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九十四章 是人是妖难辨己

更新时间:2021-02-05
    血肉涂抹的长街上。



    惨白的妖魔将两人团团围住。



    李长安和虞眉倚背而立,目光打量群妖。



    但第一印象,却不是它们如何妖多势众,如何狰狞凶恶,而是……



    凄惨。



    道士一眼扫去。



    找不出一个身体完整的,每一只妖虫身上都遍布着被啃咬撕扯过的痕迹,肢体残缺、白骨外露、开膛破肚者比比皆是。



    也对。



    想起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巨球”,可想这些妖虫为了摆脱妖潮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所以眼下才摆出这副围而不攻的架势。



    但换而思之。



    又是什么让它们宁肯拖着伤残垂死之躯也要拦在自己面前呢?



    李长安思绪百转,很快找到关键。



    “幻蝶不在这里。”



    虞眉心领神会。



    “事有蹊跷,放过它们?”



    “对,尽快突围。”



    虞眉右手拔剑,左手拿出一柄铃刀;李长安则是掏出张“神行符”贴在身上。



    妖虫们随之作出应对,包围圈也更加严密。



    可以预见,下一刻便将掀起腥风血雨。



    然而。



    在这剑拔弩张之际。



    “咦?”



    道士却诧异发现。



    在长街前方,在妖虫包围的后头。



    行尸走肉般。



    蹒跚过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



    来人腰间左右各配长短双刀,腰后悬有短刀,背上还背着一柄长刀。



    如此做派的,整个潇水唯有一个人游侠儿张易。



    他显然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搏杀,此刻披头散发、衣衫褴褛、浑身浴血。奇怪的是,怀中用绸缎裹着个物件挂在脖颈,显得累赘。李长安眼尖,认出是个人头,依稀是女子。



    仿佛察觉到了李长安的打量。



    他转过脸来,神色麻木,双眼无神游移了一阵,目光最后定在了道士脸上。



    好似经历了漫长的思考,他深深吐出口气。



    “是你啊。”



    眼神活泛了些。



    慢吞吞摆头,左右扫视了一群围住两人的妖傀。



    “50两?倒也值这个价。”



    他声音沙哑叫人难以听清,话中内容更是莫名其妙,教场中双方一头雾水,除了李长安。



    话语落地。



    猛然间。



    张易一跃而起,眨眼跨过数丈,突入妖群。



    由静到动,迅如雷霆。



    左手接连挥斩,似握有无形之刃,在“嘶嘶”裂空声中,前方拦路的妖魔们猝不及防便被斩成碎块。



    几乎同一时间。



    “走!”



    李长安亦是提剑暴起。



    虞眉不假思索跟上。



    本就伤痕累累的妖虫们,遭遇这突如其来的夹击,哪里应付得过,当即被凿了个对穿。



    于是。



    道士突出了重围而去,游侠则拦在了群妖当前。妄想打金团



    双方没有多余的举动,更没有多余的交谈。



    只在错身而过的一刹那。



    张易嘴唇微微开阖,可惜声音呢喃散入腥风,听不清晰。



    李长安身形微微一顿。



    而后沉默无言,飞遁而去。



    …………



    兔起鹘落。



    形势转眼就变。



    妖虫们着实不如往常,竟是在变故中混乱作一团。



    于是张易尤有空闲,扯下了烂成破絮的外衣,露出原本藏在袖中的左手手臂……不!已经不能称作手臂了。



    他手肘以下已然扭曲变形。



    手掌变作尖端锋锐的长勾,小臂膨胀变形呈刀状,边缘生有凹凸的锯齿,通体黝黑泛有光泽,像是玄铁打造的螳螂前肢。



    这时。



    螳螂刀臂又是一挥。



    裂空之声再度作响,无形刀刃甩出,在长街的石砖上犁出浅痕,绕出弧形,画了一个大圈,将所有的妖虫与他自己都圈入其中。



    妖虫们也终于从混乱中清醒。



    书上赘言百十字,但落在现实却不过短短几个呼吸。



    道士与虞眉的背影尚且在望,



    虫崽子们自然不会坐视两人就此离开。



    它们蜂拥向前,试图绕开张易,可没想那一条浅浅的划痕却犹如天堑,又恰似在虚空中建起无形墙壁,横在前方,半步逾越不得。



    它们终于意识到:要想追上道士和虞眉,就得先杀了这拦路的游侠儿!



    而反观张易。



    他已拔刀出鞘,横刃身前。



    刀光如雪,映照眉眼。



    他声音平静,一字一句:



    “此刀长二尺七寸,重一斤八两。百炼成钢,淬火为锋。天宝四年秋,吾斗杀琅琊柳一刀于大江之畔,而后得之。”



    话声方落。



    突然向前踏步,刀锋势如雷霆。



    但见白色虫血喷溅,原本空无一物处,有妖魔浮出身形,踉跄退后,身躯晃了晃,无力倒地。



    而这一刀,也彷如发下了号令,妖魔们彷如浪潮一齐涌来。



    张易却如礁石,牢牢钉在原地。



    尖牙利爪不能让他退后半步,魔法妖术不能让他动容分毫。



    他只是沉默着,挥刀,再挥刀,将一个又一个妖魔毙于利刃之下。



    可妖魔毕竟是妖魔。



    当游侠儿又一次挥刀直取侧方妖魔脖颈,那妖魔的脖颈竟突兀裂开一张巨口。



    铿锵一声。



    将刀刃死死咬住。



    正前方,另一只妖魔则张开爪牙趁机扑来。



    张易面不改色,放了刀柄。



    一个旋身让开正面扑来的妖魔,动作间,双手已握紧了背后长刀。



    拧身顺势挥刀。



    刷!



    抖开刀光如雪片片飞溅。



    头颅高高抛飞中。



    “此刀长三尺八寸,重两斤七两……”



    张易看也不看身后倒下的无头尸,弓步架刀作枪,面朝群魔,声音不疾不徐:



    “长安军器监所出。天宝二年,吾夜宿山村遇乱军劫掠,尽杀之,方得此刃。”



    ……



    肢体横飞,白刃搏杀。无限恐怖之那金色的梦想



    妖魔舍生忘死,游侠半步不退。



    前妖授首后妖又至,是长刃碎尽换短刀。



    厮杀中。



    张易没去数自己杀了多少妖怪,受了多少伤,换了几把刀,又念了几句词。



    此时此刻,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许多的画面,或熟悉或陌生,熟悉的有在狸儿楼下的惊鸿一瞥,从此魂牵梦绕;陌生的有在山林与旷野,与无数的妖怪、恶鬼、武士、僧道搏杀,战而胜之,吃掉败者的尸体。



    两种记忆相互交织,教人分不清自己是谁。



    他冷硬的神色渐渐迷离,一如深陷梦魇,一如大梦初醒。



    没由来的。



    他想起昨日与今日种种。



    满怀雀跃将钗子送给美人,对方也含笑收下,良辰美景,一如书中故事。然而,今晨盛装的美人出门,云鬓上配着的,却不是自己送的簪子。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三娘子家财万贯,藏室里罗列奇珍,潇水城里最好的簪子在她的妆奁里也份属寒酸。



    可为何自己会固执地以为三娘子一定会戴上那只簪子呢?



    以至于郁郁寡欢、神魂落魄缺席了今儿的酒神祭。



    待他发觉异样,拼命闯入妖丛,找到了三娘子时……



    张易挥出刀刃,在刀口断裂之前,斩下了身前妖怪的脑袋,干净利落,一如之前亲手斩下三娘子的头颅。



    而后举目四顾。



    伏尸遍地。



    已然再无敌手上前。



    他神情恍惚丢下了手中断刀,却又察觉裤腿一紧。



    低头瞧去。



    呵。



    原来还有只漏网之余。



    鸟嘴人身,四肢尽无,从腰部被拦腰斩断,拖着白色的肠子,徒劳用鸟喙拉扯着张易的裤脚。



    张易正要拾起断刀了结了它,可已化作镰刃的左手却自个儿挥了下去,刨开了妖怪的胸膛,勾出了它的心脏,送到了自己嘴边。



    游侠儿自然而然地张开了嘴。



    可咬下那一刻。



    神思蓦然清明。



    他急忙丢开心脏,脸上变化出难以言喻的神色,又凝望着自己的左手,不知不觉间,妖化已从手肘蔓延到肩膀,如今整条左臂都变成了螳螂状的刀臂。



    再稍作检查。



    原来,除却握刀的右手,四肢已尽为虫躯。



    “是时候了。”



    他对自己说道。



    而后坐下来。



    坐在肉泥与残尸之间。



    先是举起刀臂斩下了双腿,再用右手捏住左肩,硬生生扯下刀臂,弃之于地。



    冷汗直冒,青筋暴起。



    哆嗦了好一阵。



    才用仅存的右手摸索入怀里,掏出一个巴掌长的短刀,形制粗陋,似乡野孩童的玩具。



    然而,当他用牙扯下刀鞘,露出的却是货真价实的开锋利刃。



    “此刀长七寸,桑木作柄,生铁为刃,是吾孩提时,由……”



    他将刀尖倒转对准心口,努力思索,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送给自己的。



    抬头。



    看了看昏惨而肮脏的城市。



    许久。



    “算了,记不得了。”



    没柄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