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诛魔

更新时间:2019-05-06
    火海与层云之间。

    金龙、石犼与道士,三者乱战作一团。

    两尊庞然大物只是反复撞击撕咬,声势骇人。而道士掺杂其中,身形难免显得分外渺小,只在劲风中不断飘飞往复,虽每每在间不容发中躲开攻击并还以颜色。但远远看去,端的是刀尖上跳舞,惊险万分。

    底下龙图光是看在眼中,都有点面皮发麻、口干舌燥。

    在李长安又一次从两个庞然大物的夹缝中钻出,龙图终于耐不住唤了一声。

    “师叔祖?”

    “慌什么?神雷岂可轻发?!”

    虽然如此言道,但哪里是罗玉卿自己不肯“轻发”,分明是先前他准备打下雷霆之际,耳边忽然听得李长安的声音。

    “真人且慢。”

    “十万火急慢不得!”

    “且听晚辈一言。这尸佛虽藏身于石犼之中,但具体藏在何处却不得而知。若是放出神雷,击落了石犼,却没打中尸佛,不是白白浪费最后一道神雷?不如让晚辈探清其位置,再发神雷。”

    罗玉卿一面惊讶于李长安对风灵的驾驭,居然玩儿出了“千里传音”的花样;一面也为其胆气感慨,游走于两个庞然大物的厮杀当中,可不是什么安全轻松的事。

    “你有把握么?”

    “有。”

    李长安回答得半点不迟疑,而他所依仗的不是其他,正是罗玉卿借给他的“风灵”。

    风的特性是什么?是流动?是呼嚎?是翻江倒海?是追云逐雾?

    不。

    是无所不在,无孔不入。

    随着对驾驭风灵的渐渐熟悉,李长安发现自个儿居然可以分辨出,风中蕴含的一些模糊的信息。

    先前,便是借着风传回的信息,李长安才察觉了石犼的断头求生,更察觉到那一记“青宵神雷”虽未击落石犼,但也不是全然无功,其散逸的威力已然把石犼身体震出许多裂纹。

    虽很快被藤蔓缝补,但残留的缝隙,却足以让风潜入其间,为李长安探听尸佛真身所在。

    …………

    差不多了。

    李长安轻飘飘从龙爪与犼爪的空隙间挤出来。

    他已然探清尸佛大致的位置。

    但风传来的信息多少有些模糊,若想确保万无一失,最好……他盯着石犼庞大的身躯,那些色泽青硬的石头可不是寻常的山岩,乃是被魔气浸润,坚如精铁,否则也不可能把金龙撕咬得皮开肉绽。

    要破开这层“龟壳”可不容易。

    道士忽而神色一动,道袍鼓动,竟然首次主动脱离了战场。

    金龙哪儿肯轻易放过道士,腾身就上来扑咬,可被石犼一把抓在尾巴上,刮下大片血肉碎鳞,痛得它眼珠子发红,返身又与石犼厮杀。

    李长安却半点不停留,驾起长风,直上青冥。

    …………

    道家称:天极高处风为罡风,能销金断玉,最是锋锐。

    李长安脚踏云海,背负青天,紧闭双眼,静心凝神,摒弃一切杂思,努力将每一缕罡风都纳入掌控。

    渐渐的。

    他周遭的呼啸越来越盛,脚下的云海鼓噪不休。

    接着。

    呼啸声越来越刺耳,隐隐有金铁之声,空气渐渐扭曲,居然现出了几条绕着他盘旋不休的白线。

    再接着,那些“风线”越来越密、越来越多,终于在阳光的折射下,呈现出透明的细碎鳞片模样,均匀的分布在身边缓缓转动。

    李长安睁开双眼,俯身冲下云海。帝少狠温柔:别装了我要吐

    …………

    罗玉卿还在恼火李长安为何迟迟不给准信,便见得道士去而复返。

    但见天穹上猛然破开一个大洞。

    李长安携裹着数不尽的鳞鳞罡风,呼啸而下。

    其周身的“风鳞”不断彼此碰撞、挤压、摩擦,溅出火星,煅得通红。再然后,以一种蛮横不讲理的态势切入战场。

    上一秒,龙君措手不及,被刀片一样的罡风抛卷出去。

    下一刻,道士引着罡风,好似一把锥子,钻进了石犼体中。

    …………

    无论是山石还是藤蔓,都在罡风之下,搅成碎屑。

    俄尔。

    道士眼前一空。

    竟是钻进了石犼体内一处空洞之中。

    他凝神大量,只瞧着大量的粘稠血浆汇聚成一个庞大的蛹,正好似心脏般缓缓跳动,而在血蛹当中,隐隐瞧着一个三头六臂的狰狞巨影。

    道士咧嘴一笑。

    “找到你了!”

    …………

    法台上。

    老道须发皆张,掷出令牌。

    “轰!”

    白光伴随轰鸣贯穿天地。

    一股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扩散开来,荡开雷云,搅散风雨,按下火海。

    只眨眼间,

    风、雨、雷、火还有倒扣天穹的重云都突然没了踪迹,好似方才那仿若九重地狱的骇人场景只是一场梦幻,唯余焦黑的爷山上腾起袅袅轻烟,而轻烟之上,金龙盘恒于九天,而石犼……一个巨大空洞贯穿了它整个身体。

    地上,人人都是屏住了鼻息。

    不是他们不想欢呼,只是害怕又是一场空欢喜而已。

    然而。

    只听得“咔嚓”的碎裂声,渐渐入耳,渐渐密集。

    人们惊喜地发现,不断有乱石自石犼身上崩解,这落石越来多越来越密。不消片刻,这石犼便彻底解体,仿若一场石头雨落在爷山之上,扑腾起阵阵烟尘。

    待到烟尘稍定,便见的一席道袍悬于青天之上。

    …………

    李长安心思一动。

    缕缕清风散入周身,洗涤去沾染的灰尘。

    而后,他才转过身来,对上金龙一对巨大的招子。

    应该说,古人云:风从虎云从龙,所言不虚。

    这么短短的功夫,这龙君周遭又氤氲着大片的云气。盘桓其中,也算有些龙君的模样。

    但奈何先前与石犼厮杀许久,已然浑身是伤,又被道士驾驭的罡风一卷,虽没受什么重伤,但也被割得鲜血淋漓,看来分外狼狈。

    故此金龙目光中颇有不善。

    但也许是打得乏力,也许是已然发泄了个痛快,也许是神雷擦着尾巴尖儿掠过,这太湖龙君已然从暴怒中恢复了理智,没了先前暴虐疯狂的模样。

    他只是深深看了道士一眼,便缓缓没入云中。

    …………

    李长安自然也懒得与其纠缠。

    但他却没急着返回法台处,而是落到爷山千佛寺的废墟之上。

    道士落脚处是一处崖台,这里有一间垮塌的亭子,旁边一个大铜钟被山火煅得通红。十二哥哥美男未婚夫

    李长安稍作打量,忽而神色一动,并指一挥。

    山风汇聚,咸听其令。

    将那铜钟掀开,竟露出老和尚了悟的遗体,只不过衣物早被焚毁,身体也被煅成金色琉璃模样。

    观此情景,道士当然也晓得,此人便是当时的敲钟人。

    他将了悟的金身小心安置后,郑重其事行了一礼,这才扭头走了两步,从地上寻到了自己真正要找的东西。

    那是一些焦臭发黑的渣滓,用手一捏,便碾成了细碎的烟灰。

    无需动用冲龙玉,道士只一抬头,便能见着更多的渣滓一路延伸入废墟深处。

    …………

    四周尽是断壁、残垣、焦木、碎石……只有面残破牌匾依在废墟之中,上头四个鎏金大字——大雄宝殿,依稀见证当初面貌。

    而在废墟当前。

    一团“焦炭”正缓缓蠕动,沿途洒落斑斑点点焦臭灰烬,勉强可辨认出三头六臂的模样。

    正是被神雷打成残渣苟延残喘的尸佛。

    冷风吹散余烬,焦木在道士靴下“咔嚓”作响。

    双方的距离步步拉进。

    忽而。

    那尸佛站起身来,一个转身。

    赫然露出一副青面獠牙的骇人模样。

    奈何道士眼也不眨,只回以冷冽剑锋。

    便见得一团焦炭轻飘飘滚落在地。

    三身佛就只能称双面佛了。

    它踉跄退后,李长安提剑紧逼。

    忽而又是一个转身,便见得一张娇俏可人的容颜泫然欲泣。白莲圣女眉目如画,轻启朱唇:“道长……”

    剑光一闪,话音戛然而止。

    美人头坠入火灰,顷刻又成一团焦炭。

    尸佛再退,李长安再次逼近。

    直到牌匾之下,终于退无可退。

    尸佛又一次转身。

    此番。

    不是骇人的妖魔,也不是诱人的美女,而是年轻僧人模样。

    “空衍?”

    “阿弥陀佛,贫僧……”

    “走好。”

    挥剑,归鞘。

    便只一具无头焦尸倒伏于“大雄宝殿”之下。

    道士默立良久,直待到它再无动静。这才取出随身的黄壳书,翻至“尸佛”那一页。

    上头的尸佛依旧笔触精致、惟妙惟肖,却再无那跃然欲出、择人欲噬的恐怖。

    李长安长舒一口气,死死攥住剑柄的手终于松了一些,他举目四顾。

    天朗气清,阳光和煦。至于亭台楼阁、白墙金顶都做焦炭,付之一炬。

    事毕矣。

    他合上书页,正要转身离去。可突然有一些湿润之气扑面而来,他愕然抬头,见着三个极淡薄的身影浮现于眼前。

    那是三个僧人,一年老面容慈悲,一中年肃穆庄严,一青年清雅俊逸。三者都冲着道士双手合什作礼,青年僧人还指着地上说些什么,可没听清,便消逝于风中了无痕迹。

    道士低头一看。

    尸佛的残尸点点崩解,被山风一撩,被化为灰尘散入漫山余烬,只留下一枚黑灰白三色斑驳的舍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