那个公寓是个偏远地儿,价格便宜,住的人不是打工的,就是刚毕业的外地学生,流动性强,短时间能找来这么几个,已经很不错了。”

    李长安点点头,目光在几个住户脸上打量了一阵,便定在其中一个男子身上。

    这个男人眼窝深陷,瘦的像个骨架子,不就是之前,在钱程楼下撒泼打滚的白修业么?

    这白修业似乎是警察局的“常客”,一点不见局促,一副葛优躺的模样占了两个位置。快穿之炮灰变反派

    旁边的其他住户对他避之不及,特别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更是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缩得远远的,将头埋在领子里。但她越是如此,这白修业越是拿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她,嘴角牵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

    “这人?”

    李长安指着这白修业,转头向小唐询问。

    小唐是亲眼见过李长安的本事的,不敢怠慢,赶紧回答。

    “这人叫白修业,就是一毒虫,不过这女的之所以不敢见他……”小唐胖脸上勾起一抹鄙夷,“……还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

    “什么亏心事啊。”

    小唐话音方落,旁边就插进一个女声,却是老神棍的女儿张倩张队长。

    “没!没!”小唐赶紧摆手,“我就胡咧咧。”

    他又连忙抱起一堆文件。

    “对了,王局还等着这些文件了,你们慢慢聊聊啊。”

    说完,撒腿就溜。

    兴许是习惯了手下老鼠见猫的态度,张倩也没有多想,只是难得的用这张总是紧绷着的脸,笑了笑。

    “别听他胡说,这个白修业……。”她迟疑了一下,“也算个可怜人吧。”

    “这人算是进局子的“熟手”,他的情况我们也很了解,这人有一种怪病,一发作起来身体里到处都疼,他开始就用吗啡镇痛,后来渐渐产生抗药性,就染上了毒瘾……”

    “……只是可怜了他的女儿,只有三四岁,很可爱的一个小家伙,就他一个瘾君子拉扯着。好在这人还没坏透,毒瘾再大,也知道给女儿一顿饭吃。”

    ……………………

    张倩说了阵话,便自己忙去了。

    她前脚刚走,小唐后脚便溜了回来。

    正巧,李长安也有了个小小的疑问。

    “你们的法医室在这层楼么?”

    “法医室?”小唐挠了挠脑袋,“不在呀,咋呢?”

    话音方落。

    走廊上忽的响起一声高喊。

    “又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什么了?

    这时,张素玄却忽然钻了出来,拽住李长安就往外面走。

    “李大师,快来!找到新的受害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