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九十七章 神雷一震

更新时间:2021-04-10
    与世界为敌是怎样的感受?



    此时此刻。



    李长安大抵浅尝到一点滋味。



    ……



    幻境。



    天穹降下风暴,刮起白沙滚滚填塞天地,四野茫茫难辨东西。



    大地翻起地壳,竖起如峰如林的“刀枪剑戟”,向着木鸢劈砍攒刺。



    虞眉竭力操纵,控制着木鸢惊险地越过一重又一重阻拦。



    仿佛穿梭于惊涛骇浪中的海燕。



    然而。



    鸟儿再如何机警灵巧,又如何逃得过精心布置的网罗?



    当木鸢又一次闪过如刀如斧劈下的山峰时。



    大风突而猛烈。



    挟着滚滚沙尘如洪流倾泻而下。



    压得木鸢双翼嘎吱欲裂,迫得它低飞,再低飞,几乎贴近地面。



    这时。



    四周如林的山峰瞬息间尽数崩塌。



    乱石滚滚而下。



    木鸢不得已盘旋躲避间。



    大地突而竖起无数山壁,山壁上有生出无数地刺,飞快四面合拢,好似个巨大的铁刺鸟笼将猝不及防的木鸢围困其中。



    轰隆。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闷响紧随其后。



    但见一尊庞然大物撞开沙尘,现身这险恶天地之间。



    那是一张巨大的面孔,眉目齐天,下颚连地,以鲸吞之势张开巨口,要将鸟笼连带笼中的一切一口嚼碎。



    千钧一发。



    突有红光割开混茫。



    又有黑色雷霆紧随其后。



    巨口才堪堪咬下。



    鸟笼一角霎时崩塌,彷如扎破的气球,混乱的气流夹着黑色砂砾顺着缺口喷薄,小小木鸢乘之扶摇而出。



    ……



    李长安稳稳站在颠簸的木鸢上。



    收剑归匣,举目回望。



    巨脸再度被甩在身后,又被沙尘淹没,只隐隐露出庞然的轮廓。



    但天地间却仍旧充斥着它混沌的咆哮。



    那声音并不是单纯的嘶吼。



    像是在呼唤,像是在哭诉,像是无数的人发出无数的声音,但重叠起来,却只余一片浑浊,一片烦闷,一片刺耳。



    李长安并不想听,但那声音却追逐着他,钻进耳朵,搅进大脑,揪住心脏,让人直想将……



    刺啦。



    胸前传来阵阵刺麻。



    细小的电弧灼烧空气,焦臭味儿让李长安稍稍清醒。



    他隔着衣襟按住贴身佩戴的符箓。



    告诉自己。



    还不到时候。



    或者说。



    早已错失了最佳时机。



    诚如幻蝶所言。



    双方刚照面那一瞬。



    李长安就该果断用出自己最大的底牌风火雷。



    事到如今。



    一步慢,步步慢。



    尸孽气候已成。宅男三国



    神雷固然威力绝伦。



    单单一道风火雷,未必能在击穿幻境之后,还能焚毁这集合了数万妖魔的怨气与血肉的尸孽。



    而幻境既是孕育尸孽的子宫,也可说是暂时拘束它的囚牢,若不能一击建功,反而会让尸孽提前出世,介时底牌尽出且精疲力尽的两人更无反制的手段,情势恐怕更加糟糕。



    可若想一击建功,就得绕过幻境这层外壳,以雷火直击尸孽本体。



    先前李长安心里还有些成算。



    可现在……



    四野茫茫,白沙漫漫。



    除了身后紧追不舍的庞然大物,视线所及就只有不断刺出烟尘的怪异山峰。



    大地也几经迁移、翻覆、扭转,原本的方位已经不能用作参照。



    酒神庙渺无踪迹。



    反观己方。



    道士已把身体与法力都压榨到了极危险地步,这还是他有意识留力的结果,而虞眉……虽还是那副冷清清的样子,但总有些摇摇欲坠。



    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实在不行,也只好……



    “终于找到你们了!”



    酒神?!



    ……



    “方才尸妖睁眼那一刻,原本行将崩溃的幻境,忽的又成了铁板一块,愣将我拦挡在外。万幸道士你用神雷凿出的缝隙仍在,我才能勉强护住庙宇,探查你们两人所在。”



    “怨气不断在弥合缝隙,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我来引路,你俩赶紧过来,我好将你们拔出幻境。”



    “唉!能操纵这百年积怨,那妖魔绝不是尸妖那么简单,俞梅呀俞梅,你都死了还要折腾人啊!呵,不过事已至此,说什么都迟了。”



    “不,你老当真是及时雨。”



    李长安咧开嘴角。



    哪怕沙尘灌得他咳个不停。



    仍旧放声大笑。



    “来得正是时候。”



    …………



    四野依旧沙尘漫漫。



    难以辨物。



    但这一次。



    却有无形的指引照亮前路。



    虞眉调转木鸢。



    周遭的风变得愈加猛烈。



    先前,它们只是无序地搅动沙尘。



    现在,却逆着航向挟着砂砾猛烈吹拂。



    但这点小伎俩又有何用?



    黔驴技穷而已。



    虞眉毫不迟疑服下最后一粒丹药,惨白的脸上浮现一丝殷红,一边张开法界,一边驾驭木鸢。



    木制的翎羽切开沙暴,小小鸟儿破风而出。



    沙尘尽数甩在身后。



    眼前的世界变得清晰,却也古怪得让人咋舌。



    如果说先前的幻境是一幅平铺的画卷,那么现在的幻境则是被熊孩子胡乱揉成一团的产物,扭曲混乱,分不清哪方是天,哪方是地。



    而在这破碎且怪异的世界中,在这一片断壁残垣里,依然屹立的酒神庙格外刺眼。



    “快!”



    酒神连声催促。



    “它追上来了。”



    身后。



    巨大脸孔咆哮着,领着那接天连地的、由妖魔尸骸和城市残渣汇成巨浪汹涌而来。驭夫有道:傻女攻略



    虞眉不敢怠慢,架着木鸢,化作一道流光,投入酒神庙。



    下一刻。



    “浪潮”摧枯拉朽。



    吞没一切。



    …………



    在大地“隆隆”的震动中。



    酒神窑像是风暴中的船只,晃动不休。



    顶上,建筑残渣簌簌直落。



    窑内,烟尘肆虐弥漫。



    俄尔。



    “咳,咳,咳。”



    靠近窑口,一段几要坍塌的环廊上,一只手推开残砖碎瓦,紧接着,李长安拉着虞眉钻了出来。



    此时的道士灰头土脸,衣衫破烂,浑身都是割伤、擦伤,伤口还嵌着许多木刺、瓦砾,稍有动作,就往肉里扎深几分。



    可他却没工夫去清理。



    概因在上空,在窑井外。



    外部华丽宏伟的庙宇已被彻底摧毁,露出上方旋转着的天空……不,应该说是世界。整座城墟此刻都翻卷竖立起来,环成巨大的万花筒,绕着一方小小的天地缓缓旋转。



    而一切的最中央是一张巨大的、不断变幻着的面孔。



    细细看。



    巨脸实则是由无数张小的脸孔组成,男女老少不一,神情各异,或流泪大笑,或癫狂嘶吼,或惊骇恐惧,或呲牙裂目;而巨脸的神情变幻,也是由这些面孔不断幻灭,不断彼此撕咬、追逐而成。



    虞眉倚在栏杆上,望着天上一张又一张,口中念出一个又一个名字。



    “郑通,钱大志,三娘子,严松……”



    她脸上残留着病态的嫣红,抿着薄唇,却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俱是妖魔怨恨残留。”



    酒神幽幽一叹,虽不见其形体,但却能听出言语中的唏嘘。



    “道士,是时候了结这百年恶果了。”



    李长安无言抬头。



    疲惫的双眼望见了那些面孔,而它们也看见了李长安。



    霎时。



    “李玄霄!”



    千万张面孔露出千万种神情用着千万个腔调一齐嘶吼。



    声音叠合聒噪刺耳,余音在窑内回荡不休,震得烟尘颤动,扰得人耳中嗡鸣、胸闷欲呕。



    “你该死!!!”



    “呸。”



    道士还以一口带血的唾沫。



    戟指天上巨脸,破口大骂:



    “叫!叫!叫!叫你妈个头!”



    顿时间。



    天地仿佛愈加为之暴怒。



    地上震颤愈急,挤压得窑井内墙不断皲裂变形;而天上更是旋转愈快,那些怨恨凝成的面孔们被道士激怒,嘶吼、咆哮、咒骂,争先恐后汹涌而来,仿佛带着整个世界轰隆坠下。



    道士则依旧昂着头。



    目视着头顶不断旋转坍塌的城市与天穹,目视那些个狰狞面孔涌至眼前。



    电花雀跃环绕周身。



    他并指作剑诀立于眉心。



    扣齿作声。



    “吾今勃召,速出绛宫。”



    “急急如律令!”



    轰!



    神雷一震,万魔灭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