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七十五章 山君有请

更新时间:2019-05-06
    夜半,这鬼宅来了第二位访客。

    此时,空间泛起阵阵涟漪。

    不多时。

    石棺又成了高床软榻,落在地上的干尸成了一个个别致花瓶,这阴森墓室又变作布置风雅的客房。

    而另一边,那访客显然没什么耐心,听那又急又重的声响,怕是马上就要上脚了。

    李长安瞧了眼马三,群鬼抬头尽是茫然不知。

    他只得领着群鬼与呼延夫人到了前院,嘱咐女子藏好,便让马三去开门迎客。

    “原来是柳使者。”

    门前寒暄一句,马三便引进一个男子。

    道士抬眼一瞧,却是乐了。

    这男子的扮相委实有趣的紧。

    上半截子身着儒衫、头戴方巾,下半截却配着个花裙子。脸上搽着胭脂,手上捏着丝巾,走起路来混若无骨,一路摇摇曳曳来了中庭,一双三角眼四下打量,张嘴便吐出截蛇信儿。

    “吆,马三喇,你家主人不在么?“

    马三跟着进来,脸上摆出先前那副木讷模样

    “我家主人听闻山君妻子新丧,担心山君身边无人伺候枕席,正巧附近遇到个美貌女子,正要去把那女子抓来献给山君。”

    “你家主人倒是有心,不过不必了。”

    这蛇妖翘着兰花指儿把那丝巾轻轻一抖,马三默不作声躲得远些。那蛇精也不在意,只拿丝巾掩住红唇,腻声说道:

    “山君昨日巡山,得到一绝色美人,那模样俊俏的,就是青丘来的狐狸精儿都是及不上的,当时山君就认定,那美人是下一位妻子啦!”

    说着,他掏出张大红帖子。

    “今日我来,就是为了送请帖的。”

    “如此恭喜山君了。”

    马三道着喜,语气却是丁点儿起伏也欠,这蛇妖看得无趣,眼珠子就落在旁边瞧热闹的李长安身上。

    “哎哟,哪儿来的小哥儿,面生得很啊?”

    几人早有准备,马三也就不紧不慢说道:

    “这位是我家主人的远房表亲。”

    “老鬼的表亲?”

    这么一说,这蛇妖反倒来了兴致,绕着李长安转了两圈,蛇信在空气中探了几探。

    “怪哉,怎么是个活的?”

    李长安顺口敷衍。

    “鄙人不是鬼,自然是活的。”

    “不是鬼?是妖么?”蛇妖想着这鬼类的亲戚自然也是妖怪一类,于是乎又探出信子,“可咋没啥妖味儿勒?”

    “新近为妖不成气候。”

    “咋的人味儿这般重?”

    “好不巧,正是人变的妖怪。”

    “人变的妖怪?这倒是稀奇!”

    这蛇精板着手指,一顿盘算。穿书:攻略那个大反派

    “咱蛇变的是蛇妖,那耗子变的是耗子妖,这人变的么……”

    他一拍脑门。

    “对了,是人妖!”

    人妖?

    李长安脸上表情霎时僵住。

    都说打蛇打七寸。道士眼神灼灼往那蛇妖上下一扫,却不知这化作人形的蛇,七寸在哪儿个地方?

    “吓,这小哥儿……”

    这蛇妖那手帕遮起脸来,露出一双三角眼滴溜溜往李长安身上转。

    “……眼神直勾勾的好不渗人,咱家可是正经儿的雄妖怪。”

    说罢,把那红帖子塞进马三怀里。

    “咱家还有帖子要送,这就告辞了。”

    ……………………

    “如此说来,那老鬼倒也真只想着牵一回红线?”

    那蛇妖走后,李长安寻思了一阵,觉得其中颇有些关联,仔细一询问,终于晓得了事情始末。

    原是附近的山里住着个“山君”,刚死了老婆,正巧这呼延翼两口子路过此地,偏偏那妇人相貌又生得别致,这老鬼又着急舔那山君的沟腚子,一来二去,就动了歪心思……

    “呸!”呼延夫人啐了一口,“这腌臜老物!”

    道士笑着没搭话,只想着这山君是什么来路?

    这“山君”二字,在古籍中,一是指老虎,二是指山神。

    他扭头问马三。

    “这山君,是猛虎得道,还是山中神灵?”

    “呵。”

    那马三脸上难得露出表情,却是嘲讽不屑。

    “道长太抬举了,哪里是什么虎妖、山神,不过是一老魈罢了。”

    “这老山魈仗着有几分道行,趁着这乱世的功夫,收拢了一大批山精野怪,自己取了个‘山君’的名号。”

    “那山魈淫性深重,最好掠走美貌妇人,但其性情狞恶,所掠妇人不是被其折磨致死,便是不堪其辱自杀,算上之前那位,已经有五六十个美貌女子被他掠走,受辱而死。”

    听完这一番话。

    李长安蔚然叹息,这世道当真是处处险恶。

    本只是顺手除掉一个老鬼,却牵扯出一个妖怪山大王。这妖怪还真和人一般,数目一多,便互相勾连。

    不过到此,李长安也想明白这么处理这帮怨鬼了,那就是……

    管他的呢!

    既然不害人,那就由他去吧!自己就一野道士,又不是什么天使判官,还能裁人罪业?

    说到底,道士也没什么“天下大同”的梦想。在这混乱的世道,所能做的也不过是,顾身边事,除眼前恶。

    于是,道士也不再纠结,正要吩咐群鬼将呼延夫人护送回家便了事。

    此时。无限白书

    “咚咚咚。”

    大门又一次被敲响。

    莫不是那蛇妖瞧出什么破绽,去而复返?

    ………………

    嘱咐妇人再次藏好,李长安这次便同马三一起打开大门。

    甫一开门,便见一个雄壮身形堵在门口,似乎打量着门旁石兽。

    “不慎失路……”

    见房门开启,那人转过脸来,话到半截竟是一愣,然后却遮住脸转身就走。

    李长安赶紧上前一步,叫到:

    “可是燕兄?”

    …………

    “非是燕某忘恩负义,实是愧对道长。”

    李长安叫住来人,没想还真是刚分别没多久的燕行烈。

    道士便把大胡子拉进来,询问到底发什么什么事儿?

    “与道长分别后,害怕被白莲教发现,便也一直在旷野中行走,却不料还是被一好手发现偷袭,等某好不容易击退那好手,回过头来……”

    大胡子面有愧色,一言难尽。

    李长安才仔细打量他,发现他不仅是孤身一人,连身上的斗篷甲胄也不见了,浑身上下就一柄配剑。

    “那妖女?”

    “不见了。”

    “你那黄骠马?”

    “也丢了。”

    “那你的符箓法器呢?”

    这镇抚司中,似燕行烈这等沙场出身,在术法一道半路出家的府卫,除了武艺之外,所有本事可都在那些物件上。

    “在马上一并没了……我当时正在疗伤……哎,算了。”

    大胡子意兴阑珊。

    “之后,我也在山里找了一阵,结果却是失路到此。”

    还能说什么?祸不单行呗。

    李长安沉吟片刻,询问到:“接下来,燕兄打算怎么办呢?”

    大胡子一咬牙。

    “只有向司里求援了。”

    “你就不怕……”

    道士话未说尽,大胡子却是点点头,苦笑一声。

    “奈何……别无他法。”

    “我现在连那妖女是死是活,是回到了白莲教,或是落到其他人手中都是不知?”

    李长安正要点头,却忽的灵光一现。

    “我倒是有点儿头绪?”

    说着,他从马三处讨来那张喜帖,摆在燕行烈面前。

    “山君有请,不知燕兄赏不赏脸?

    推荐:天蚕土豆大神新书《元尊》、猫腻大神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