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书网 > > 地煞七十二变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

第九十八章 归去

更新时间:2021-05-16
    直面雷霆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风与火,雷与电,都作炽光与轰鸣,刹那间将人吞没。



    不知多久。



    “道士。”



    “李道士!”



    连声呼唤让李长安渐渐苏醒。



    可随之醒来的,还有脑中的眩晕、身上的刺麻与眼里的酸痛。



    他稍稍睁眼。



    入目是昏暗狭窄的空间,以及一圈更加狭小的暗淡天空。



    空中,有“雪花”纷纷洒洒。



    灰色的,落在脸颊上,轻若无物又顷刻消融。



    那飘洒模样,使人不由想起坟前被风扬起的纸灰。



    而这“灰雪”又是什么的灰烬呢?



    道士脑中眩晕不止,所以这念头才浮起丁点,便又沉入浑噩的脑海深处。



    耳边的呼唤还在啰嗦个不停。



    可现在的道士不仅头晕还耳鸣。



    一个字儿听不清,只觉吵闹。



    所以他只管楞楞躺那儿,往天上瞪了一会儿眼。



    直到怀里出了些动静。



    他又呆了呆反应过来。



    这才将一直护在怀里的虞眉拎出来,左右翻看一阵。



    此时的女剑客不复清丽,整个人灰头土脸,眉毛头发都卷曲蓬松,双眼紧闭泪流不止。



    拎在手里,跟还没睁眼的奶猫一样,手脚瞎划拉,显然人还是懵的。



    不过还好。



    还活着。



    没被神雷当做妖邪一并震杀啰。



    李长安随手把她扔到墙根下,杵着剑摇摇晃晃站起来。



    举目四顾。



    周遭石壁环绕,排布着毁坏的栈道与齐整的石窟。



    这是酒神窑底部?



    道士往中央看去。



    果不其然。



    那里有一个由碎石、破砖等杂物拱起的小小矮丘,矮丘上卧着一尊神像……不,那是个好似炭渣粘连起的东西,焦黑扭曲,勉强维持着曾经的形状,但又遍布孔洞,仿佛随时随地都会溃散开来。



    酒神像?



    李长安讶异。



    为何会……是了。



    果真雷法无情,逢邪必辟。



    虽然酒神不曾明言,但道士多少有所察觉。



    试想,一介行将消散、魂归天地的神祗,哪儿有余力频繁送人出入幻境?又能在幻境剧变中护住神庙方寸之地呢?



    无他。



    只因取用了自己视为不洁的、幻境积累百年的妖魔信愿而已。



    妖魔的香火又哪是这么好取用的,少不得被妖毒侵染,被怨恨缠身,而如今被雷火一烧,连神像都不成形状了。



    但好在酒神是正神,雷火并未焚毁他的真灵。



    细细看。



    那千疮百孔的神像上蕴着一层朦朦的光,变幻不定,隐隐幻化出一张模糊的面容。



    面容神色焦急,似在呼喊着什么。



    可惜道士还在耳鸣,压根听不清。



    只好上前凑近些,读他唇形。



    他说:



    当心!



    …………



    灰雪笼罩的昏暗井底。



    道士霎时汗毛倒竖。



    心有所觉,眼皮一抬。



    余光中。



    有东西破开灰雪急袭而至。



    侧身,横剑。



    锵!



    道士只觉手腕一震。



    眼睁睁就瞧见半截剑刃打着旋飞了出去。



    这柄剑随他出生入死、历经苦战,早已伤痕累累,折断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但绝非是此时!绝非是此地!



    要命了。



    余光里再度瞥见,灰雪飞洒中,第二次袭击紧随而来。



    李长安无可奈何,只得叉臂护在胸前,用血肉之躯赌这能打碎钢铁的攻击。



    好在。



    一股子熟悉气味突然贴近身后。



    一只素手扣在肩头。



    李长安顿时松了口气。



    身子随即飞掠退后。



    那道袭击也自然落空,徒劳在空气里打了个霹雳,扯烂漫天灰雪而已。



    待落地站稳跟脚。



    “又欠你一命。”



    他由衷对虞眉谢道。



    但虞眉只虚眯着一对泪眼,满脸茫然。



    李长安哑然失笑。



    想来对方和自己一样,是头也晕,眼也痛,耳也聋。



    于是简单点头示谢。



    旋即冷眼望向来处。



    袭击者已然显出身形。



    …………



    那是一团烂肉,一团巨大的有意识的能动弹的几乎填塞了半个窑井的烂肉团,它的外部整个被烧焦,皲裂开无数裂口似无数张嘴在蠕动中不断张翕,喷吐出腐臭的血水以及一根根锋利的肉刺。



    此时此地,除却尸孽还能是何物呢?



    道士顿感头疼。



    幻境都烧成灰了,这罪魁祸首怎么就没烧干净呢?



    不过,这东西虽张牙舞爪,乍一看凶悍得很,但却只在原地与自己对持,并未扑过来追击,看来……



    李长安正盘算间,虞眉却突然从身旁越出,气势汹汹要直奔对面而去。



    道士吃了一惊,赶紧拉住她。



    急道:“你还有法力吗?”



    虞眉眨巴了下眼睛,把耳朵凑过来,吼道:



    “你说什么?”



    得,忘了她也是半个聋子。



    于是道士也把脑袋凑过来,俩人梗着脖子,你一句我一句对吼起来。



    “我说,你还有法力吗?!”



    “没有!”



    “符箓法器呢?!”



    “用光了!”



    “我也一样!”



    道士还指了指手里的断剑。



    虞眉多少明白了李长安的意思,但仍有不甘。



    “难道放过它?!”



    “不怕!”



    道士放开嗓门,也不怕对面听着。



    “尸孽靠的是怨气与尸体,但左近早被于枚搜刮空了,哪儿有这些东西?咱们先暂且退去,等明儿恢复些法力,再来与它了结,岂不胜过现在玩儿命?!”



    道理是这道理,但虞眉性子倔强,盯着还在原地炸刺的尸孽,尤有不甘。



    李长安还待再劝。


禅圣
    “小槐灵,李道人说得极是,这妖魔已是苟延残喘的一块烂肉,不值得你拿命来拼。”



    话声并不入耳,而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李长安不惊反喜。



    “酒神?”



    “正是区区小神。”



    虞眉没有应答,但眉色也不由飞出欣喜。



    她之前也瞧见了酒神状况,一道薄薄魂体缠在烂石像上,风一吹就得烟消云散的模样,端的是凄惨。



    而现在能施展出传音之法,神魂状态应该好上了许多。



    于是李长安促狭道:“挨雷劈的滋味儿如何?”



    酒神哈哈大笑。



    “恰如烈酒过喉,痛哉!快哉!”



    说着,他话锋一转。



    “不过道人你有句话可说差了。”



    “哪句?”



    “锄灭余孽何必再待来日?对不住两位,这最后一着我就却之不恭啦。”



    虞眉蹙眉:“你想做什么?”



    李长安也是诧异。



    扫了扫原地张牙舞爪扮海胆的尸孽,又瞧了瞧石像上残魂似的酒神。



    一句话没有出口:你能做什么?



    酒神不急回答,反问李长安。



    “道人可还记我曾说过一句话?”



    没头没脑的,道士哪里明白。



    但这个时候。



    李长安的耳鸣已渐渐消退。



    他突然听得周围传来些细微的隆隆声,地面也开始微微颤动,不知哪里的风涌进来,带着淡淡的醇香。



    与之同时。



    尸孽表现得也愈加躁动,肉刺频频挥舞着,好似昆虫的触角在捕捉着什么。



    很快。



    它所有的肉刺突兀一缩。



    李长安一个激灵,立刻严阵以待。



    下一秒。



    但见肉刺猛地暴涨,却不是袭向道士和虞眉,反是撑起肉团往上跃去。



    然而。



    就在它跃起的一刹那。



    细微的隆隆声忽然放大,石壁上某个本该废弃的窟口竟涌出琥珀色的磅礴水柱,将尸孽迎头拍落。



    非但如此,尸孽被水沾染的部位,血肉竟点点溶解化作丝丝缕缕的烟气,



    道士一愣。



    地下水?



    不。



    有浓郁酒香蹿入鼻端。



    是酒!



    且是好酒!



    “天下忧愁怨怼皆可以美酒销之。”



    酒神痛快大笑。



    “秋露白。”



    “竹叶青。”



    “昆仑酿。”



    “凝月霜。”



    ……



    他每说出一个名字,就有一口石窟涌出一股好酒。



    俄尔。



    百十口石窟喷吐出百十种美酒。清澈的、殷红的、甜绵的、醇厚的……浩浩荡荡通通注满窑井。



    醉浪堆砌,酒香翻腾。



    他的笑声如此畅快。



    “诸位,痛饮!”



    …………



    每一个好酒之人大抵都作过在酒海徜徉尽情痛饮的美梦。



    但道士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凡事过犹不及,这种经历他委实不想经历第二次。



    尤其是另一个“酒友”尸孽,就如同掉入硫酸池,剧烈地挣扎、颤抖,却被泾渭分明的美酒水流牢牢束在窑底,反复地销磨层层骨肉,融化道道血水。



    所以当两人被一股酒浪托上窑口,酒神调笑:



    “我这库存佳酿滋味如何?”



    李长安扶了把泡得昏头涨脑的虞眉,没好气回了句。



    “够烈。”



    酒神于是又大笑起来,只是没笑几声。



    “咦?这妖孽倒有几分凶顽。”



    道士心里一咯噔。



    还没完?



    赶紧在往酒窑中看去。



    美酒汇成的水流依然泾渭分明,反复冲刷着尸孽。



    可那尸孽竟探出细长的肉刺,没入酒窑石壁,把自个儿往上拉扯。尽管肉刺很快就被酒水溶断,但在溶断前,它已探出了第二根……就这么顶着冲刷、挤压、消融,一点一点往上挪动。



    即便正邪不两立,道士也不由感叹对方求生之顽强。



    “酒神?”



    李长安再度呼唤,这这一次却久久没有回应。



    反是神窑中。



    伴着尸孽一点点上浮,水流对它的冲刷却在渐渐减弱,而原本泾渭分明的酒水也慢慢混合,窑井中也变得浑浊、变得幽暗,以至于尸孽的形体都慢慢模糊难见。



    “噗通。”



    李长安扭头,只瞧见虞眉持剑下潜的背影。



    “无量天尊!”



    道士气急失笑,这一个两个怎么都这副做派?!



    他摇了摇头。



    抄起断掉的剑刃,割下袍子缠上几圈权当握柄。



    纵身跃入酒中。



    …………



    李长安水性不佳。



    当他潜下时,虞眉已经和尸孽缠斗起来。



    她倒也不是个彻头彻尾的莽夫,没直接上去贴身肉搏,而是仗着灵活的身形,绕着尸孽游走,不断去切断尸孽探出的肉刺。



    这法子十分管用。



    逼得尸孽无处借力,反倒又下沉了几分。



    酒水消融下,原本的庞然大物,如今看来,体型比一个蜷缩起来的女子相差仿佛。



    李长安松了口气,正准备潜下去照葫芦画瓢。



    但不管是他,还是虞眉都错估了尸孽的凶狠。



    须知。



    它外部的血肉其实是倚靠怨气操纵的妖魔尸骸,本体实则还是那个小小女童。



    猛然间。



    尸孽竟把所有的妖魔血肉化作尖刺迸射出去。



    仿佛在昏暗的窑井中绽开了一朵血肉荆棘之花。



    虞眉再如何灵动,又如何能躲过这般密集的攻击,只勉强护住要害,便被利刺穿身,被狠狠掼在石壁上,而后竟是晕厥过去。



    这委实教李长安措手不及。



    主要没人告诉他,由植物点化成动物的生命会被淹死么?



    尸孽很快将尖刺收敛回去,血肉弥合重新包裹住被酒水腐蚀的本体。



    李长安发现,短暂的一轮爆发,它的身形足足缩小了一大圈,想必也没有余力再发动一次刚才的攻击。



    可是……道士犹豫了稍许,终究还是绕过了尸孽,往虞眉沉下的方向潜去。



    于是乎。



    尸孽前方再无阻拦。带着神龙打工还债



    它依着一贯的节奏,顶着酒水的腐蚀,一步步往上攀爬。



    当它即将爬出这“浓酸池”时,身上裹着的血肉只剩下薄薄一层,最后一步,更是毫不迟疑将最后的血肉都投射出去,连在窑外仅存的几根倾颓石柱上,就要将被腐蚀掉皮肤、暴露出筋膜肌肉的本体拉出“深渊”。



    这一刻。



    仿佛是爬出地狱的恶鬼。



    正要重临人间。



    可也在这一刻……



    突然飞来一声嘹亮的:



    “啊呃~”



    一头膘肥体壮、毛发油亮的大家伙横空出世!



    四蹄齐出,带着六百来斤的巨重,结结实实糊在了“阿梅”巴掌大的小脸儿上。



    崩~



    最后的肉刺不堪重负当场断裂。



    重见天日的恶鬼被驴蹄子蹬回了地狱!



    道士咕噜噜吐出一串泡泡。



    “好驴儿!”



    …………



    当李长安提着虞眉浮上水面时。



    漫漫灰雪终于落尽。



    天穹拂去了尘埃露出了它本来面貌。



    但见重重云山勾勒出叠叠金边,似是暴雨暂歇,可眼前并不晦暗,概因云山中正豁开一个巨洞,璀璨阳光自其间倾泻而下,投在荒僻的神庙废墟上,投入深深的窑井中,在已死寂幽暗的积酒里辟出一束光铸的通道。



    李长安顺着光往下探望。



    在已浑浊的酒液中,在光束的尽头,有一个小小的身形缓缓沉没。



    但偶尔轻微的颤动,教道士知道,一切还未彻底结束。



    “酒神?”



    依旧没有回应。



    于是道士揉了揉在酒里撒欢的驴儿头上顶毛,又把虞眉放上驴背,再从她手里抠下紧握不放的短剑。



    深吸一口气。



    返身下潜。



    ……



    窑底静谧,没有一丝波澜。



    透过酒波的天光映在阿梅身上。



    道士眼前所见是皮肤被揭去、手脚被消融,白骨森森血肉模糊的可怖妖魔,可脑海浮现出的却是昔时俞家邸店中那个天真灿漫的女童。



    但很快。



    他自嘲一笑,笑自己惺惺作态。



    正要提剑逼近时,阿梅蓦然睁开双眼,或是说,它那融掉了眼皮的眼眶里,两颗死灰眼球对准过来。



    然后身上残余的血肉震颤,蠢蠢欲动。



    眼见这一幕,李长安半点不惊讶。



    早知它凶戾顽强,直到生命的末尾也不会放弃等死,而且谁知它是否手段逃脱升天呢?



    道士正要有所动作,可忽然,在尸孽身后,在光照尽头的幽暗中,探出了一双手臂环住了尸孽的身体。



    紧接着。



    手臂的主人浮出身形。



    好似煅烧后的煤石,布满密密的空洞。



    正是酒神的石像,或者说,就是酒神。



    他的状态很遭,寄托在神像上魂魄本就光辉暗淡,如今更是散作星点不住散逸。



    酒神正在消散。



    方才呼唤美酒解怨,就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绝唱,奈何稍差一着。料想,酒神从吸取妖魔香火,不,应该从一开始就没打断继续苟活吧。



    毕竟,潇水已然不再,潇水的神祗又何必贪求残存呢?



    酒神转头对着道士,他已经没有余力传音了,但此时此刻何必言语?



    李长安并指拂过剑身。



    “斩妖。”



    盈盈清光浮现。



    道士一剑掼下。



    …………



    雨后天晴,阳光清冽。



    李长安拔出最后一株杂草,挺腰伸了伸筋骨,环顾自己的劳动成果。



    荒僻的小院,枝叶稀疏的大槐树,一度枯萎又焕发新芽的藤萝以及一座小小的坟茔,都被粗略收拾了一遍,依稀有几分从前的模样。



    虞眉端出用野谷和野菜煮成的汤羹,用不知哪里翻出的破碗盛了三份,两人一驴便围着石墩嘬起汤羹。



    李长安低头吹着热气:



    “妖魔既已锄尽,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谁知随口一问却换来长久的沉默。



    “谁说妖怪死尽了?”虞眉冷冷指着自己,“这不还有一个么?”



    李长安吃了一惊,赶忙抬头,却见虞眉嘴角擒笑,而看到道士这副诧异慌张的模样,更是放肆笑出了声。



    好嘛,看来给俞真人擦完股屁后,她性子开朗了不少,以前冷冰冰连个表情也不看,现在都学会开玩笑了。



    李长安无奈,让虞眉自个儿慢慢笑,自个儿继续恰饭,啧,不出所料,又苦又硬。



    虞眉笑够了,终于想起回答道士的问题。



    “幻境破灭,我虽不再是潇水的虞眉,可我仍然是真人坟前的槐灵。”



    “天地宽广、人世繁华不想亲眼去看看吗?”



    “睁眼说瞎话。”虞眉白了道士一眼,“外头还是乱世,哪儿有什么繁华?处处尸骸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她粗暴地打断了这个话题,转手递来一本小册子。



    李长安接过来,线装粗陋,封皮上有“杂用符咒小集”几个小字。



    “这是?”



    “送你的。”



    “我又没受闾山的箓,哪里用得了?”



    “无妨,这是真人收集世间流传符法编选出的,都是金光咒、辟邪符一类,无需受谁家的职箓。我送于你,省得你自称道人却老是借别人家的符使。”



    道士脸皮厚。



    “多谢。”



    却之不恭。



    虞眉又递来一本册子。



    比《小集》还有要轻薄许多,封面上也没有名字,但李长安却越看越眼熟,这不是……



    “对。”



    “这就是真人拘押妖魔、构建幻境的法宝,虽已残缺,但仍价值不凡,留在这里,徒惹觊觎。”



    “若有可能,劳烦把它还给闾山。”



    “如果不方便。”



    虞眉顿了顿。



    “就随你怎么办吧。”



    “也行。”李长安照样接过,“还有什么吩咐?”



    虞眉笑着摇了摇头,把眉边的发丝拢在耳后。



    “道士何时启程?”



    李长安把羹汤三两口食尽。



    “现在。”



    ……



    闲话无需多提,李长安也终该踏上归途。



    他牵着驴儿,轻轻掩上院门。



    走出百十步,忽心有所感,回头望去。



    但见小小院落里浮起星星点点清辉,光辉又凝聚,融进那棵高处墙头许多的大树。



    紧接着。



    但见槐树枝头抽出热热闹闹的新芽,新芽又舒展成叶,枝叶间又结出一串串淡黄花朵,仿佛跨越了重重时光,槐树眨眼变得华盖满枝、清香摇曳。



    风吹拂过枝头。



    依稀似挥手送别。