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五章 大黄狗

更新时间:2019-05-16
    在这个古怪的小城里,才摆脱监视,转眼又撞见个疑似身怀法术的人,李长安是不得不抱有疑虑的。
    
        哪儿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但世上事,正是无巧不成书。
    
        “你莫告诉我,你屋也住在这儿?”
    
        当道士把刘卫东,也就是先前救下的中年人送到他家楼下,却是不由得哂然一笑。
    
        不料想,兜兜转转一圈又回到了起点。两人所在正是先前橘猫天降的烧烤摊。
    
        眼下烤摊上食客已换了几茬,楼上的争吵却没平息的意思,反倒是越演越烈。听那七嘴八舌、日麻连天的叫唤,貌似参与这场骂战的又添上几位,但无奈何,加起来都不是那位邹瘫瘫一张嘴巴的对手。
    
        这不,一个老头被气急了。
    
        道士在楼下都能听到他胸膛里破风箱似的吸气声,这老头颤着嗓门儿。
    
        “吁呼!你个泼妇!跟你扯不清,你屋刘卫东啊?喊他出来,我给他说。”
    
        女人笑了起来,笑声尖锐里透着得意。
    
        “我晓得的哟,说不定死到外头咯。你找他做啥子,赶到去陪他么?”
    
        “你!你这个婆娘怎么这样子恶毒啊?”
    
        “我恶毒?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瘫瘫,才叫恶毒!”
    
        接着,就听着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和袁啸川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以及一连串的震耳狗叫。
    
        “哎呀。”
    
        刘卫东一拍大腿,顾不得李长安,赶紧道了声谢,扶着楼梯栏杆,一瘸一拐上了楼去。
    
        至于李长安么,他心道:来都来了。于是乎,抄着手也慢悠悠跟上。
    
        而就是此时,在两人都踏上楼道的那一刻。
    
        身后街道往来不息的人群中,烧烤摊上的老板、米粉店里的食客、对面街道遛狗的大娘形形色色的人竟是不约而同的掏出手机,无声无息对准了两人的背影。
    
        刘卫东家在五楼。
    
        他腿脚不便,急匆匆先走一步,反倒拉在了后面李长安不紧不慢的,倒是率先上得楼来。
    
        到了地儿,他第一眼就瞧见一扇防盗门大敞开着,一帮子男女老少黑压压堵在门口,却不敢越雷池一步,只隔着三四步的距离指手画脚、吵闹不休。
    
        道士再抵近一些,就瞧着门内一个女人盖着被单躺在轮椅上,她看来苍白消瘦,但一张嘴皮子连带神情却亢奋得很。
    
        说到激动处,更是将双手挥舞起来,当了枪膛,作了刀口,连戳带点,把一个个污秽不堪的字眼,机关枪也似的喷射出去,“打”得对手一个个粗脖子红眼。
    
        李长安光是听个热闹,就觉得头皮发麻、额头冒汗。
    
        但她的对手们却“文明”得紧,虽然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但愣是没一个闯入门来,用拳头讲讲道理。究其原因,大抵是一头看不出什么品类,但体型足有成年男人大小的黄狗,正蹲在门槛上站岗吧。
    
        有这么一尊“门神”在,这火药味儿十足的场面里倒有了些“动口不动手”的谦谦君子之风。
    
        至于袁大队长,他倒是还在,只是坐在上面的楼梯,抽着烟望着底下一个劲儿冷笑,瞧着李长安来了,只示意让他上去陪自个儿看戏。
    
        “你不是走了么?”
    
        李长安把遇到刘卫东的事情如实以告。
    
        到这时候,刘卫东这才姗姗来迟。
    
        他一上来,就打算完成袁啸川未竞的事业劝架。但奈何,这边恨屋及乌,那边又认为他胳膊走外拐。一个大男人点头哈腰,拖着条瘸腿,像个皮球在两边唾沫横飞里兜来转去。但不管是义愤填膺的邻居,还是牙尖嘴利的妻子,都没人停下来问一声,他脸上的伤打哪儿来的。
    
        只有大黄狗会摇着尾巴,亲昵地去添他脸上的青肿。
    
        总而言之,刘卫东的努力只是徒劳无功,反倒成了个夹心受气包。
    
        一个眼镜男指着他鼻子骂道:“你屋刘家人有没有家教,一点公德心都没得!”
    
        “不是不是,我婆娘她最近心情”
    
        刘卫东只是低声解释,但身后的邹瘫瘫却是第一时间冷笑回应。
    
        “公德心?某些人也好意思讲公德心?”
    
        “你说哪个?”
    
        “我说你。”
    
        “你说我咋子?”
    
        “我说你前几天偷偷往我家阳台甩烟头。”
    
        “你放屁。”
    
        大抵是觉得终于抓住了对方的破绽,眼镜男得意地呸了一口。
    
        “老子一不吸烟,二来上个星期都在出差,今天才回屋,前几天怎么可能往你屋阳台甩烟头。”
    
        此言一出,场中喧闹顿时一滞。
    
        “高位截瘫?”
    
        楼梯上,看了半天戏的李长安小声问袁啸川。他发现这位邹瘫瘫从头到尾,只有一个脑袋同两只手臂动弹过。
    
        袁啸川点头。
    
        “胸部以下。”
    
        话音刚落,邹瘫瘫突然一边拍着轮椅,一边放肆大笑。
    
        眼睛男感觉不妙。
    
        “你笑啥子?”
    
        “我笑啥子?”
    
        她抹了把眼泪花子。
    
        “那就要问你老婆啰。”
    
        眼镜儿男再起不能。
    
        旁边一个大妈赶紧接过战斗,却是改变策略,迂回攻击摆起了事实、扯起了道理。
    
        她抓住了刘卫东。
    
        “小刘,这个事情我们要讲道理。你屋邹萍往楼下甩猫,我们劝她两句,她还无缘无故骂我们。哎,别哩不说,就算我们这些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碍了你的眼,但别个路过的总没有招惹你啥,你凭啥子甩猫下去砸别个呀?”
    
        刘卫东是急得全身冒汗,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后的妻子又尖叫起来。
    
        “砸到又怎么样?”
    
        她看来有些歇斯底里。
    
        “都是帮凶!走狗!同伙!砸死一个算一个,大不了我一个瘫瘫给你赔命,老子赚了!” 风筝与瞳孔
    
        这场骂战终究还是结束了。
    
        倒不是刘卫东的说和取得成效,纯粹是双方骂累了,偃旗息鼓来日再战。
    
        两边各自回家,袁啸川却招呼着道士,进了刘卫东的家门。
    
        他家里的布置颇为老派,有些拥挤狭小又充满着生活的味道,普普通通,唯一的特点,大抵是客厅摆着许多宠物笼子,几人一进门,就有一群猫猫狗狗围上来。
    
        而刘卫东本人,则像个不停脚的陀螺,这边招呼了客人坐下,那边又把邹萍推进卧室,转眼又进了厨房忙碌。
    
        可刚系上围裙。
    
        邹萍就来了一句:
    
        “你去干啥子?”
    
        “我给你下碗面。”
    
        “不饿。你先给我过来。”
    
        他低眉顺眼应了一声,小跑着到了卧室门口。
    
        “哈傻了么?”
    
        邹萍又开了口。
    
        “把药酒带起。”
    
        “哎!”
    
        他喜滋滋回了一声,唤道:“黄儿,药酒。”
    
        “汪。”
    
        大黄狗叫唤了一句,转头衔着一瓶跌打药酒来到主人身边,接着
    
        “郎凯又遭老,不是让你小心点儿么?”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嘶。”
    
        “莫动。”
    
        客厅这边。
    
        袁啸川熟门熟路翻出了茶叶、茶杯、瓜子花生,又从厨房拎来热水壶,自顾自冲了两杯热茶。
    
        “你倒是不客气。”
    
        “客气啥子嘛?我在綦水这四五个月,时间待得最长的地方,一是租的房子,二是交警大队,三是就是这家屋里。”
    
        李长安接过茶杯,茶香透彻就是有些烫嘴。
    
        “说嘛。”
    
        他把茶杯放下。
    
        “你喊我来帮忙的事情,是不是跟这家人有关系?”
    
        “有关系,但不完全是。”
    
        袁啸川这个烟鬼又点燃了香烟,一边抽烟,一边嘬起了热茶。
    
        “那是四个多月前,我到这綦水上班的第一天晚上,我骑车到周边熟悉路况。没想到,当场就撞见了我上任的第一件案子。一辆兰博基尼酒驾飙车撞翻了路边散步的一家三口。”
    
        “一家三口?”
    
        “一对夫妇,还有在女的肚皮里头五个月大的胎儿。”袁啸川继续说道,“我第一个赶到,当时就叫了救护车,经过抢救,男的好一点,一条腿瘸了,第二天就醒了女的就严重多了,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娃儿没得了,自己高位截瘫,一直在昏迷中。”
    
        “至于那个肇事司机,龟儿子屁事没得,就是趴到气囊上睡着了,当晚就放了回去,第二天就有人去找男的要私了。”
    
        “这种情况还能私了么?”
    
        袁啸川冷笑了一下,只是继续说道:
    
        “一来肇事一方给的钱不少二来,这男的性格软,再加上亲朋故旧都在劝他,他就答应了私了。但这个时候女的醒过来了。”
    
        “娃儿流产,自己高位截瘫,女的性格烈性,哪怕不要钱,都坚决要让肇事者去坐牢。”
    
        “应该的。”
    
        “但在准备起诉的时候,我才发现,肇事者换了一个人,卷宗的记录也变了,关键性的证据,包括监控录像,全部没得了。”
    
        袁啸川深吸了一大口,将烟屁股用力摁进烟灰缸,一字一句。
    
        “在我眼皮子底下没得咯。”
    
        “我找下面的人,不承认我找上面的人,不得管,还劝我不要多管闲事。”
    
        “听起来这个人满有能量的。”
    
        “当然有能量,这个人的名字叫洪岱海,红茅集团董事长。”
    
        “董事长还醉酒飙车?”
    
        “董事长就不能飙车?马小云还拍电影,李宗锐还搞迷女干,有钱就不是人渣?”
    
        “你晓得我这个人的脾气,见不得这种事情,我就想方设法去查这个人的底细。”
    
        “怎么样?”
    
        “这个洪岱海是綦水本地人,当做村之书,做过人太代表,当选过杰出企业家。单从档案上看,是个典型的从底层白手起家的商人。早期,靠着采集河沙、石材、承包土地,搞到了启动资金,后来又顺着保健品市场兴盛那股子妖风,搞起了这个红茅药酒,从此发家致富,成了省里的首富。莫看在外面,这个洪岱海只是买酒的,但在綦水本地,他名下的公司在房地产、教育、交通、安保,甚至于粮食、蔬菜、外卖、网吧,各行各业都有参与。”
    
        “听起来是个地头蛇。”
    
        “是啊。但怪就怪在,这个地头蛇在档案上没咬过人。他名下所有的事业,包括早期发家那些,统统没得任何不良的信息。”
    
        说到这儿,他话锋一转。
    
        “你我都是在乡下长大了。农村是啥子情况,都是再清楚不过。可以说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在乡头,特别是十多年前,哪个从底层发家的,屁股上面不沾点儿屎尿。”
    
        “这个洪岱海干净过头啰。”
    
        他又点了根烟。
    
        “我不信这个邪,明里查不到,我就暗里查。但我人生地不熟,只有去找愿意帮我的本地人”
    
        李长安指着卧室。
    
        “他们两口子?”
    
        “对。”
    
        “刘卫东和邹萍都是本地人,通过他们我晓得了一些洪岱海和他手下的一帮人的光辉事迹。不得了,聚众斗殴、敲诈勒索、欺行霸市、操纵选举该有的不该有的一样不落,活生生就一群土匪恶霸!”
    
        “他一集团董事长、全省首富也赚这点下三滥的钱?” 变形机甲
    
        “哪个晓得他的?可能是早年发家屁股上的屎擦不干净,更可能是贼性难改。”
    
        李长安还是有些疑惑。
    
        “不对哟。按道理说,这么嚣张的人,就算当官儿的没得人管,郎凯怎么民间也没传出啥子消息呀?”
    
        李长安家乡离着綦水不远,但这个红茅集团,除了药酒本身之外,并无多少负面传闻。
    
        对此,袁啸川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了一段貌似无关的话。
    
        “你坐车到车站要路过一座桥,叫红茅大桥你下了车,车站旁边那个广场,叫红茅广场你在城里随便一个地方抬头看,看到的最高的那栋楼,叫红茅大厦包括你在街上遇到的每一个人,十个里面有九个有亲戚是红茅集团的员工就算你出了城,周边大多数田土,都是红茅的药材种植户。”
    
        袁啸川指着脚下。
    
        “这个地方就叫红茅。”
    
        道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示意袁啸川继续,他接过上一段话的话头,说道:
    
        “我也通过各方面联系到一些人,一部分是利益冲突胡搅蛮缠,另一部分确实是受害者。但是每当我联系到这一部分人,没过几天就突然改口,有些坚决点的,甚至会失联好几天,再出现不是搬家,就是同样改了口。直到前几天,我有找到一个叫鲍志云,这个人也是突然失联了几天,等他再现身”
    
        “他也改口啦?”
    
        “他没改口,但他成了精神病。”
    
        袁啸川又抽完了一根烟,把烟屁股摁进烟灰缸。
    
        “我这次喊你过来帮忙,一来是我一个人单打独斗搞不定。二是,我觉得我被人监视了!”
    
        李长安闻言,笑着摇摇头。
    
        “那你有没有想过,从今天我们两个碰头,因为你,我同样也被监视了么?”
    
        听了这话,袁啸川楞了半响,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怕是没得这么厉害哟。”
    
        李长安双手一摊。
    
        “那哪个晓得呀?”
    
        他挠着头,迟疑说道:
    
        “要不”
    
        “开玩笑哩,都啥子年代咯,顶天了是黑社会,又不是特务,哪儿有这么厉害?!”
    
        道士咧嘴一笑。
    
        “这个忙我帮了!”
    
        刘卫东家中客厅。
    
        李长安端详着角落里的一格神龛,里面供奉着一尊神像,容貌很是怪异,似人非人、似猫非猫、似狗非狗,颜色陈旧,但神情鲜活。
    
        方才,袁啸川有急事离开,只剩下李长安还有些疑惑要询问刘卫东。但奈何人家在卧室里其乐融融。道士穷极无聊,只好四下瞎看,不巧就在客厅角落,发现了这么一尊神龛。不成想,只一眼便瞧出了些蹊跷,这神像可不是寻常的泥塑木胎,这里头似乎
    
        “这是五畜奶奶。”
    
        不晓得什么时候,刘卫东总算出了卧室,在旁边给李长安介绍了一句。
    
        “这是我们这一行拜的祖师。”
    
        “祖师?”
    
        中华民间的神明如过江之鲫,恕李长安实在眼拙。
    
        刘卫东笑了笑,给神龛上了一炷香,才说道:
    
        “我是做宠物生意的,但我和大多数同行不同,我这是祖传的手艺,训练出的猫狗那是远近驰名,比一般的宠物要聪明很多,这都全靠祖师保佑。”
    
        也许是平日里质疑的人太多,李长安还没表态,刘卫东就抢着说道:
    
        “你莫不信。”
    
        “黄儿。”
    
        他唤了一声,大黄狗就摇着尾巴跑到跟前。
    
        “立正。”
    
        大黄狗人立而起,将一只前爪搭在脑袋上。
    
        “握手。”
    
        大黄狗“走”过来,冲李长安递来一只爪子。道士笑着与它握了握手。
    
        这都是寻常的动作,没什么好称道的,但接下来,就有点儿意思了。
    
        刘卫东往沙发上一躺。
    
        “有点无聊,想看电视。”
    
        大黄狗居然刨出了遥控,打开了电视。
    
        “我有点儿口渴。”
    
        大黄狗又叼起水壶,倒了一杯热水。
    
        “我肩膀有点酸哦。”
    
        大黄狗叫唤一声,跳上沙发,用前腿给刘卫东捶起了肩膀。
    
        “怎么样?”
    
        刘卫东冲着李长安得意一笑,这个唯唯诺诺了一整天的男人,此刻居然有了些自信的神采。
    
        但李长安的目光中却有些莫名的意味。这哪里是什么祖传手艺,在刘卫东和大黄狗互动之时,李长安分明闻道,刘卫东身上法术的味道愈加明显。
    
        但瞧着刘卫东坦然不似作伪的神态,李长安对他的犹疑反倒消除了不少。
    
        道士想到会不会是这么一种情况:在灵气枯竭的今天,许多法术神通都大失效用。“千里眼”也就眼睛好一点,“顺风耳”也就耳朵灵一点,能操纵动物的法术可能只能让宠物乖巧一些。
    
        如此这般,想必会有人身怀法术而不自知吧。
    
        李长安随口附和了几句,还待细问。
    
        但突然,楼上“咚咚”一顿响动。
    
        紧接着。
    
        “你屋死人了吗?大半夜敲丧!”
    
        刘卫东的自信笑容顿时变回了苦瓜脸。
    
        得!
    
        李长安顺势起身。
    
        也该告辞回去,洗洗耳朵了。
    
    
上一章 推荐此书 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