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九十二章 客栈

更新时间:2019-05-06
    浓雾似乎慢下来了。

    中间人们想了许多法子,用符箓,用法器,把火把递进去,把刀子搅进去,甚至把人推进去,一样的,没半点儿变化,涟漪也掀不起一丝。

    雾气收拢一点儿,人就退后一点儿。

    很快就把几十号残存的教徒挤到了木楼前巴掌大的地方。

    “少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人指着前头破破烂烂的木楼,“方才就那楼在雾中没有变化,不如进去避一避。”

    “不可。”老者立刻出声反对。“今夜分明是燕行烈故意引诱我等至此,楼中必定有诈!”

    话音方落,浓雾合拢的速度突然加快。

    边沿的人措手不及便被吞了进去。

    吓慌了的人哪里按耐得住,抬脚就窜进了楼中。有人带头,人群便立刻涌动起来,纵使还有人疑虑,也被人群裹挟进了楼里。

    成梁进了楼中,有一刹那,感觉好似把头埋进了水里。

    然后,骤然的光亮让他睁不开眼睛,只眯着眼窥见些斑斓的影象,耳边就隐约响起了些弹唱声、曲调声、吆喝声初时渺茫好似远在天边,转眼就塞满了耳朵,只觉身在其中了。

    渐渐张得开眼,他便惊讶地发现,周遭哪里是预料中阴森的残楼旧宅,入眼所见是:明净的大堂,排列整齐的桌椅长凳,柜台后笑得一团和气的店家,座席间穿梭的跑堂,高谈阔论的士子,喝酒划拳的武夫,弹唱些下里巴人的优伶,乃至于桌下摇尾乞食的黄狗

    这分明是闹市中的客栈,还称得上句生意兴隆咧。

    障眼法?

    成梁摸了把身边的一方八仙桌,感受着桌面粗糙的纹理,又深吸了一口气,鼻腔里就满是饭菜与酒的气味儿。

    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鼻子闻到的,手上触摸到的,生活的质感几乎扑面而来。这猜想就迅速被他自个儿推翻。

    可这转瞬间,从废墟变作闹市,从残楼变作客栈,若不是障眼法,又会是什么呢?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门外天光正好,街上行人如织。

    成梁已经打心眼里认同了老者的说法。

    这是个陷阱。

    但设下陷阱的燕行烈又在哪儿呢?

    他抬头张望,出乎意料,燕行烈一行并没有躲藏起来,反倒明目张胆地坐在对面角落靠窗的位置上,圣女变作的白羊被粗暴地塞在桌下,桌面摆着好大桌子酒菜,三人正施施然饮着酒,瞧着这边的热闹。

    这越是有恃无恐,成梁就越不敢轻举妄动。

    “客人,打尖还是住店?”

    忽的,一旁冷不丁旁边就插进一个声音,他默不作声揣紧了怀里符咒,这才虚眼看去,却是那店家不晓得什么时候出了柜台到了身边,弯着腰杆儿,偏偏又极力把脸给扬起来,笑得像个白面团团,看来谄媚而又滑稽。

    成梁却半点儿不敢大意,脑中飞转正想着应对法子,就感到肩上一紧,身子一个趔趄,竟是被人蛮横地挤开,身前就卡进一个胖大和尚和一个干瘦道人。

    贼秃奴!

    他正要发怒,可神色一动,却冷笑一声退进了人堆里。

    这地儿可邪乎着很!

    既有这俩莽撞汉,整好用来探个路。

    他不动声色打量起“自己人”的队伍,几百号白莲教徒经那雾气一番折腾,竟只余下了二十几人,除了他手下的几个歪瓜裂枣见风使舵得快,余下的大多数都是白莲左使带来的左道高手。眼下都盯着出头的一僧一道,或冷笑,或默然,都是打着成梁一样的算盘。我的男友是东晋朝的将军

    这一僧一道一胖一瘦,看来外貌差距极大,但却实乃俩兄弟,都是出了家的修行人,却是正儿八经“平生不修善果,只爱杀人放火”的淫僧妖道。

    兄弟两人素来横行于河北地界,是有名堂的强横人物,这番被白莲左使拉扯到了这江南梅雨地,被来来去去折腾了一整宿,眼下总算见着了正主,一腔的火气终于是弹压不住。

    瘦道人性情阴沉些,只捏着鼠须冷笑不已。那胖大和尚脾气暴烈,率先就发了难。

    “髯贼!可让佛爷吃了一宿冷雨!”

    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就要上前厮杀。

    恰在此时,那店家脚步一动,挡在了和尚面前。

    “客人,打尖还是住店?”

    成梁精神一振。

    来了!

    没料想,看似莽撞的胖大和尚却没立即动手,反倒先蔑了身后的众人一眼。原来这和尚并非不晓得同伙的鬼蜮心思,只是自觉法力高强,有恃无恐罢了。

    他呲开嘴,上下打量了这店家许多遍,抖动着脸上横肉,忽的暴起,一掌拍在店家的头上。

    “咔嚓!”

    一声脆响。

    店家的脖颈顿时折断,一颗头颅晃荡荡吊在了肩后。

    他的身子踉跄着退了两步,竟然没伏尸倒下,反倒站稳了脚步,又抬起手扶住头颅。

    “咔咔咔咔咔”

    骨头与骨头的摩擦声里。

    店家一点一点将头颅慢慢扶正,末了,还同拧螺丝似的紧了紧,又摆出那滑稽而又谄媚的姿态和笑容。

    “客人,打尖还是住店?”

    果然不是人!

    理所应当,无人惊讶。

    “孽障,敢在佛爷当前放恣!”

    胖大和尚早有心理准备,只是冷笑着取下挂在脖子上的一串佛珠,抡圆了劈头就打过去。

    颗颗森白的珠子,都有小娃子拳头大小,轮转间夹杂着厉风。若是细听,便能从破空声中听得尖细的哭嚎。

    这可不是普通的木头珠子,而是秘法炼制的白骨舍利,打人血消骨烂,打鬼则魂飞魄散,是这恶僧手头血债累累的凶器。

    “啪。”

    一声闷响。佛珠结结实实砸在了店家的脑门上。

    然而。

    “唉。”

    店家轻飘飘叫了声,模样好似被蚊子叮了一口。

    佛珠却高高弹起,而后“哗啦啦”散了一地。

    和尚瞪圆了眼睛,瘦道人扯断了胡须,白莲教众更是一片噤声,唯有周遭喧闹依旧。

    “唉,客人莫要乱扔东西么。”

    那店家抱怨了一句,勾下腰拾起散落的佛珠。

    “还请顾念小人洒扫不已。”

    说完,捡完了佛珠,便要递还给和尚。

    和尚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把一张胖脸涨得通红。我的老爷爷

    “噗。”

    一声嗤笑,分外刺耳。

    和尚怒目看去,发笑的书生却冲他摇了摇酒杯,转头去和李长安搭话,只是开口便放开了嗓门,显然是说与旁人听的。

    “道长,你可知此地是何地?”

    “却是不知。”

    “此地似真似幻,半在幽冥半在人间。所以寻常凡间法术,到了此地,都是无根之萍没了半点效用说来奇妙诡秘,实则世上常有。”

    李长安摇头笑道:“莫打机锋。”

    “鬼市。”

    这答案显然不能让白莲教众人信服,大和尚更是叫骂开来。

    “放屁。”

    也莫怪他们嗤之以鼻。所为“鬼市”,便是群鬼依着生前习惯,在某地留恋不去,形成的一片鬼蜮。在这乱世实在常见得很,场中的各位也都是老江湖,妖魔鬼怪是时常打交道,区区鬼市哪有这般凶险?!

    大和尚只当书生是胡说八道,讥笑于他。

    方才失利压下的那点儿怒火,转眼又被点燃。

    他猛然向一踏,身形骤然暴涨,身上衣衫片片开裂,露出青铜色泽的皮肤,已是动用了金刚法相。

    法术不顶用,那就用蛮力!

    他目眦尽裂。

    “佛爷先拆了你这老鬼!”

    说罢,他屈指作爪,眨眼已扣在了店家的脑门上,手上青筋暴起,仿若钢筋铁铸,只待轻轻一捏,保管像个烂西瓜,汁水横飞。

    然而。

    “原来和尚不是客人。”

    那店家幽幽一叹,便见得他只随手一拨,“胖金刚”就同陀螺打起了转,而后伸手一抓,就拽住了和尚的后颈,最后轻轻一抛便扔出了门外。

    转变发生得太快,瘦道士来不及救下和尚,只匆忙间打出一道“符咒”,便听得耳边又一声轻叹。

    “原是道士也不是客人。”

    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再回过神,人已在楼外的长街上,浑身上下无一不疼。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发现手脚动弹不得,慌张看去,原是街上行人围拢了上来,死死摁住了他的手脚。

    “啪叽。”

    几滴腥臭的液体落在了他的鼻头上。

    他抬眼看去。

    一个枯瘦而惨白的老人抓着他的发髻,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死死盯着他,嘴角间流出丝丝涎水。

    他脑中一片空白,茫然而无助的扭过脸,只在人缝里,窥得店家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

    顿时。

    行人不!群鬼仿若抢食的野狗,你要一支手臂,我要一份心肝,转眼就将两人分食一空,而后一哄而散,躲进了阴暗角落,传来些嘻嘻梭梭的啃食声。

    而大门外的长街上,很快又被新的行人填满。

    天光正好,行人如织,一切依旧。

    只有门前一大摊子血,慢慢往石板缝里渗。

    店家又复转过头来,露出滑稽而谄媚的笑。

    “客人,打尖还是住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