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六十七章 孤坟

更新时间:2020-04-17
藤萝没有根茎。
或说,城中的藤萝没有根茎。
李长安在城中一番探寻,发现了一个令人咂舌的事实。
潇水城中,遍布每个角落的紫藤萝居然都是同一株。
他沿着紫藤蔓生方向,踏遍潇水,从午时寻到深夜。
不知不觉。
已然身处城外无名山腰。
周遭风声凄厉,雨声潇潇,怪木婆娑里鬼影丛生。
而回首来处。
潇水城坐落于夜雨之中,只瞧得见朦朦的灯火与一个隐隐的轮廓。
若是将李长安探寻的路线在轮廓里画出来,则会发现,藤萝之于潇水,譬如血管之于躯体。
血管最终都会通往心脏,而藤萝最终都源自……李长安回身望去,一座熟悉的山门卧在深林,门匾上写着三个字。
水月观。
……
水月观虽在深林,但不算冷清。
因着山上关押着妖魔的缘故,县衙派了不少的差役、弓手上来守卫。
这些家伙平日本就疲懒,今儿见下了大雨,更不肯老实值守了。一个个缩在廊道里、屋檐下,拿出悄悄带来的酒肉、赌具,各自扎堆躲雨玩乐。
冷不丁撞见李长安,便一顿鸡飞狗跳。
胆颤之余,又有好奇。
俩道人,不是一个在山上守妖怪,一个在山下砍妖怪么?今儿晚,怎么姓李的也上来啦?
道士可顾不上他们的疑惑,他的眼中,只有不断向道观深处延伸的藤蔓。
终于。
他找到了一处小院,一处偏僻的、无人涉足的小院。
道士打量着这个院子,越打量,便越是诧异。
这院子的格局、布置竟然同俞家邸店一个模样!
同样的回字形廊道,同样的精致庭院,同样的高大槐木,同样的藤萝环绕。
只不过。
眼前的院子老旧一些、破败一些。
庭院中间的槐木也不如邸店里那一株枝繁叶茂,似乎得了病害,掉光了叶子,只有光秃秃的枝干刺出雨幕。
尤其不同的当然是环绕院子的紫藤萝。这里的藤萝长着根茎,扎根于泥土,正是遍布潇水的藤萝的源头。
而且……
道士提灯细看。
藤蔓深处居然掩藏着一座坟墓。
一座简朴的、孤零零的土坟。
谁的墓?
李长安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他隐隐有个预感,所有的疑问都将从这座孤坟中得到答案。
不假思索上前,拂开缠在墓碑上的藤蔓。
积尘的碑文一点点在眼前揭开。
“闾山不孝弟子俞……”
“李道友。”
身后。
突兀的呼唤,教李长安尾椎炸立。
他猛地回头。神武大师兄
“于真人?”
但见雨幕之后,青萍真人于枚站在门前,手中提着一盏灯笼,幽幽火光映出她苍老的脸上满是唏嘘。
她眼中含着缅怀,细细打量着这院中的一草一木。
“这是老身一位故人曾住过的院子,自她死后,已有数十年未曾开启。不想再度涉足,却是因为李道友。”
李长安已不自觉扶住了剑柄。
“真人在寻晚辈?”
青萍真人点了点头,又幽幽叹了口气,身形都似乎随之又佝偻了几分。
随后出口的话声很轻,轻得在雨中几乎听不真切;又很重,重得只言片语,便让李长安心神撼动。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水月观后山。
妖魔“监牢”深处。
另一场对话正悄然上演。
“冯道长精通药理,当知‘卫气’为何?”
昏惨狭室,充斥着挥之不散的血臭。
重重封禁里,郎中依旧被铁钩挂在石壁之上,与前几日不同,如今的他被剜去了眼睛,割掉了耳朵,砸烂了手指,挖出了髌骨……可谓尝尽人间酷刑,折磨得不成形状。
别说寻常人,就是妖怪,也该一命呜呼了。
可他偏偏仍能够面色从容、侃侃而谈。
对面。
冯翀眉头紧蹙,颇为疑惑。
倒不是疑惑郎中的生龙活虎,毕竟他有这副“尊容”,也正是冯翀一点一点“试验”出来的。他是困惑于,已然沉默数日的郎中,为何今天又主动开了口?且问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卫气?
冯翀当然知道,或说每一个学医之人都应知道。
可这又和城中的妖疫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在郎中身上也消耗了不少时间,倒不在乎这么一时半会儿。
于是,冯翀耐心回答。(以下纯属来自于异世界的胡诌)
“盖阳气之变,生于脾胃,行于脉外,护卫肌表,抵御外邪。”
“可知‘吞贼’?”
郎中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魄之神也,除体内一切虚邪贼风、异己毒害。”
郎中再问“水蛊、疟疾、蛲瘕,道长可知?”
“皆蛊虫侵体寄生之病症。”说着,冯翀轻蔑瞧了郎中一眼,“与你等相同。”
十几天的解剖试药下来,冯翀倒不是全无所获,至少能断定这郎中的本体应当是某种寄生虫类。
“然也。”
郎中却不见恼怒,或说他的脸上从未有过“恼怒”这种情绪。他只拿黑洞洞的眼眶“盯”着冯翀,无声笑起来。
“凡人外有卫气护体,内有吞贼除病。”
“卫气强盛,则百邪不侵;吞贼强健,则诸病自消。”画中欢之弃妃成凰
“可在蛊虫常发的岭南、滇西一带,任是身躯再如何强健之人,也抵御不住水蛊之疾,冯道长可知为何?”
水蛊实际就是血吸虫,至于卫气(抵抗力)吞贼(免疫力)为什么治不了血吸虫,冯翀哪里知道?只是沉默不言。
郎中不以为意,继续说道
“因为蛊虫是通过孔窍,绕过肌肤,侵入人体,所以卫气不能抵挡蛊虫。而蛊虫寄生人体后即与血肉同化,入脾脏则化作脾脏,入肠胃则化作肠胃,吞贼难辨人虫,又如何能驱除呢?”
“所以,但凡医者治蛊虫,唯有施以重药。”
“敢问道长,重药有毒否?”
这问题冯翀倒是答得上。
“是药三分毒。”
他没兴趣听郎中继续扯淡,干脆把治虫的医治方法一并说出。
“但凡医家治虫症,必先调理阴阳,温养营卫,再施重药。以重药除去蛊虫,再以卫气、吞贼拔除药毒。”
这法子冯翀也曾用过,但只能治腹中有妖虫但尚未妖变的患者。而已经妖变的,却是药石难为。
冯翀不想再和郎中掰扯这些无用的东西,直接质问
“这与妖疫何干?”
此话一出,场中一时安静。
郎中定定“看”着冯翀,嘴角慢慢裂开,最后,竟是放声大笑起来。
“不、不、不,没甚关联。”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只是这番话藏在胸中许久,若此时不一吐为快,恐怕再无机会。”
笑声在狭室回荡,让冯翀的眸光一点点阴沉下去。
终于。
“孽障!胆敢消遣某家。”
他怒气勃发,抄起刀子,就要把这厮的舌头割下来。
可恶念方起。
冯翀便悚然一惊。
这些日子,他虽对山上的诸多妖魔开膛破腹、剥皮抽筋、剜眼割耳、摘心取肾,但都为研制解药或验证妖魔真身,其中绝无半点私心愤懑。
可刚刚,就因郎中几声叫嚣,居然就生了“以折磨来泄愤”这种为正道、为师门教诲所不容的念头。
他莫名有些不安。
是因长期积累下的疲惫与多次失败的焦虑导致心境不稳,还是……
“道长!”
石洞中忽然响起一声焦急的呼喊。
是守卫的差人?
可这些官差不是畏惧洞中妖物,一向不敢进洞的么?
冯翀心头不安情绪忽的高织起来。
他连忙迎出去,见着一个衙役跌跌撞撞闯了进来。
“发生了何事?”
“薄班头、班头他……”
衙役抬起脸,汗液、泪水、鼻涕混成一片,瞧不清是慌张是恐惧还是悲戚。
“……遇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