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尸犼

更新时间:2019-05-06
    化魔窟中。

    火光摇曳,恶臭袭人。

    队伍的后方,陷入幻觉中的官军、游侠正在自相残杀。

    前方。

    黄符飘飞里,群尸蜂拥而来。

    此般情景,也可称得上前有狼后有虎。

    但人群里,众人却反应不一。

    普智为首的一帮千佛寺和尚,神态鬼祟,显然怀有了别样的心思龙图道人短暂的惊诧后,已然并指作觉,默默咏咒,一道青光拂过,场中人顿觉神思清爽几分而老水匪黄太湖虽然仍旧狂骂不已,却也喝骂着手下回神准备迎敌。

    此时,李长安却一把拽住龙图道人。

    “前面的活尸交给我,你且去应对后方。”

    龙图道人闻言,下意识便要拒绝。

    在他看来,前方的活尸显然比后面的官军更难对付。他既然舍命入山,此时有岂能舍难就易?然而,李长安冲他使了个眼色,先指了指黄太湖,又点了点普智。

    他稍一思索,顿作了然。

    此番入山讨魔,实际上算是五方联军。

    白莲教一方以黄太湖为首龙骧卫则是由龙图领头千佛寺一方是普智无奈亲自出马官军方面,姓贺的吓破了胆子,死活不肯进山,只派了个校尉领兵了事至于当地招募的游侠儿,则由他们自个儿推举头领。

    眼下,官军、游侠乱做一团,能济事的只有普智、黄太湖、龙图三人而已。

    其中普智本就是威逼而来,哪儿敢托付后方老水匪倒是积极主动,但其人视人命为草芥,若他出手,怕是直接会把陷入幻觉的人杀光了事。

    思前想后,也只有龙图适合了。

    他当即也不再推迟。

    “那便交给道友了。”

    …………

    有龙图出马,后路自然无忧,也能集中精力应对前方尸群。

    李长安当即便找到黄太湖,笑道:

    “黄老先生,此番上山,一路颇多古怪,不如暂且退避?”

    那老水匪只斜了李长安一眼。

    “区区几只活尸,还犯不着道士拿话语激人。前日里,若非遭了和尚算计,阴沟里翻了船,哪儿需得着……哼!”

    他哼哼几声,眼睛往人堆里一剜,便一把将躲躲闪闪的普智揪了出来。

    “大和尚,这可都是你家的好善信,还不上去亲热亲热?!”

    说罢,招呼手下,裹挟着众武僧,反倒向着尸群冲杀过去。

    李长安笑着摇摇头,提剑跟上。

    …………

    长剑在空气中轻轻搅动,飘飞的黄符被剑风卷入,而后随着长剑一引,飙然一射,投向四方活尸。

    紧接着。

    削、斩、刺、抹、挑。

    李长安脚步轻盈一撤,五具合围而来的活尸便颓然扑地。

    他随手揭下一张粘在剑上的符纸。

    略一打量。

    黄符以敕令为符头,上书“白乙大将军到此”字样。

    却是一张再寻常不过的镇尸符。

    实际上满洞窟飘飞的黄符都是此类符咒,也是龙骧卫这帮人因地制宜的结果。可惜,这活尸不同于普通僵尸,镇尸符的效果难免大有折扣,但却架不住数量众多,也是为场中厮杀添加了许多助力。

    李长安将符弹入空中,任其飘飞,四下打量一圈,见得场中形势可人,活尸在诸人齐心协力下,一一遭到镇杀。

    实际上,在这相对狭窄的洞窟中,活尸纵使数目众多,却难以展开形成合围的优势。再加之,场中众人可不似前夜狼狈,个个依仗着法力傍身,没等着龙图将后方处理好,便三下五除二将来袭的活尸杀了个精光。

    而后,更是干脆抛下龙图等人,并力向前,深入这化魔窟中,一连杀退了好几波活尸。

    便是先前一直划水的普智,此时也是杀得兴起,将一根混铁盘龙棍舞得上下翻飞,一连砸碎了好几具活尸的脑袋。

    此时。

    洞窟深处的阴影中,又有些影影绰绰在蠕动。

    “大伙小心!活尸又上来啦。”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可说是小心,言语中的蠢蠢欲动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而那普智更是抹了把脸上血浆,怪叫了一声。

    “来得好!”

    提着棍子便迎了上去。

    “嘁。”

    旁边老水匪把一对分水刺往腰间一抄,嗤笑道:

    “这和尚倒是勇不可当。”

    李长安笑了笑。

    “那不正好。”冒险战纪

    说罢,袖口一展,卷了一袍子黄符,提剑迎上。

    可这次甫一交手。

    李长安便惊讶地发现,这一波活尸却比先前的要厉害一些。

    不过,他很快便释然。

    这些活尸本就因那尸佛而生,越靠近源头就越厉害,也是应有之意,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更况且,这波活尸虽厉害了一些,但强度提升也有限,无碍大局。

    总而言之,若是按现在情况发展下去,即便龙图等人赶不上来,单凭现在的人手,也能杀到洞穴尽头,取下那尸佛的头颅。

    “可是……”

    没由来的,李长安心中升起了一点疑虑。

    “真会有如此顺利么?”

    这点疑虑方才升起,忽然,便从洞穴深处传出一阵诵咏经文声。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李长安稍稍一愣。

    “大悲咒?”

    可随即,经文中的一个个字眼儿,突然好似一把把锉刀,往李长安脑仁上狠狠一锉。

    道士整个人都顿时为之一懵。

    但好在脑袋虽然因剧痛麻木,但身体却自行其是。

    拧身。

    撤步。

    挥剑。

    待到李长安强忍着经文诵咏声,缓过神来,脚下已然又添上一具无头尸。

    可是场中的其他同伴却不是李长安。

    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道士抬头四顾,首先便瞧见那普智遭到两头形如巨狼的活尸围攻。

    一具活尸扯住了他手中混铁棍另一具两爪搭住了他的肩膀,一张大嘴如同蛇类张开,嘴上根根外翻的利齿上,鲜血混着涎水直流。

    眼看便要命毙当场。

    李长安虽不耻其为人,但此时此刻正是同舟共济之时,哪儿能坐视其身死呢?

    于是不假思索,挺身相救。

    挥剑照例直取活尸脖颈。

    然而。

    剑锋入肉,却是手腕一滞,好似一剑砍到了卡车轮胎。

    李长安暗道一声糟糕,当即便是个懒驴打滚,便有一阵劲风从身侧掠过。

    待他站起身来,只瞧着那活尸咀嚼的大嘴里,红的、白的汁液横飞,以及普智空荡荡的脖颈上“噗嗤嗤”喷涌着热血。

    李长安却无暇对普智的死稍感悲愤,概因这两头活尸已然一前一后堵住了自己。

    …………

    从洞窟深处而来的经文诵咏声仿若潮汐,一遍又一遍冲刷着道士大脑的防堤。

    没有思考的空隙,亦没有喘气的余地。

    两具活尸已然一前一后围杀上来。

    前者好似一条真正的野兽,手脚并用,飞扑而至。而后者仿佛对人头有别样的嗜好,依旧张开大嘴,冲着李长安兜头咬下。

    可道士却纹丝不动,冷眼相待。

    直到前者近身,他才忽然甩动袖口,先前卷入袍中的黄符便一并涌出。

    七八张镇尸符糊脸,那活尸立刻身体僵硬,李长安只稍一矮身,便轻松从其腋下钻过,而后顺势一推,将其脑袋摁进了后头活尸的大嘴中。

    那活尸只是个痴愚魔物,有血肉入口,哪儿管其他,只拿错乱的利齿在前者脖颈上胡乱划拉。

    等它终于有所察觉,李长安却已然翻身而上,跨坐在它的肩膀上。

    将剑尖抵在这活尸头顶,手中掏出一枚黄符。

    这符可不是他自个儿的那些个大路货,而是龙图道人所赠,正一道秘传,名曰:太上敕剑神咒符。

    道士将此符握在手中,而后于剑锋上一划。

    剑刃划破手掌,鲜血浸润黄符,沾染剑身。

    他口中急诵:

    “太上混元,敕吾之剑。足济水火,刚励百炼。”

    顿见,鲜血飞速在剑身上蔓成符文图样。

    而后。

    “急急如律令!”

    李长安双手握住剑柄,奋力一压,两具活尸的脑袋便一并贯穿。

    也在此时。

    “敕。”

    忽的响起一声令咒,满洞窟飘飞的黄符便一下子活了过来,仿若满窟蝴蝶纷飞,各自贴向了洞中活尸。

    与之同时。阴阳诛天阵

    十多个人影跃入场中,各施手段,攻杀活尸。

    原是龙图等人终于姗姗来迟。

    …………

    片刻之后。

    斗声暂歇。

    满地尸块乱滚的化魔窟里,又平添了许多冤魂。

    那念经声来得突然,许多人措手不及,以至于队伍损失颇重。眼下,便还有人还红着双眼,拿活尸的残骸发泄,可随即便被黄太湖和龙图喝止。

    各方伤者尚且不说,便是那念经声仍旧不间断地从洞窟深处涌来,好像一把矬刀折磨着众人的大脑。许多人神情恍惚,只是勉力支撑,更不济的还抱着脑袋在地上惨嚎打滚。

    如此情形,哪还有闲工夫作戮尸这种无意义之事。

    两人赶紧命令各自手下人,让尚能支撑却无力再战的,带着重伤员以及失去行动能力往后方退却。

    按照龙图等人的说话,他们在后方时好受许多,这诵经声大抵是越深入便越凶厉。

    待到伤员撤离,而剩下还有一战之力的,点算下来,竟只剩下三十六人。

    前路凶危。

    李长安不得不把空衍、黄太湖、龙图寻来,共作商议。

    “诸位是否发觉,这越深入化魔窟,里头的活尸就越难对付?!”

    龙图、黄太湖两人当即点头。

    空衍直截了当地问道:“玄霄道长是否有所发现?”

    道士没有回答,只是将三人带到那两头活尸处,先用剑割开活尸身上血污烂泥板结的衣服,露出因胸骨扭曲而凹凸不定的胸膛,再拿火把抵近过去。

    “这是?”

    龙图难以确定。

    “鳞片。”

    黄太湖却答得斩钉截铁。

    火光照耀下,活尸胸膛稀疏的红毛间,皮肤上生着些浅淡癣状物。老水匪在太湖里厮混了大半辈子,不晓得和多少水里的精怪打过交道,别人不敢认定,他却能一眼瞧出,这就是鳞片。

    李长安仍旧没有说话,只将剑刃摁在活尸细鳞上,用力一划,铿锵有声。

    却只留下一道细细的划痕。

    这一下,三人都是面色难看。

    而李长安则又奋力将剑尖压下,而后豁开这怪异活尸的表皮,却见着那皮下不是血肉,而是一层脓黄色的坚韧筋膜。

    老水匪骂骂咧咧,龙图皱眉苦思,而空衍则喃喃自语:

    “皮上生鳞,皮下生膜。”

    他要过李长安手中火把,将这活尸从头到尾细细打量。

    但见其下颚拉长外凸,嘴中利齿交错,腿骨变作三截,膝盖后翻,手脚掌变为爪状,红色的尸毛隐隐透着金色,形貌俨然像野兽多过像人。

    空衍沉默一阵,而后喟然长叹。

    “犼。”

    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听得黄太湖哑口无言,听得龙图道人面皮发麻,听得李长安按剑沉吟。

    犼。

    一种少有现世,多记载于古籍中的妖魔。

    形状如犬,鷙猛异常,喜食龙脑。

    却又来历不明,说法不一。

    有人说其是穷奇一类上古凶兽,也有人说它是佛陀胯下坐骑,还有人说它是僵尸所化!

    但无论如何,其凶戾难制是肯定的。

    李长安看向空衍,可和尚只回以一个苦笑,显然情况早已脱离了他的掌控。

    道士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纵使恶臭使得口鼻发腻也全不顾及,若非如此,哪里压得住心中惴惴?

    前方依旧幽深晦暗,却不晓得掩藏着多少怪物。

    而自己这边,先前的一切打算已然成空。

    如今回想,这一路来状况跌出。

    一是桃符效用大减二是莫名的念经声乱人头脑三是这尸犼的出现。

    李长安虽仍有心继续向前,但意料之外的危机纷至沓来的情形下,其他人的想法却不是他能左右的,也不想左右的。

    “断言是犼为时尚早,不过有些形貌相似罢了。”

    面对李长安询问进退与否,黄太湖思索片刻,却是展现出一丝决绝凶悍。

    “我黄老蛟太湖里滔天的风浪尚且不惧,区区几具活尸,几声和尚念经,就想让我双手空空,就着么灰溜溜地退回去?呸!”

    他吐了口唾沫。

    “作他娘的梦!”

    “既已深入魔窟。”龙图面露轻笑,“安能临阵逃脱?”

    “如此,则事不宜迟。”

    李长安点头,起身。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