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六十二章 京观

更新时间:2019-05-06
    四野寂寂,黄沙漫漫。

    这一代草木丰茂,偏偏到了这小小一片平地,草木枯死,土地干裂成沙。

    而在这片干涸土地中央……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百十个头颅,一层层码放在一起,堆成一座小小“京观”。

    京观,李长安是知道的。乃是军人炫耀武功,震慑敌人的手段。

    可这座用手无寸铁的无辜者堆积的“京观”,在这片杀得没了人烟的土地上,能震慑些什么?

    鬼魂还是野兔?

    李长安放在剑柄上的手攥得死死的。此刻,胸中涌动着拔剑的冲动,奈何,敌手却不在此处。

    他终究松开了握紧剑柄的手,胸中却愈加闷顿,他打量这些头颅,发现左耳都被割下。

    李长安转身询问带他过来的老人。

    “是叛军做的么?”

    这方世界中央虚弱,无力弹压四方,各地藩镇割据,叛乱四起,纵兵掠民者不知其数。李长安一介游方道士,又自认为是过客,所以也不甚理会纷乱的局势,但也听闻到,朝廷发兵讨伐这一带的叛军。这战势一起,平日就军纪松弛的叛军,自然更加肆无忌惮,从那吃人的孙仲便可见一般。

    “不。”老人却摇头,告知了一个有些出乎意料的结果,“是朝廷的官军。”

    “官军?”

    李长安初时还有些惊愕,下意识里认为官府就是保护民众的,代表着官府的官军又怎会屠杀自己的人民?可随即又意识到,这可是封建社会乱世的战场中,匪过如梳,兵过如篦概莫如是。

    那边,老人继续说道。

    “官军还没到,城里的贼人就强行征走了村里的粮食,我等还想着等官军打赢了这些贼人,我们这些小民的日子就好过许多,这当口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谁知道等官军一来,也要征粮。可怜我等的粮食早已被贼人征走,哪儿来的粮食上缴。可那征粮的军爷却说,交不出粮食,全村便是叛逆!我也只好哀求他宽限三日,让我等尽力筹措……”

    说到此,这老人已然声泪俱下,连带着周遭的村民也一并哭泣起来。然而,云过月现,便只有无头的腐尸立在路旁微微颤抖,夜风伴着啾啾鬼哭声浪荡四野。

    “……谁知,还未到三日,便又来了一队兵丁,话也不说,见人就杀!可怜我那三岁的小孙儿也被斩下了头颅,一并码做这个!”

    月亮再次隐没,腐尸又幻化回人。

    老人戟指着那京观,眼中泪水流尽淌出血水。他愤愤然走向那京观,还在哭泣的村民们齐齐变色,呼唤了一声。

    “里正爷!”

    只见老者刚靠近那京观,忽的,百十个头颅便齐齐张嘴瞪目,厉风伴着尖叫骤起,老者便似被迎面狠狠撞了一下,倒飞而回。

    老者落在地上,这下,却连生人的幻化也维持不住,变回了无头腐尸的模样。村民们赶紧聚集过去,都张开嘴吐出丝丝青气,这些青气汇聚到老者身上,老人又变回人的模样,只是委顿了许多。

    他推开搀扶他的手,颤巍巍站起来,对李长安拱手拜道。

    “乱世人命如草芥,我等虽然遭此横祸,但也没什么报仇雪恨的念头,只求早早离开这凄惨人世。”

    他语气悲愤。

    “可道长也瞧见了,我等头颅俱被扣押在此,无法下葬,只得游荡在这伤心地……我等小民,做鬼也要被欺压么?”

    “老丈放心。”

    一番话听完,李长安只觉得胸中意气难平,他拱手慨然回应。

    “李长安必竭尽所能!”

    ……………………

    道士脚踩沙土,手提长剑,慢慢靠近那座“京观”。鸦飞雀乱的1988

    十步。

    九步。

    ……

    三步。

    两步。

    一步!

    他慢慢小心逼近,然而却没有出现老者靠近时出现的情况。

    “难不成只针对鬼魂?”

    李长安瞧着已近在眼前的头颅,伸手尝试取下一个。

    忽的。

    “当心!”

    耳后传来一阵惊呼,接着便是一道厉风。

    这袭击虽然突然,但李长安的神经却也时刻没有放松。

    他立刻转身,同时使了一招“苏秦背剑”。

    “锵!”

    一把鬼头大刀凭空而现,重重砍在剑身上,却被借着扭身之势卸开力道,末了,李长安抓住时机,一剑刺出。

    电光火石间。

    李长安在眼角余光中瞥见剑刺中了偷袭者,然而,长剑刺出传回的手感,却好似刺了一个空。

    道士赶紧后退两步,拉开距离,抬眼一看。

    来袭者,手持鬼头大刀,身披锁子甲,但却周身插着些箭簇,浑身黑气缭绕,原来是一个鬼兵。

    “这下可有些棘手。”

    李长安正打量间,那鬼兵已大叫一声,黑气涌动间,挥刀扑上来。

    但凡战殁之后,能化作鬼兵的,都是战场厮杀的老手。

    李长安不敢大意,持剑迎上。

    一人一鬼甫一接手,鬼兵一刀砍过来,李长安一贴一引一绞,鬼兵手中大刀居然轻而易举被挑飞了?

    这?难道是假的鬼兵?

    李长安正诧异时。

    那鬼兵已欺身而上,一把夹住剑身,手顺势抓住了李长安的手腕。

    …………

    剑身上的符咒飞速燃烧,而鬼兵身体与剑接触的部位,黑气剧烈翻腾,发出冷水入热油般的“滋滋”声响。

    那鬼兵却是眉头也没皱一下,抓着李长安的手,反倒越来越紧。

    “他要做什么?”

    李长安抬眼看去。

    那鬼兵怪笑一声,便张开大嘴,只见一团星云状的白气在其中汇聚。这些白气呈丝状,给人一种强烈的锋锐感,哪怕这鬼兵自己便是控制者,但这白气汇聚时,依旧将他的口腔与面部割出无数黑气翻滚的伤口。

    “白虎煞气!”

    李长安心头一凛。这鬼兵难缠就在于此,但凡是战殁之鬼,骁勇凶恶反在其次,倒是一口白虎煞,锋锐无比,销金断玉只是等闲。

    这鬼兵气力不小,饶是李长安一时半会儿也挣脱不得,免不了挨上一口白虎煞气。只可惜,这鬼兵万万想不到,手里这道士有一门变化之术,唤作“通幽”。

    李长安忽的身子一缩,然后如那弹簧一般,猛然展开。

    “咚。”

    道士的头顶与鬼兵的下巴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

    当即,李长安一声痛呼,鬼兵也是一声闷哼,也因这触不及防的痛楚放开了道士。盛世纤城

    李长安不敢久留,脚下用力一蹬,已飞速退开。

    一抬头,便见着那团煞气在鬼兵口中爆开,如箭如戟的煞气从头颅四处穿透而出。眨眼间,鬼兵的头颅就好似个扎满孔洞的猪膀胱,四处漏着黑气。

    受此重创,这鬼兵仍然挣扎着聚拢散开的黑气,不肯就此消散。

    李长安只好送他一程。

    “斩妖。”

    剑上蒙起青光,已将其拦腰斩断!

    鬼兵顿时爆作漫天的黑烟,在这团浓稠的黑烟里,一道青光悄然飞遁而去。

    李长安在腰间一抹,一掷。

    一支小剑已然飞出,将这道青光截做两半,一半仍旧破空而去,一半却飘然落下。

    李长安走去将其接在手中,青光消散,却是半截黄纸。

    这纸张入手细腻,上面虽然也用朱砂绘着天书符文,但边沿上,却用靛青勾勒出繁复的纹路,看上去是一道华丽的符纸,但在底部却写着“哀牢山封仁清敬义”,这不像哪个神明的名字,反倒像是道士自个儿的姓名与道名。可谁家写符咒会落自己的款?难道不是符咒,而是……

    “敕书?”

    李长安有些不确定,他听得老道讲过。“敕书”这东西,是有跟脚的道门子弟,凭借着祖师或者道派名义,呼神唤灵襄助施法的高级货,似上景门这类祖上没阔过,近来还没落的小道门是决计没有的。

    既然那鬼兵上携着有这东西,筑京观的缘由怕也不会简单!

    “道长?”

    李长安正寻思着,旁边却传来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他扭头,一众村鬼眼巴巴的看着自个儿。

    他心头一动,管他什么缘由,杀戮无辜民众,和邪魔有什么区别,那施法的道士若是敢来寻自己,那一剑斩了便是!

    ………………

    不在其中纠结,李长安心里当下也畅快了许多,他大笑着对无头鬼们笑道。

    “解决了。”

    鬼群里顿时沉寂下来,好似这帮鬼没一个有这心里准备,忽然间自己的头颅能够取回,却一时没了反应。

    忽的。

    “哈哈哈!我的头!”

    一声欢呼,好似打开了闸门,整个鬼群都沸腾起来,冲着那“京观”一拥而上。

    “我的头又回来啦!”

    “这个头是我的……这个头是你的……”

    “哎,这头看来有些像我。”

    “呸!昏眼贼,这是老娘的!”

    …………

    群鬼哄闹着,把李长安都给挤到了一边。

    他看着好笑,正要去寻个地儿坐下,一转身,却见老者还矜持着站在原地。

    “小儿辈让道长见笑了。”

    李长安指着涌动的鬼群,问道:

    “老丈不去寻自个儿的头颅么?”

    老者笑着轻抚长须,正要作答,旁边忽的插进一个声音。

    “里正爷,我找着你的脑袋呢!”

    却见一个小伙儿,手上抓着一团乱糟糟的白色毛发,拔萝卜似的把一个人头从京观里拔出来。

    老者眼珠一瞪,急得跳脚骂道:

    “歹!你个臭小子轻点!别把我的胡子弄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