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零七章 暗流

更新时间:2019-05-06
    言情 .,最快更新地煞七十二变最新章节!

    千佛寺。

    法会当场。

    鲜花着锦,烈火亨油。

    彩旗与长幡飘飞相连,艳丽的僧袍衬着各处彩饰葳蕤生光。檀香萦萦,佛唱袅袅。

    法台上,诸位高僧舌灿莲花,你方唱罢我登场,说完《楞严》又唱《法华》。

    法台下,是一片比肩接踵、沸沸扬扬,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信众都汇聚于此。有人来得早,抢着了为数不多的蒲团;有人心思巧,自个儿带了小凳马札;然而绝大多数人只有席地而坐。

    尽管如此,也不妨碍信众们的热忱。人堆里,常常可以瞧见,某人听得摇头摆尾,陶醉不已;某人听得捶足顿胸,嚎啕大哭;某人听得五体投地,泪流满面……情绪如此波折,真不晓得为了哪般?

    在人丛两侧,抵近法台的位置,也同样架起两处高台。高台上安置起座椅,备好了茶水点心,就坐着各路权贵。权贵们听经自是不会同下面的草民一样跌份,就着瓜果点心,听到精妙处,便将旁边随侍的和尚唤过来,掏出了真金白银。

    看赏!

    如此热热闹闹,一直到了下午时分。

    阳光正好,伴着秋日的微凉,照得人昏昏欲睡。

    大人会顾忌佛陀的威严,小孩子却想不了这么多。

    囡囡倚在爷爷怀里,上下眼皮打架正欢,小脑袋恍惚闪过些许多思绪。譬如,上午和尚分发的粥真好吃咧,那些红色的是什么?好是香甜;和尚的绸布好多好漂亮,我要是有一条作头绳就好了;台上的和尚嗓门真是大,明明离得怎么远,声音怎么还是往耳朵里钻呢?

    只可惜嗓门再大,小家伙都是听不懂的,全当了催眠曲。

    正昏昏欲睡,忽的,一双僧鞋闯进了眼帘。

    囡囡悄悄嘟起了嘴,不需抬头就晓得,抱着大箱子的和尚又来讨钱啦,就早上到现在的功夫,已经来来回回七八次了。

    爷爷利索地掏出铜钱投了个叮咚响,却不敢抬头看那僧人的脸,生怕冲撞了对方。囡囡倒是大着胆子,悄咪咪瞄了一眼。

    哎?

    她把一双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道……”

    嘘。

    那僧人将手指竖在唇前,笑着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当。”

    一串响亮的锣鼓。

    台上暂且歇场,两侧幕布拉开,顿时一股子香甜之气溢满场中,所有人都被这清香勾得喉头滚动,齐刷刷将目光转了过去,只见得有小车载着饭桶,络绎不绝进了会场。

    不晓得谁喊了一句。

    “施粥啦!”

    人群立时沸腾,哪怕外围的官军入场弹压,也止不住这场中的汹涌,是一片鸡飞狗跳、兵荒马乱。

    而这乱糟糟的当口,谁又会注意某个僧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呢?

    …………………………

    白莲左使向计升摇晃着碗中的稀粥,白如玉红如血。他以粥代酒,向着对面高台上的陈之极遥敬一碗,眼睛瞥向高台下汹涌的人潮,嘴角擒着一丝微不可查的冷笑。

    在他人眼里,高台下或许只是信众争粥而带来的短暂骚乱。在他眼中,却是某队兵丁占据了某个角落;某群人“无奈”被挤散;某些人“偶然”汇拢……其中有贩夫,也有走卒,有大大咧咧的江湖人士,也有老实巴交的农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时不时关注着高台上的向左使,又或者说关注着向计升手边那樽从未动过的……酒杯。嫡女归来夫君请接嫁

    与此同时。

    在会场外的不远处,重重灌木荒草遮掩里,同样有人打量着场中种种。

    那是几个道士,为首者蓄着三缕长须,神色肃然。在道士身后,摆设着一处法坛,虽然旗帜长幡低伏,但玉牌、香鼎、符箓、香烛……却是一应俱全,且安放着一枚铜印,上头可见“正一威盟”的字样。

    旁边还有一名军将领着一队精悍士卒警惕着周遭。

    那军将长得五大三粗,面上却有些惴惴不安。

    “道长,这位置是不是太近了。”

    他奉命掩护这帮龙虎山的道士,同时为其坛前护法,自然觉得法坛离这会场越远越好。可这几个道士十分胆大,藏身之地距离不过百步,等会儿若是起坛作法,不就立刻会被白莲教的妖人发现么?

    可道人却捋着长须笑道:“将军有所不知,这起坛作法恰如军中发弩开炮,就是要抵近了,才够劲道!”

    军将不晓得该如何反驳,只是挠头。

    那道人见状,又笑道:“将军若是无事,不如给自个儿搭个棚子。”

    “啊?”他茫然抬头,天上阳光温煦,万里无云。

    道人探手自风中抓了一把,拂过鼻端,却是道了一声:

    “风雨将至……”

    罢了,也不理会满脸诧异的军将,只转头望着法会场中,目光幽幽。

    “正好起坛作法!”

    ……………………

    “怪哉。”

    化魔窟当前,李长安又改回了平日里的道人打扮,只是背后多了一条狭长朴实的木匣,里头存放的自然是燕行烈遗赠的剑胚。

    “唵嘛呢叭咪吽……”和尚的念经声仿若耳屎,犹自消散不去。

    他抬手敲了下自己脑壳,颇为无奈。

    “这千佛寺的和尚念经,怎么就同现代的那些个神曲,听久了还脑内循环呢?”

    道士折腾了几下也只好听之任之,概因眼前有更大的古怪须得他注意。

    照理说,白莲圣女押入了这化魔窟,这洞窟也必定成为镇抚司与白莲教这两方势力斗争的漩涡中心,即便双方目前达成了默契,化魔窟前也必定是重重护卫、步步设防,可是……

    李长安环顾周遭,空荡荡的没见一个人影,只有旧索桥在风中嘎吱晃荡。

    老子费心巴力的乔装打扮,莫不成都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尽作了无用功么?

    毫无疑问,其中必有他不知晓的变故。

    一时间,李长安竟有些踟蹰。

    此时,晚风夹着湿冷扑面而来,道士抬目望去,残阳将天边蔓生滋长的云翳勾勒出一环金边。

    他沉吟片刻,忽而展颜一笑。

    算了。

    来都来了。

    不再耽搁,转身投入窟中。

    ……………………

    酉时。

    长风送来雨云,黑沉沉压住半边天幕。血魔纵横

    天昏地暗,斜阳西坠。

    法会也将近尾声。

    法台上,最后一个节目终于上演,新鲜出炉的“肉身佛”们粉墨登场,袅袅的佛唱中,漫天的莲花纷纷坠地。

    法台下,一片叩拜与祈祷里,混入了些许嘈杂。

    “今天的金身佛数目怎么与昨日不同?”

    可惜,高台上的向左使没有在意这点声音。在明里、暗里不晓得多少目光的注视下,他冷笑一声,掷出了手中酒杯。

    与之同时。

    一直闭目养神的龙虎山道士们忽的目射(和谐)精光,而后长身而起。挥起令旗、浮尘、法剑,祭起长幡、符箓、神位,步天罡,踏魁斗。

    “仰启玄天大圣者,北方壬癸至灵神……”

    ……………………………………………………

    化魔窟中。

    初入时,洞口颇窄。

    渐渐深入,便有豁然开朗之感。甚至于,手上火把的火光扩散出去,也照映不到边界,使人不免疑心,这洞窟是否将整个山腹都掏空了。

    就像外面无人看护,洞窟里面同样无人值守。

    李长安漫步其中,除了嘶嘶的风声,便只有自己脚步声空落落的回荡。他举起火把打量周遭,一间间铁栏隔成的牢笼里,偶尔见得被藤蔓紧裹的人形微微蠕动。

    他又向前走了一阵,忽而站定。

    前方火光映照的尽头,洞窟骤然收拢,好似凭空安置了一道门框,门内还透出些朦朦的光。

    想必那三身佛便在前头了吧。

    他如此猜想。

    迄今为止,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李长安不禁握紧腰间剑柄,面露冷峻。

    周遭的一切都符合他对一个洞窟的想象。

    眼前所见是寻常的昏暗阴森,耳中所听是寻常的空旷寂静,甚至于鼻子闻到的,也是寻常洞窟空气中的湿润沉闷。

    太正常了,除了无人戍守,简直正常到无懈可击。

    可是,为什么……

    背后剑匣开始蜂鸣不已?!

    没由来的,李长安忽的感到一阵汗毛倒竖、面皮发麻。

    他警惕打量周遭,是一如既往的空荡冷寂,没见半点异常,唯有背后剑胚蜂鸣益甚,几欲破匣而出。

    怎么回事?!哪儿有问题?!在什么地方?!

    李长安心中警铃大作,却奈何找不出危险来源于何方,他一咬牙,便打算放出飞剑。

    他找不到危险来由,剑总可以!

    恰在此时。

    “咚!”

    浑厚钟声不知从何而来,透过山壁在窟中涤荡。

    这钟声震得道士眼前视界一颤。

    他随即惊觉世界如同融化了的油彩,顿时变得模糊不清。一直萦绕在脑中挥之不去的念经声也骤然消失。

    而与之同时。

    一股浓烈的血腥秽臭窜入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