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八十四章 化魔窟

更新时间:2019-05-06
    言情 .,最快更新地煞七十二变最新章节!

    千佛寺,水陆大会。

    一声锣鼓响,今日的喧嚣便又可告一段落,佛爷、权贵、百姓俱都各自归家。

    值日的沙弥骂骂咧咧开始清扫起地上狼藉。西边上日色昏沉,他估算是赶不上晚饭了,倒不是工作量增加了许多,只是昨日里还有些清贫善信帮忙,今儿却不知突然没了踪影。

    当真不像话,这礼佛的事儿,又不是和尚念经,怎能这般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懈怠?

    “呸。”

    他啐了一口,直了直腰,一抬头就在一水儿光头里,发现了两个格格不入的和尚,一老一少正往山上走。

    这俩和尚身上灰扑扑的僧衣打满补疤,一眼便知不是本寺中人。

    他道了声晦气,三两步上前,用长扫帚将两人截住,冲那老和尚道了声阿弥陀佛。

    “且住,本寺法会之际,概不挂单。”

    这沙弥的态度颇为骄横,这老和尚却也不恼,只还了句阿弥陀佛捧出个木盒子。

    “劳烦禀告主持师兄,千佛寺北宗弟子了悟,奉师觉显禅师法身归寺。”

    ……………………

    天光未暗,那经堂里早早燃起了油灯。

    寺里的大和尚一个不落,全挤在这小小经堂,齐刷刷把目光投向房间的一侧。

    那里,一个老和尚正在翻检着今年新鲜出炉的肉身佛们。还别说,几日的法会开下来,这肉身佛们都变得如那铜铸的一般,皮肤上泛着金光,乍一看,好真似那庙中供奉的佛陀。

    但这老和尚却是摇了摇头。

    “品象尚可,只是其中一具还差些火候。”

    老和尚指着最边缘的一具,仔细看这具肉身佛脸上的金光确实要薄淡些,若是再仔细点,就可瞧见它脖颈上环着一道细痕,还有些乱七八糟的针线。

    “特娘的。”

    武僧头子见状低声啐骂一口,把硕大的身躯又往角落里缩了缩。

    只是现在没人因此找他麻烦,大和尚七嘴八舌闹哄哄吵作一团。

    “要我说,还是朝廷给的单子太重。”

    “呸,要不是贩给私家,朝廷那点单子不是绰绰有余。”

    “呵,某人拿钱的时候可不是这般说的!”

    ……

    “好了,经堂里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眼见得吵闹快发展成全武行,主持老爷猛拍桌子镇住全场,一锤定音道:

    “这次也拿窟里的顶上吧。”

    话音方落,房门便响起敲门声。

    “进来。”

    一个僧人推开门,快步走到主持身边,俯下身轻声禀告。

    打发报信的僧人退下,对着一屋子探究的眼神,主持和尚摆摆手说道:

    “无甚大事,觉显老和尚死了,了悟送他尸骨归山。”

    “哦。”先前翻检肉身佛的和尚眸光一闪,“可留有法身。”

    主持却是嗤笑一声。

    “那法身是什么人都能修成的?一盒子骨灰罢了。”

    说罢,他转头对角落里武僧头子说道。

    “了难,化魔窟多是你门下打理,你跑一趟,送那了悟进化魔窟,也好让他早早下山。”

    武僧头子起身答应,临出门却迟疑问道;

    “那丧金……”

    主持不耐烦摆摆手。

    “从库中取几两银子打发了便是。”

    武僧头子点头应诺,出了门却是摇起了头。

    “主持也忒吝啬,这觉显师徒好歹也算是千佛寺同门……”

    他唤来门前的侍立的和尚。

    “你去库中取一百两来,就记在我的支度上。”

    ……………………

    薄暮。

    雾岚从山坳间漫出来,如极薄极薄的轻纱披在山道的石阶上。

    一打走进山门,那小和尚的脖子连轴似的转个不停,好似那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哪儿看哪儿新鲜。

    实际上,他们尚在山脚,那千佛寺还在山腰子上了,现在沿途所见,多是花草石树,偶尔瞧着个落脚的凉亭。

    只时不时越过茂密的树冠,瞧得山上刷得雪白的高墙以及金灿灿的琉璃瓦。这一切,都是他长大的破败小庙中不曾见过的。

    小和尚瞧了眼远远在前方引路的千佛寺和尚,光鲜的衣衫和抹了桐油的锃亮头皮,他局促地拽了拽身上改小的旧僧衣,不禁问道:

    “师傅,咱们真的和千佛寺是一家的么?”

    老和尚了悟胡子一颤,眨巴眨巴眼睛说了句俏皮话。

    “谁家还没个发达的亲戚?”

    别看这师徒俩个一身寒碜,但与这豪奢的千佛寺还真是份数一脉。

    这千佛寺最开始并不叫“千佛寺”,而是唤作三佛寺。

    相传在三百年前,郁州一带地龙翻身。当时这郁州城外紧挨着立着两座山,一大一小好似大人牵着小孩,附近人便唤它叫爷孙山。可这一番山塌地陷,那孙山就抹掉了“脑袋”,露出山腹里一个直通幽冥的魔窟。

    霎时间,窟中妖魔一涌而出,不过几日,郁州是白骨遍地、怨气冲天如云蔽日,当时此间有三位同门的高僧空见、空性、空衍,三位高僧不忍生灵涂炭,便自投魔窟,化作三身佛镇化邪魔,庇佑了一方安宁。三人的徒子徒孙为了看守孙山的魔窟,便在这爷山建了这三佛寺,后来寺中出了变故,老和尚这一脉出走,三佛寺也改作千佛寺了。

    然,虽分出了支脉,两方的关系却也没恶化,老和尚这一脉仍旧承认自己千佛寺的身份,每当宗主圆寂后,法身也都会送回千佛寺,放入那化魔窟,与祖师一同镇化妖魔。

    若是不出意外,自己最后的归属也是一抹尘土寄入山窟吧。

    老和尚正暗自感怀。

    “师傅,师公他老人家明明已经证得肉身不朽,你怎么还把金身烧成骨灰呢?”

    老和尚听了顿时一个激灵,赶紧前后瞧了瞧,见得无人注意,才松口气,嗔怪地瞪了小和尚一眼。

    “我是怎么说的……放聪明些。”

    小和尚翻了个白眼,接了下一句。

    “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做的事不要做。”

    老和尚满意点点头。

    小和尚却是讨了个没趣儿,干脆又打量起沿途景致。

    此时,山道旁渐渐少了怪石老木,多了亭台楼阁、飞檐画栋,两侧里,开始见着各式各样雕琢精致的石像,好似迫不及待要让访客见识到——什么叫珈蓝宝地,什么是佛法庄严。

    小和尚瞧着瞧着,眼中每多一份新奇,脸上就多一分疑惑。

    这是佛法么?

    虽没开口,但老和尚如何不晓得弟子心中所想。

    想当年,他第一次跟着师傅归山,也是这般疑问,也是这般年龄。

    只不过当年的老和尚,人死烧成灰装进小小盒中,当年的小和尚成了老和尚,带着个新的小和尚,又走上这条故道。

    长阶漫漫,溪水泠泠。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

    “这是祖师的诗?”重生在韩

    老和尚了悟含笑点头。

    想当年,三僧中空见慈航普度,空性法相庄严,空衍旷达风雅,素有诗僧的美名,也因了这份风雅,还有起一灵不昧转世为人的传言。

    “师傅,传言说咱们师祖转世托生不忘前尘,既然如此,他老人家为何不回寺呢?”

    “当然是因为传闻是假的。”

    前方忽的插进一个粗豪的声音,前方迎面走来壮硕的中年和尚,正是武僧头子了难。山间夜寒,他却只松垮垮披了件单薄僧衣,露出浓密的胸毛和坚实的筋肉。他迈开步子,虎虎生风。

    “不过是些秃驴作得几句歪诗,拿着空衍祖师的名头招摇撞骗罢了。”

    他先冲着老和尚行了一礼,而后一巴掌拍在老和尚的肩膀,把那老身骨砸了个趔趄。

    “了悟师兄,多年不见,老当益壮嘛!”

    ………………

    化魔窟窟口在孙山顶部的平台上,四周皆是峭壁,唯有一道索桥与爷山相通。

    若非没有其他路径,了难是不乐意踏上这索桥的。他体型太大,身子太沉,一个人能顶三四个的分量,这座三百年的造物在他脚下,总是加倍的嘎吱作响与摇晃,好似下一刻就得散架一般。

    不过了悟师徒俩个倒是习惯了穿山越岭、走村访寨,这点摇晃也如履平地。

    好不容易过了索桥,了难抬头一看顿时脸色发黑,但见一个幽深洞窟前,一帮子赤膊的僧人借着酒肉搏戏正欢,连索桥上来了人都浑然不知。

    “你们这些兔崽子,就是这么做看守的?”

    他当即便恶狠狠冲上去,挨个踹成狗啃泥。完了,还不解气,挥起砂砵大的拳头,砸得这帮僧人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好了好了。”老和尚慢悠悠跟过来,“时候不早了,了难师弟,咱们还是先把我师父的法身安置好吧。”

    喝酒吃肉赌博,也算是千佛寺和尚一大特色。这了难所恼怒的,更多的是在北宗人面前丢了颜面,瞧着老和尚递来了梯子,他也利索地下了台阶。

    “以后再收拾你们!”

    又叱骂了一句,他便引着师徒俩进了化魔窟。

    ………………

    小和尚常听得师傅提起化魔窟,在老和尚口中,这化魔窟充满了传奇的色彩,可如今亲眼见了,却没想会如此……

    阴森?

    窟中湿冷,时有水珠从顶上滴入脖颈,激得人打冷战,耳边缠绕着“嘶嘶”的如蛇一般细小声音,小和尚晓得那是风穿过缝隙。

    四周黑暗,唯一的光亮来自于那个像土匪多过像和尚的师叔手中的火把,借着这点儿火光,小和尚鼓起勇气,打量起这洞窟。

    窟中两侧,被铁栏隔开一间间牢笼,笼中的犯人大多都是萎缩在角落,一动不动,若是还听得轻微的喘息,看见他们脑袋跟着光源转动,小和尚还以为他们早已死了。

    兴许是因为那些藤蔓吧。小和尚发现,洞窟里生长着一些怪异的藤蔓,手腕粗细,外表光滑无叶,囚徒们无一例外,都被这藤蔓死死缠住。

    忽而,小和尚瞧得旁边的牢笼中,一个囚徒被藤蔓吊在了石壁上,他的大半个身子都嵌进了石壁中,若不是他被火光所激,脑袋稍稍动了一下,小和尚便当他是一块凸出的山岩了。

    吓,小和尚脚步一顿。

    仔细回想,先前石壁上那些凸起的块垒,莫不似一张张模糊的人脸?

    这发现震得他心神摇晃,待他回过神来,已落下队伍老远,洞窟里阴湿黑暗裹挟过来,他觉得自己好似也将化作石头,打了个激灵,一边念着阿弥陀佛,一边加紧脚步跟上。

    重新追上师傅的脚后跟,小和尚才稍稍松口气,迟疑了一阵,终究还是旁敲侧击地问道:

    “了难师叔,这些人要关到什么时候?”

    了难随口应道:

    “自然是把业障化尽的时候。”

    “如何才算把业障化尽?”

    大和尚停下步子,打量了他一眼,笑呵呵指着牢笼中某个半个身子嵌入石壁的囚徒。

    “如他这般,就差不多化尽了。”

    小和尚闻言心中一紧,面上欲言又止。了难和尚回头却是看了个分明,他咧着嘴冲老和尚说道:

    “了悟师兄,你这徒儿倒是好心肠,可惜用错了地方。”

    说罢,他指着一个囚徒。

    “此人唤作吕徒,会些采阴补阳变换雌雄的邪术,常化作女身潜入良家后院,将良家女子采补至死。”

    “这斯叫普赤,是南疆的蛊师,惯用活人人心头血饲蛊。”

    “那人是龙图道人,混账一个,勾连师傅妾室,灭了自家师傅满门。”

    ……

    一路深入洞窟,了难和尚随指随走,口中所述听得人胆战心惊。

    “如何?这帮家伙可都该打入阿鼻地狱,可值不得半点怜悯。”

    小和尚听了虽点头称是,但脸上仍有些犹疑,在了难口中他们穷凶极恶的罪人,而小和尚一路看来的,却是一个个麻木不仁在折磨中慢慢等死的囚徒。

    迟疑许久,他还是期期艾艾问道:

    “既然是罪大恶极,何不当即处决,何必……”

    何必平白折磨许多年?虽未说出口,话里话外却透着这个意思。这下子,了难和尚只是笑了笑,没有应答。

    化魔窟,化魔窟。化去了魔,自然成就了佛。这天下寺庙不知几凡,开法会收集信愿的更是不少,可为何这寺庙号称“千佛”,还能把那珍贵的肉身佛拿出贩卖,还不是靠得这化魔为佛的手段。

    “本善。”

    却是一直不曾吭声的老和尚了悟轻声提醒。

    小和尚苦起了脸。得,又讲了不该讲的话。

    他正要于了难道生歉,忽的瞪圆了眼睛,指着斜前方的牢笼,发出一声惊呼。其余二人忙顺着他所指看过去。

    火光晦暗,粗粗看去并不真切,只瞧得一个囚徒被藤蔓捆缚在石壁上,可经了小和尚提点,两人仔细一看,这囚徒的脑袋竟是不翼而飞。

    了难暗自啐骂一口。

    这帮小崽子实在太不像话,值班时饮酒博戏也就算了,特么窟里人死了也不通传一声。不,兴许他们压根就没发现这人死了咧。彼其娘之,是时候该狠狠操练一下了!

    “想必是禁不住牢狱,自个解脱了吧。”了难和尚瞧着那无头尸呵呵冷笑,“这手段倒是新奇,还能把自个儿脖子摘下来。”

    “可是……”

    小和尚凑到牢门前仔细打量,许久才回过头面色煞白。

    “他的头哪儿去了?”

    牢笼中空空荡荡、一览无余,却是没有发现那囚徒丢掉的脑袋。

    “施主想知道那脑袋去了哪儿么?”

    一间囚牢中忽的响起一个嘶哑苍老的声音,小和尚扭头看去,却是个形容消瘦、面皮松弛的番僧,瘫坐在地,身上缠着藤蔓,好像一只行将就木的老狗。

    小和尚摸了摸脑袋,却是应了一句。

    “我也是和尚,不是施主。”

    那番僧操着嘶哑的声音。

    “在贫僧看来,能给上一口吃食的都是施主,小施主既也是个参禅念经的,不如施舍则个。”

    小和尚闻言,呆头呆脑地从怀里掏出半个冷馒头,正要隔着铁栏抛过去。那了难却是冷不丁开了口。

    “这番僧参的是吃人的禅,念的是剥皮的经,小和尚要当这厮的施主,光是馒头怕是不成。”

    “这……”

    小和尚闻言一愣,脑子还没转过弯。那番僧忽的眼冒红光,手脚并用便要扑过来,可惜他刚有动作,身上的藤蔓就瞬间活了过来,把他死死地拽住,半点前进不得。他便不再挣扎只嘻嘻怪笑,一口烂牙间喷出涎水。天价老公很腹黑

    “小和尚变成老秃驴殊为可惜,不若趁着皮细肉嫩,施舍给我等分而食之,诸位施主,你们说是也不是?!”

    “正合某意。”

    “腿上肉多,却要留给俺。”

    “模样挺俊,光吃岂不可惜?”

    ……

    话音方落,这窟中的囚徒们顿时躁腾起来,哪里有先前那死气沉沉的模样,连那几乎要融入石壁的,都开始挣扎抖动,似要裂壁而出。

    小和尚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手脚颤栗不知所措。

    老和尚摸着弟子的小光头,只唱了声阿弥陀佛。

    “瞧着没?”了难大咧咧笑道,“这才是他们的本来面目。”

    说罢,他迈开大步向前,丝毫不理会那些污言怪语威胁谩骂,仿若全当是蚊虫聒噪。

    ………………

    三人一路向下,渐渐把囚徒的嚎叫甩在身后,而眼前也豁然开朗。

    了难将火把挂在石壁上,领着了悟师徒跨入一处宽广的石室。

    这石室内灯火长明如昼,装扮成大雄宝殿模样,中央法台上供奉着主尊佛像,其他陪侍的佛像在两侧依次排列,其余装饰,如帷幔、祭台、香炉、牌匾……无不具备。任谁也难想到,穿过那一路阴暗幽深,在这山腹深处,居然有这么一处堂皇的宝殿。

    只不过那莲台上坐着的不是释迦摩尼,而是一位三头六臂的佛陀。这佛陀虽带法冠、披袈裟,但面目皮肤都栩栩如生人模样,小和尚晓得,这就是三位师祖所化的三身佛。

    他好奇仔细打量,正面是位面露悲悯的老人,应当是慈航普度的空见祖师;左边是金刚怒目的中年,定是法相庄严的空性祖师;而右边那个淡然微笑的青年,当然就是那位风雅的诗僧,自家这一脉的祖师空衍了。不知怎的,小和尚总觉得相对于其余二位祖师,自家祖师的面孔上仿佛差了些意味。

    “本善。”

    “啊?”

    小和尚回过神来,却是师傅在呼唤。

    “还愣着干什么,快随我来拜祭师祖。”

    小和尚赶紧应声,跟着师傅一起焚香叩首拜祭,一番折腾下来,他忽的瞧得师祖身边陪侍的佛像颇为不同,不似寻常佛像那般姿容饱满,反倒有些干瘪枯瘦,连五官都有些扭曲模糊。

    “这些是寺中历代先贤的法身。”

    小和尚恍然,扬起头问师傅。

    “师爷的法身也摆在这里吗?”

    没等老和尚回答,旁边的了难和尚却是哈哈一笑。

    “证得肉身不朽留有法身在世的才有那资格。”

    他促狭的逗弄着小和尚。

    “你家师爷只能放那儿。”

    手上所指,却是石壁上开凿出的一排排小石穴,其中小部分放置着各种式样的盒、罐、瓮。

    小和尚不服气了,嘴巴一鼓,“可……”

    了悟老眼一鼓,把徒弟到嘴边的话给瞪了回去。然后笑眯眯把骨灰盒放入一个空石穴中,默不作声扫了眼那些个金身遗褪,暗自瘪了瘪嘴。

    呵,比上次来时,又少了几个。

    ……………………

    归程时,囚徒们自然又是一番恶行恶相。

    可怜本善小小年纪哪儿见过这阵仗,一路上只勾着头紧紧跟着师傅的步子,出了洞窟,过了索桥,他仍是止不住后怕,手心背心全是冷汗。

    他回首望去,那幽深的洞窟好似择人欲噬的怪兽,而看守这怪兽的,居然只是几个吊儿郎当的酒肉和尚?

    “这么些人手,就不怕里面的人逃出来么?”

    了难和尚浑不在意,只头也不回地答道。

    “窟口留僧人看守,只是防止某些不明就里的香客闯入。”

    末了,又解释了一句。

    “有三位祖师坐镇,这化魔窟三百年来都是有进无出,管他邪术高深、魔焰滔天,入了窟中,都只是化作石头等死罢了?”

    一个“死”字不说还好,一说出小和尚脑中就闪现出在窟中所见。狰狞的囚徒,逐渐化为石头的活人,形容枯朽的先人,还有那三头六臂的祖师。

    兴许是吓懵了,一个没由来的念头闪过,化魔窟,化魔窟,既可化魔为佛,可否化佛为魔?一句荒唐的话便脱口而出。

    “若是祖师入了魔……”

    话到半截,小和尚苦了脸急急打住。糟糕了,又说了不该说的话。

    了难和尚微微一愣,便哈哈大笑起来,全当是童言无忌了,也不恼反而打趣道:

    “俺们三位祖师爷是世间一等一的神僧,若是入魔,自是一等一的魔头!”

    …………

    子时,夜色深沉。

    化魔窟旁,那陡峭的绝壁上突然攀爬上一个人来。

    说来怪异,这人既然能爬上悬崖峭壁,但行动之间,各处关节仿佛生了锈,说不出的僵硬。他拖着蹒跚的脚步,一步步挪到化魔窟前。

    此时,窟前看守着一个白胖的武僧,可惜这厮裹着个毯子,倚在石壁上,满身的酒气熟睡正酣。

    那怪人站在他面前熟视良久,那白胖武僧似乎在感到了什么,咕噜着说了几句梦话,翻个身竟又沉沉睡去。

    见此,那怪人终于迈动僵硬的脚步,渐渐逼近,最终却径直越过,走入了化魔窟。

    此时,天风推开云翳,勾月投下冷光,只照得一席破烂僧袍没入漆黑的洞窟中。

    进了这化魔窟,这僧袍人的动作愈加僵硬缓慢,一路行来,破烂僧袍下洒下带着火星的灰烬,被洞窟中的细风缓缓卷开。

    他的到来,再次沸腾了这枯寂的洞窟。

    “选我!选我!”

    “到我前边来。”

    囚徒们大多挣扎嘶喊,他却全然不理会,只蹒跚着停驻在番僧的牢笼前。

    “嘻嘻,看中我了吗?也罢!”

    番僧慢慢站起身来,顶着蠕动收缩的藤蔓,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到铁栏前。

    “与其苟且,不如速死。”

    说着,他双手抓住铁栏,把头猛地一撞,硬生生把脑袋挤进了那巴掌大的铁栏,把头颅送到了僧袍人的身前。

    僧袍人伸出手来,枯瘦如骨爪的手抚上番僧的脖颈,尖锐的指甲扣入皮肉,立时鲜血淋漓。

    “来吧,来吧。”番僧喃喃自语,“我的怨恨,我的恶念,我的业果,带着我的头颅……”

    噗嗤,皮肉撕开。

    咔嚓,颈骨断裂。

    番僧的尸体扑倒在地,血液自脖颈涌出,冲积出一个小小水潭,粘上鲜血的藤蔓蠕动着,将其慢慢拖拽向石壁。

    那人携着他的头颅,脚步蹒跚着穿过嘶噪的囚徒,穿过静坐的肉身佛,一路上洒下点点灰烬。

    他绕到三身佛的侧面,一个被莲台与供桌遮掩住的视线死角,这里用石块堆码着一个简陋的祭台,上面供奉的不是瓜果馒头,而是三颗干瘪的头颅。

    烛光跃动,这人昂起头注视那三身佛,但见他头顶着破烂法冠下,一张面孔枯瘦如干尸,遍生白毛,一对獠牙探出吻外。

    这僵尸张了张嘴,发出几声莫名的嘶吼,便将手中的头颅放在祭台上,而后退下几步,僵硬地弯腰叩拜。

    莲台上,那笑得悲悯的佛陀嘴角微微一动,在晃动的烛影中,显出些许狞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